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站住!”

    吕月芳一把拽住从祠堂里跑出来的初初。

    “主,主母。”

    初初低下头去,两只小手紧紧地搂着什么东西。

    “你手里抱的什么?”

    吕月芳厉声问道。

    “没,没什么”初初瑟缩着有些害怕,小手抱的更紧了。

    “这,这是测试晶石?”

    吕月芳粗暴的将她的手扯开,一把将晶石给抢了过来。

    “混账,你做了什么?”梁老爷子发现了什么,闪身过来抓起了初初的右手,纤细的食指上有一道还未愈合的刀口。

    “我,我”初初被吓的说不出话来。

    “这上面有血迹,夫君,这,这还能用吗?”

    吕月芳指着晶石上面有血迹的地方焦急地道。

    “不能了,这种测试晶石只能生效一次。”梁溪有些无力地道。

    “那怎么办啊?天石城的贵宾还在等着呢,若没有异象,他会不会以为我们说谎从而降罪梁家?”

    吕月芳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天石城的人我先去应付,你赶紧处理了这个混账!”

    梁老爷子拂袖离开。

    “夫君,你别怪初初,她或许就是见到弟弟因为天赋好而受宠羡慕了,所以也想测试下自己有没有天赋”吕月芳将手搭在梁溪的胳膊上道。

    “是吗?羡慕弟弟受宠?你是觉得自己也该拥有跟弟弟一样的待遇吗?嗯?”

    梁溪甩开吕月芳的手,一步步走到初初面前,眼神越发阴冷起来。

    “不,不是,我只是想见娘亲”

    初初哆哆嗦嗦地道。

    “你娘早死了,你想去见她就去死啊,碰测试晶石干什么?”梁溪怒吼道。

    “我是偷听到主母说把血滴到石头上就可以见到娘亲的”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说出这么毫无逻辑的话!夫君,这孩子怎么才三岁就开始随便诬赖人了啊。”

    吕月芳呛住初初的话,委屈地看向梁溪。

    “啪!”

    梁溪一巴掌抽在初初的脸上,“还真是跟你那个下贱的娘一样,嘴里一句实话都没有。”

    初初被抽飞出去,撞在祠堂的牌位上,牌位瞬间“哗啦啦”散了一地。

    “没有,我没有撒谎”

    她感觉全身都碎了一样,到处都疼的难以忍受,但她还是努力地解释着。

    “夫君,虽然测不出天赋,飞羽无法拜入天石城凤族门下,但飞羽还小,等咱爹再找到其他晶石,到时候再送过去也不迟啊,应该不会耽误飞羽吧。你不能因为这个把初初打死啊!”

    吕月芳明显是往反方向劝的。

    且不说测试神品血脉的晶石有多难找,哪怕是找到了,以现在的梁家也无法支付第二块了。

    神品血脉又不能修炼普通功法,这一耽误怕是要成为废人了。

    “你这畜生!打死你我都觉得不解恨!”

    梁溪走过去扼住初初的脖子把她举到半空中。

    “爹”

    初初感觉呼吸困难,想要扒开梁溪的手,可惜没起到半点作用。

    梁溪眯了眯眼睛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把初初往地上一丢,对吕月芳道:“你先去照顾飞羽。”

    “啊?”

    吕月芳本以为梁溪会直接把初初杀了,没想到他突然停了手,一时反应不过来。

    “快去!”梁溪的声音冷厉了几分。

    “好,好”

    吕月芳点了下头,走到门外悄悄往里面看。

    一道劲风吹来,将祠堂的门给关上。

    吕月芳的视线被彻底挡住,只能离开。

    “初初,刚才爹爹弄疼你了吧?”

    祠堂里,梁溪突然半蹲到初初身边,露出慈父一般的笑容。

    他抓起初初的手,一丝暖暖的感觉透过初初的手腕传到全身,一时间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

    他为初初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你娘亲说给你留下一枚戒指,可爹爹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找到,初初知道在哪里吗?”

    “不,不知道。”

    看着这样的梁溪,巨大的恐惧从初初的灵魂深处涌现出来,剥夺了她的思考能力。

    “初初一定知道的,那枚戒指已经对你认主了,只要你用强大的意念呼唤它,它就能感应到的,初初试试好不好?”

    梁溪温声哄道。

    现如今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女人留下的东西上面。

    “我,我真的不知道”

    “我让你试试!”梁溪面色一变,狠狠地道。

    “我,我”初初结结巴巴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不知道是吧,那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这么多年了,他真的受够了!

    说不定那女人根本就是骗他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灵戒这种东西!

    梁溪起身,离开祠堂,快步冲向了初初生母生前所住的地方。

    他还是不甘心,他想再找找,说不定这次就找到了。

    祠堂中

    梁溪的手一离开,剧痛就再次从全身传来。

    初初想要蜷起身体减轻些疼痛,可是浑身是伤的她根本就动不了。

    意识在一点点涣散,身体上的痛感也好像消失了一样。

    她好像快要死掉了。

    其实她觉得主母前面那句话说的很对,她就是羡慕弟弟,羡慕弟弟有娘亲疼。

    她娘亲要是在的话,应该也会很疼她吧。

    她都没有见过娘亲。

    对了,爹爹说,娘亲给她留了戒指。

    娘亲的戒指是什么样子呢?

    好想看看喔。

    好想

    她的右手手心突然亮起一道赤红的光芒,光芒中出现一只小小的凤凰。

    天石城

    一个超级大的宅子里

    院子里跪了一地的青年。

    一个须发花白的中年人手中拿着一把藤条正在训话。

    “家主,亮了,亮了!”

    管家李叔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什么亮了?”石霄随手挥动藤条抽在一个跪的不规矩的青年身上。

    “小姐的传音玉牌亮了!您快去家主?”

    李叔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就发现刚才还在眼前的石霄已经没影了。

    其他跪着的青年也一窝蜂地追了过去。

    “父亲,是重歌不孝,不听劝阻强行渡劫,最终沦为废人,但重歌无悔。如今父亲能听到重歌说这些话,就代表重歌已经离世了。

    重歌诞下一女养在月幕城梁家,并将几身凤凰血脉全数给了她,还请父亲将她接回照料。

    若她有心修炼,便请父亲悉心培养,想她将来定能带石家重回通天阁,讨回石家历年来所受之辱。

    若她无心此道,便劳烦父亲护她一世平安。”

    微微压抑的女声蕴含着无尽的悲恸。

    “歌儿,你明知为父从没想过重回通天阁,为什么还要这么傻”石霄踉跄两步,声音呜咽。

    追来的青年们在听到这话时一个个眼眶通红。

    石重歌是石家唯一的女儿,一出生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骤闻噩耗,任谁都无法接受。

    还是老大石千辰最先反应过来。

    “父亲,我们得去把小妹的孩儿接回来,不然若是被主族的人发现就危险了。”

    “走吧,去接咱丫头回家。”

    石霄点了点头,步履蹒跚地往外走。

    往日能拔山举鼎的他此刻身形微微佝偻着,活像是个寿命将近的老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