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马小飞回到办公室,坐下来点根烟,想一阵,跟着又摇头一笑。

    罗孝文这个副社长,管他出什么妖蛾子,马小飞都不会怕的。

    甚至社长和总编,都不用怕。

    有了编制内这个身份,哪怕怼社长袁思哲几句,袁思哲也拿他没办法。

    袁思哲顶多调换马小飞的工作岗位,可以打压他,却没办法开除。

    当然,马小飞也不会傻不拉叽的去怼领导,还要借报社这个平台搞自己的事业呢。

    这时候,罗孝文捧着茶缸,走进了袁思哲的办公室。

    罗孝文慨叹道:“社长,我们家曼诗的编制问题解决了,明天就来报到。”

    袁思哲笑道:“老罗,这么快就解决了,你还唉声叹气的做什么。”

    “一言难尽”

    想起这件事,罗孝文就肉疼,摇摇头,又道:“曼诗是学中文的,写作还不错,不过她想做摄影记者,她爱好摄影,水平很不错的,社长你看”

    袁思哲道:“那就让曼诗去周刊部好了,文光煜提出,周刊部要招一个专职的摄影记者。”

    “去周刊部?”罗孝文愣了一下,“在马小飞手底下干?”

    袁思哲劝道:“老罗,小马是难得的人才,你可不要对他抱有什么成见。

    曼诗毕业分配的事,虽然有些曲折,现在也解决了嘛。

    小马这次建议的专题策划,如果做的好,报社今年的经营有希望突破700万。

    你又是分管经营工作的领导,去谈下几家单位的专题,就是几杯酒的事嘛。”

    罗孝文道:“社长,这些我都明白,我只是担心曼诗的性格,只怕跟马小飞处不好。”

    袁思哲道:“年轻人初入社会,磨一磨棱角有好处,小马也是个处事稳重的人。

    周末版探索市场化办报,对你们家曼诗也是一种锻炼。

    按照文光煜的建议,今年周末版如果办的不错,明年,报社就可以学习省报,创办一份真正的都市报,完全以市场化运作。

    我个人觉得,这个想法是不错的”

    袁思哲一番解释,罗孝文也是恍然大悟。

    如果创办一份新报纸,自家女儿的升职机会就快多了,比如做个记者部副主任,分管摄影记者。

    罗孝文点头一笑:“好,那就谢谢社长了。”

    对马小飞策划收费专题的创意,罗孝文还是挺赞赏的,如果能谈下10万专题,为罗曼诗找编制出的血,也基本能回来了。

    不过,想起这件事,罗孝文就觉得肉疼。

    3万块钱,都能买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了

    锦阳日报周末版《星期天》,推迟一周出刊,周刊部的工作,暂时也没那么紧张了。

    6月6日上午,马小飞在家里等到9点半,邮电局的师傅终于来了。

    昨天,夏春燕去邮电局咨询过,安装一部程控电话,初装费2600元,电话机280元,比龙安镇便宜了800块钱。

    邮政和电信现在还未分家,政企合一,享受着垄断暴利。

    马小飞只能忍了。

    花2800多块钱安装一部座机,总比买手机节省多了。

    现在,刘长江用的那种摩托罗拉9800X,900号段,邮电局的价格,手机费加上入网费,总共一万六千多。

    话费方面,月租费60元,每分钟话费6毛钱,如果漫游出省,每分钟话费高达1.9元,而且是双向收费。

    安装好这部电话,邮电师傅又说马上要去报社装电话。

    马小飞一问,才知道是安装自己那间办公室的电话。

    两人一起赶去报社,马小飞打开办公室,稍后,办公室主任晋晓松过来了。

    晋晓松道:“小飞,今天有一个摄影记者报到,分在周刊部,在你这间办公室搭张办公桌。”

    马小飞一愣:“这么快就招到摄影记者了?”

    晋晓松摇头一笑:“不是,是师院的应届毕业生,分配来的。”

    马小飞好奇道:“通常都在6月下旬到7月初毕业吧,这么早就分配了?”

    晋晓松悄声道:“是罗社长的女儿,名叫罗曼诗,他们学校已经开过毕业典礼,毕业证也拿到了。

    罗社长前两天刚为她跑下来一个编制,就安排提前来报到了,正好能赶上领6月份的工资。”

    马小飞恍然大悟,报社对编制内和编制外的职工,待遇方面分的很清的,他曾经深有体会。

    罗孝文的女儿带着编制分配进来,自然不会安排去坐记者组的大办公室,又不可能单独为她设一间办公室。

    报社的部门副主任,其实都没有坐单间办公室,周刊部的副主编周凡,也是跟责编林旭同坐一间办公室。

    稍后,晋晓松安排人抬进来一张办公桌,问道:“小飞,这张办公桌怎么摆?”

    马小飞道:“就拼在一起好了。”

    晋晓松呵呵一笑:“也对,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马小飞给晋晓松递根烟,问道:“晋主任,报社有藤椅吗?”

    晋晓松摇头:“前两年有,去年都淘汰了,那玩意儿容易受潮发霉。”

    马小飞一听没藤椅,也就算了。

    邮电师傅装好电话,马小飞跟着打电话回家,跟夏春燕煲了一阵电话粥。

    夏春燕这段时间很清闲,这会正在家里看书,马小飞的三四百册藏书,都搬到锦阳来了。

    挂了电话之后,马小飞站起来伸个懒腰,点根烟,享受着坐办公室的清闲。

    有编制的好处,就在于今后每个月不必忙着采访写稿了,反正没什么严厉的考核任务,可以写自己想写的稿子。

    招聘记者就完全不同了,现在的7个记者都有两个月实习期。

    实习期内,他们每月只有200块钱生活费,依然要想办法多跑新闻,写稿子。

    实习期结束之后,招聘记者的收入就跟见报的稿件数量挂钩。

    写的多才挣的多,报社还会在打稿费方面进行控制。

    编内编外的双轨制待遇,就是这么恶心人。

    招聘记者一个月顶多有七八百块钱收入,还需要累死累活,几乎天天跑稿子。

    马小飞抽着烟,想着如何让这些招聘记者能多出稿子,多挣点钱。

    这时候,BB机一震,马小飞回了电话,没想到是刘长江的侄儿刘磊。

    几分钟后,马小飞下楼,刘磊开着那辆奔驰s320过来了。

    见面之后,刘磊笑着递来一个厚厚的信封。

    “马哥,这是你今年的顾问费,总共一万四,我幺爸让我带过来的。”

    马小飞也没客气,收下信封之后,问道:“刘总还在外边考察吗?”

    刘磊道:“嗯,大概还要一周才回来。”

    走之前,刘磊又取了两条软中烟,说也是刘长江吩咐的。

    马小飞自然不客气,道声谢谢,收下了两条烟。

    回到办公室,马小飞刚把两条烟和信封锁进办公桌抽屉,一个背着摄影包,挺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

    这姑娘细看一眼马小飞,愣住了:“你就是马小飞?”

    尽管猜到了,马小飞还是问道:“对,我是马小飞,你是?”

    这姑娘坐下来,大咧咧道:“我叫罗曼诗,我爸是罗孝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