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胖子跟瘦子同时被震飞了出去。

    附近有不少闻着血腥味赶过来的魔兽,他们两个被震飞出去之后没有丝毫的自保能力,在顷刻间就被魔兽给分食了。

    虽然森林里到处都是血雾,但初初的精神力超乎常人,将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她很害怕,害怕到全身都在打颤,但她却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花欣侧身,把不好的画面挡住。

    “初初,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花欣蹲下身来,尽可能平和的道。

    “我我是来修炼的。”

    初初的小身板在发抖,说起话来也有点不利索。

    “修炼?就只有你自己吗?你是偷偷出来的?”

    花欣蹙起眉头。

    如果初初是在没有得到家里人允许的情况下出来的话,那她就得想办法把人送回去了。

    “还有凤灵跟我一起来的,只是它现在不能出来。”初初道。

    “凤灵!”

    余靖满听到这两个字差点跳起来。

    那不是用有凤族血脉的女子才能修炼出来的东西吗?

    “这样啊,那你还要继续修炼吗?”

    花欣想着既然有凤灵陪着,那初初应该是安全的。

    “是的,我才刚刚开始。”初初道。

    “我看你状态好像不是很好,不如明天再修炼吧。”

    见到初初那煞白的小脸,还有颤抖的小身板,花欣忍不住劝阻道。

    “不,不行,我得继续,这些兽兽好坏,得快点杀光他们,不然它们出去害人了。”

    初初摇了摇头,小手紧紧地攥着青璃灯,“花姐姐,那我先去了,你们要小心呀。”

    “嗯,好。”

    花欣本来想说,如果遇到危险就给她发传音的,可她转念一想,就凭初初现在的本事,哪里还需要她救。

    如果初初都对付不了的东西,那她更不可能对付的了了。

    “花姐姐,再见。”

    初初冲着花欣摆了摆手,提着青璃灯离开了。

    “等”

    余靖满想要追上去,却被花欣给拎住衣领。

    他立马不满地道:“你就这样让她走了,那我们怎么出去啊?”

    花欣拿出了传音玉牌,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小欣,你那边怎么样了?”

    “总镖头,我已经找到余靖满了,不过其他人都被魔兽给杀了。”花欣对着传音玉牌道。

    “嗯,我立刻赶过去,你们不要乱跑。”

    男人说完,传音玉牌上面的光就消失了。

    “你不是说联系不上总镖头吗?”

    余靖满呆愣愣地盯着花欣看了几秒钟之后反应了过来,“哦,你是骗他们的,你早知道他们会对我们出手?”

    花欣什么都没说,只是向看白痴一样看着余靖满。

    说实话,被这样智力的人喜欢,她也觉得是一种耻辱。

    初初这边

    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初初再跟魔兽动手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

    只是杀掉魔兽后爆出的血雾令她十分反感,杀的多了就有点恶心了。

    杀了一晚上的魔兽只勉强让她晋级到红阶。

    越往上晋级需要杀的魔兽就越多,凤灵说依照这个进度,她最少得杀上一个月才能晋级尊者。

    到了快要天亮的时候,凤灵就让她回去了。

    *

    “丫头,你受伤了吗?老三,快给丫头看看!”

    石霄守在外面,看她浑身是血,心猛的咯噔一声。

    “来了。”

    石秋凡听说初初回来了,就特地赶了回来,昨天晚上才到。

    他冲上来要给初初做检查。

    “哈三舅舅,我没事,我虽然被老虎咬了,但是花姐姐给了我一颗丹,我已经好了。”

    初初疲惫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撩起胳膊上的衣服给石秋凡看。

    “只是灵气消耗过多,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检查过后,石秋凡对石霄道。

    “那就好,那赶紧去休息吧。”

    石霄心疼地看着初初。

    这丫头才这么小一点,就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猎杀魔兽实在是太可怜了。

    “不行,我得去上学,我吃一颗丹就好了。”

    初初从灵戒中拿出一颗混元丹丢进嘴里。

    经脉中的灵气立刻恢复了充盈的状态,不过她还是感觉好累想要睡觉。

    不可以睡觉,她要学东西,这样爹爹才会喜欢她。

    初初强行打起精神,要求石霄送她去上学。

    石霄拗不过她,只能答应了。

    学堂

    王青青看到她,立刻向她招手。

    “初初!你没交作业吗?我统计了一下发现没有你的。”

    王青青问道。

    “我我的作业被小银给咬坏了。”

    初初有些心虚地道。

    “初初,你知道铁胖子用过多少遍这种理由了吗?每次都会被我爹爹罚的很惨。”

    王青青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偷偷凑到初初耳边说,“有一次,爹爹气到不行都追到铁胖子家里去打他了。”

    “啊这么可怕啊。”

    初初缩了缩脖子。

    怎么这样啊,钱显明明说这个办法很有用的啊。

    “现在知道怕了?”

    王夫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面色严肃地看着初初。

    “爹夫子!”

    王青青立马站好,由于太过紧张差点叫错称呼。

    “跟我来。”

    王夫子冷着脸对初初说完,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青青”

    初初向王青青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初初,实话实说,你越撒谎爹爹会越生气的。”

    王青青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初初老实点了。

    书房

    王夫子听着初初的坦白交代,脸色由生气变为震惊,再变为怜悯。

    他不是玄者,但也知道尊者是多么厉害的存在。

    初初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成就,确实不凡。

    他思索再三对初初道:“如果你的爹爹是真心疼爱你,就不会嫌弃你胸无点墨。若他对你有成见,你也不必认下这爹爹,毕竟是你外公救你于水火之中,而你爹爹将你弃下不闻不问。我说的你可懂?”

    “嗯能听懂一点点。”初初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一心不可二用,你且休学吧,等你寻了爹爹,若还回来,再来学堂,到时我必好好教你学问,好吗?”王夫子道。

    “嗯,好,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写作业。”

    初初认真地道。

    王夫子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初初上完了最后一堂课,跟同学们一一道别,有好多小女生都哭了。

    “我一定会回来的。”

    初初信誓旦旦的话又引来了不少同学的哭泣。

    回到石家之后,初初并没有过多逗留,而是进入黑森林开始了没日没夜的修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