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花欣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么多狼群的。

    不过没人能在她死之前杀了她保护的人,如果一定要死,那也是她先死。

    花欣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初初。

    “不许你们伤害花姐姐!”

    在关键时刻,初初反应了过来,无师自通将青璃灯掷出。

    朵朵芙蓉花从天空降落,散落在周围,凡是触碰到的血狼都会在顷刻间化作血雾。

    一时间,结界内的人都看呆了。

    花欣早知初初的高深莫测,对于她有这样的能力并没有太过震惊,在危险暂时解除之后,她立刻带着初初进入了结界的范围内。

    “你的胳膊怎么样?来,先吃一颗疗伤药。”

    花欣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颗丹药喂到初初的嘴里。

    初初胳膊上的伤口立马开始愈合。

    她歪头看了过去,伤口虽然愈合了,但衣服被撕坏了,上面还残留着血迹,看上去有些恐怖。

    “花姐姐,这些兽兽好可怕。”

    初初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头扎进花欣的怀中。

    “乖,没事了,没事了。”

    花欣轻轻抚摸着初初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

    “花镖头,你认识这孩子?她是怎么进来的,刚才那散开的芙蓉花是怎么回事?是你的法宝吗?”

    瘦子一下子蹦出来好几个问题。

    “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过,至于其他的问题,你可能就得不到答案了。”

    花欣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手帕来,轻轻为初初擦掉胳膊上的血迹。

    初初在花欣的怀中嗅到了浓烈的血腥气,立马搜索起来。

    花欣的肩膀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像是被狼爪给贯穿的,上面虽然不流血了,但是却不断地冒着黑气,但是看着就觉得十分诡异。

    “花姐姐,你也受伤了,你也吃一颗丹吧。”

    初初立马推开,催促花欣给自己治疗。

    “没事的,这点伤不碍事的。”

    花欣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怎么没事的,我看到这黑气都往你的心里走了,速度好快的。”

    初初小脸紧紧绷在一起。

    虽然她没怎么给人看过病,但也知道心是人身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位,要是受了伤,人会出大问题的。

    “什么?这么严重?你不会是中了这里的毒瘴了吧?”

    余靖满闻言立马冲了过来。

    他不是炼丹师看不出花欣的状况,只以为她受了点皮外伤。

    这黑森林中最厉害的可不是狂暴的凶兽,而是弥漫在森林每个角落里的毒瘴,但是进入这里的玄者都必须先用特殊手法在自身布下结界,以免被毒瘴入侵。

    一旦被这毒瘴沾染,非高级炼丹师不能治。

    “滚开。”

    花欣将凑到他面前的余靖满用玄力给推开。

    “花欣,别闹,给我看看。”

    余靖满强行将花欣的手给拉了过来,用自己的神识探了进去,这一探之下瞬间心如死灰。

    花欣体内的毒瘴马上就要蔓延到心脉了,别处在两个时辰之内服用解毒的丹药,不然

    他收回意识,抓狂一般疯狂挠着自己的头。

    此刻,他们身在黑森林的中心,去哪里去寻找高级炼丹师啊。

    再说了,即便是有高级炼丹师也来不及了啊。

    “青云镖局常年驻守在黑森林内,你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啊!”

    余靖满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不过是在路上遇上了一只地煞虎罢了,那畜生把我的护身法器给打碎了,不过我也没有放过它!”

    花欣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反正我的仇已经报了,我死而无憾了。

    “花欣,你都要死了,要不你接受我吧,我们下黄泉再做道侣。”

    余靖满扑在花欣的裙子边,说完就嚎啕大哭起来。

    “为什么要死了?花姐姐,你没有丹药了吗?”初初立马问道。

    “初初别怕,我们青云镖局的总镖头很厉害的,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花欣一脚将余靖满给踹开,然后笑着对初初道。

    “不是的,我没有怕,我只是想说如果花姐姐你的丹药没有的话,我这里有的,你需要什么丹药啊?”

    之前为了晋级神品炼丹师,初初炼制了一堆丹药,什么品阶都有。

    她全部都丢在灵戒里了。

    “你能有什么?她的毒必须要高级丹药才能解,呜呜”余靖满哭着道。

    “解毒的呀?我有啊,花姐姐,你快吃。”

    初初在小包里一阵翻找,很快就找到了天清丹。

    她之前用这丹药救小徒弟的母亲来着,所以这是她为数不多的能叫得出名字的丹药。

    “你怎么可能有”

    在看到初初手中的丹药时,余靖满的声音瞬间消失无踪。

    这样浓郁的灵气跟丹香绝对不是中级丹药能散发出来的,这个小孩子居然真的能拿出高级丹药!

    花欣有些被惊到了,不过她很快就接受了初初能随手拿出高级丹药这个设定。

    这丫头身上真的有太多让人震惊的地方了。

    她笑了笑,将丹药接了过来丢进嘴里,“你又救了我一次。”

    “嘻嘻,刚才花姐姐也救我了呀。”

    初初笑了笑,然后抬起小手将挂在空中的青璃灯给拿了回来。

    “这是你的法器吗?”

    瘦子将一只手背到身后,往初初这边靠。

    “你是什么修为,也敢在我面前打这种主意?”

    花欣伸出手挡住瘦子,冷冷地道。

    “花镖头误会了,只是因为在下没有见过这等法宝,所以想要近距离的看一下。”

    瘦子笑呵呵地道。

    “花欣,别那么小气吗?这两位兄弟陪我出生入死,给他看一下又不会坏掉。”

    余靖满这样说其实是因为他也有看一看的想法,他还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法器。

    看来这小孩子就是靠着这个法器走到了黑森林的中心的。

    “是啊,是啊。”

    存在感有点低的胖子也靠了过来,笑呵呵地道。

    “余靖满。”

    花欣眯起了眼睛叫了一声。

    “哎!怎么了?”余靖满立马喜滋滋地道。

    “看看你刚才用性命护住的兄弟吧。”花欣用一只手将初初护在身后。

    “什么?”余靖满愣了一下。

    此时,胖子跟瘦子同时拿出了各自的武器,他们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你们”

    余靖满正想要说话,却突然感觉双腿一软,身上的玄力好像在一瞬间就被抽空了。

    他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那刚刚跟他生死与共的两兄弟。

    “上!”

    瘦子喊了一声,直接挥出一道剑芒。

    “初初,你”

    花欣想让初初躲起来。

    “坏蛋!你们这两个大坏蛋!”

    稚嫩的声音与一朵巨大的芙蓉花一同降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