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路向北揉了揉她的脑袋,“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会来的。”

    几乎是他的这句话说完以后,两人所处的卧室里,就突然变得烟雾缭绕,一股香味中又带着臭味的味道,就蔓延在了两人的鼻尖。

    “师弟,好久不见。”

    当烟雾散去后,柳湘南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黄色长袍衣衫,头发扎着高马尾的男人。

    他的皮肤很黄,就像是橘猫的那个颜色。

    “师兄,好久不见。”

    路向北将柳湘南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吕凌宇将路向北的动作看在眼里,嘲讽的笑了笑。

    “我本来还以为,师弟永远不会爱上人,倒是没想到,原来师弟也有动心的时候,不过没关系,师弟,我会让你们两个人,当一对亡命鸳鸯的。”

    吕凌宇的话音落下,就对着路向北和柳湘南袭击过去。

    他双手各有一团火焰,火触碰到的地方,都会变成一片灰烬。

    路向北离八十一天,还有最后半个小时。

    但是看吕凌宇这一上来就下狠手的招数来看,是不会让他们两个度过半个小时的时间。

    夫妻俩人一起度过以后,柳湘南看了一眼卧室房内的时钟,还有28分钟。

    柳湘南握紧手,她一定要让路向北撑过这28分钟!

    “吕凌宇,你敢和我一对一的对打吗?”

    柳湘南出声询问。

    吕凌宇冷笑一声:“柳湘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把戏吗?你不过是为了帮路向北拖延时间,对不对?”

    “是又如何?”

    柳湘南见自己的意图已经被洞悉,她也没有慌张。

    “我听向北说,你很厉害,所以我想要亲自讨教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很厉害,能够让向北这么多年一直敬佩你。”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是要成全你。”

    吕凌宇很有自信。

    毕竟现在,他才是最厉害的那个。

    路向北就算被顾妙妙救了那又怎么样呢?

    醒了又怎么样?

    不还是废物一个?

    就算外面来一群警察,那也不会是他对手,除非顾妙妙或者薄夜衾亲自出现,亦或者是路向北能够提前冲破仙丹的考验!

    “来吧!”

    柳湘南话落,立即挥舞着拳头,向吕凌宇的脸打过去。

    奈何吕凌宇太高,身体也灵活。

    柳湘南根本就达不到!

    但柳湘南也不气馁,继续攻击着吕凌宇。

    吕凌宇一边应付着柳湘南,一边讽刺着路向北。

    “我的好师弟啊,这几百年都过去了,你还是喜欢躲在女人的身后啊,你可真是个怂啊!”

    路向北没有说话,只是表情痛苦的看着吕凌宇。

    因为他身体内的火焰折磨又开始了!

    只要挺过这最后一次,一切就都好结束了!

    “时间差不多了,该结束了。”

    吕凌宇看着墙面上的时钟,还剩下最后三分钟,他也收起了戏弄柳湘南的心思。

    “噗”

    柳湘南被吕凌宇一个挥手,就狠狠地推倒在地,口吐鲜血。

    “湘南”

    路向北声音痛苦沙哑,伸出手想要去抓住柳湘南。

    可是他才刚往前挪动了一步,就被吕凌宇从后面抓住。

    “师弟,我想揍你,一直想揍很久了。”

    吕凌宇眼里闪过癫狂,他将路向北向房顶抛去,他一个跳跃,那腿就踹在了路向北的肚子,路向北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鲜血也从他的嘴角溢出来。

    “向北!”

    柳湘南连忙跑过去,想要阻拦住吕凌宇的动作,却见吕凌宇手一挥,她再次的摔倒在了地上。

    “噗”

    这一次,柳湘南吐了大量的血,仿佛是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

    “路向北,你凭什么能够得到师父的信任?又凭什么得到我喜欢的女人青睐?你凭什么能化龙?而我却要当一只黄鼠狼,被人嘲笑?”

    吕凌宇一边抬手揍着路向北,一边发泄着自己心里多年来的怨气。

    “向北!向北!”

    柳湘南看着路向北已经被吕凌宇打的,动也不动,眼泪瞬间就掉落了下来。

    吕凌宇打到时间还剩下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停下了动作。

    他将柳湘南拉到了路向北的身边,“师弟,现在,我要你亲眼看着,你爱的女人,离你而去。”

    吕凌宇手掌心再次升起火焰,缓缓的放在了柳湘南的头上。

    当火焰开始燃烧的时候,柳湘南闻到了头发烧糊的味道,她还看到她的手,在一点点的变黑

    “湘南”

    路向北看到柳湘南一点点消失,心中升起无限的不舍,和一股强大的力量。

    那力量,气动山河!

    “啊”

    路向北仰天长啸,下一刻,他整个人就从火焰之中,站起身。

    柳湘南身上的火焰,全都转移到了路向北的身上!

    “这,这不可能!”

    吕凌宇看到路向北还能站起来,心里一慌:“时间还没有到,你怎么可能提前变成上仙?”

    路向北将身上的火焰熄灭,一脸冷酷。

    “我既然早知道师兄会来在我最后关头毁我大事,我又怎么会不做准备呢?墙上的时钟,调快了一分钟。”

    “原来如此!”

    吕凌宇知道自己被耍以后,心中恼怒,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路向北,只好将目标对准了柳湘南。

    “路向北,我打不过你,但是我还可以和柳湘南同归于尽,哈哈哈”

    吕凌宇拉过柳湘南的瞬间,就自爆内丹。

    “轰隆隆”

    房屋瞬间倒塌,柳湘南,也消失在了路向北的眼前。

    三年后,除夕。

    “爸比!”

    一个萌萌的小女孩,向着刚下班的路向北跑了过去,她张开双手,想要让路向北抱抱。

    路向北弯身将小丫头抱在怀里,抬手轻轻地刮着她的小鼻子。

    “今天有没有听妈咪的话?”

    “有哦,小团团今天还和妈咪一起学习,包饺子呢!”

    “是吗?我闺女真棒!”

    路向北轻轻地亲了亲小团团的脸,随后将她放下:“你自己先去玩玩具,爸比去找妈咪。”

    “知道了!”

    小团团麻溜的从路向北的怀里跳下来,一蹦一跳的离开。

    路向北走向厨房,就看到了在夕阳下温柔微笑的柳湘南,他走上前,轻轻地将她抱住。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但路向北每次回想到柳湘南消失在他眼前的那个画面,心都会蛰痛。

    好在,柳湘南因为有顾妙妙给的防护罩,躲过了一劫。

    “水开了,你先别抱着我了。”

    柳湘南试图想要将路向北推开:“都多少年了,孩子都二岁了,你不嫌腻?”

    “不腻!我最喜欢的就是我老婆!”

    “行了行了,一会梁田和沫沫他们拖家带口来,看到这个情况多不好”

    柳湘南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门铃响。

    她看了一眼路向北,路向北去开门,就看到了梁田挽着徐晚风,路沫沫挽着梁易,还带着各自的孩子,走了进来。

    “来,庆祝一下,这是我们大家在一起的第三个除夕!”

    柳湘南举起酒杯,其他人也跟着一起。

    “祝所有人万事如意!”

    “升官发财!”

    “家庭和和美美!”

    “孩子身体健康,学业有成!”

    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