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晚上9点,马小飞将文光煜送回家,站在街上点根烟,想起这位文老师,感觉挺乐的。

    文光煜今晚很兴奋,只是酒量一般,多喝两杯酒,就成了话唠。

    酒喝多了,文光煜就是这德性,马小飞熟悉的很。

    其实,在单位上班,哪有什么怀才不遇,只有懂事与不懂事的区别。

    现在,文光煜因为业务能力强,受到社长袁思哲重用,满脑子都是新闻理想。

    马小飞和文光煜这样的,有能力,又肯干,领导自然喜欢用。

    也只是用来做事罢了。

    如果一切不变,马小飞继续在龙安镇上班,三年之后的换届,他进不了副镇长推选名单,然后才猛然醒悟。

    再往后一年,文光煜同样会因为梦断副总编一职,方知升职高层不靠工作能力,靠的是PY交易。

    马小飞和文光煜,自然都属于不懂事的。

    现在,马小飞能调动工作关系进报社,没想过要干出一番事业,只想借助这样一个身份罢了。

    在报社做个闲鱼,远离办公室政治,多积攒一些资本,才是马小飞现阶段的目标。

    回到家里,马小飞便去书房坐下来,复习自考资料。

    每天晚上睡觉前,复习两小时,这段时间已经成了马小习的习惯。

    7月份自考,带着资料进考场,如果翻书都不知道如何找答案,那就丢人了。

    夏春燕为马小飞换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织毛衣。

    晚上10点半了,见马小飞还是坐着不动,大姨妈刚走的夏春燕,冲了热水澡,躺在床上等了一阵,终于困了。

    马小飞合上书本时,一看都11点过了,去卧室望了一眼,见夏春燕已经睡着了,便去冲了澡,悄悄躺下来。

    马小飞做了一个舒爽的美梦,感觉被一片温润包裹。

    睁眼一瞧,已是清晨时分。

    夏春燕趁着马小飞没睡醒,前些天一直不肯做的事,居然偷偷解锁了。

    一见马小飞醒了,夏春燕停下了,满脸红霞飞。

    “继续啊”马小飞呵呵一乐。

    夏春燕娇羞不已,以她的性子,这样将就马小飞,也是喜欢到了骨子里,真心想对他好。

    这段时间以来,两人朝夕相处,夏春燕感觉马小飞变化太大了。

    言谈举止,都跟过去大不一样了,仿佛对一切都胸有成竹。

    夏春燕也隐隐有些担忧,怕自己将来跟不上他

    上午10点过,一辆班车在龙安镇政府门口停下,下车后,马小飞直接搂着夏春燕,走去街对面的理发店。

    众目睽睽之下,夏春燕一时窘的脸颊发烫。

    在满街人眼里,她是死过男人的寡妇。

    一双双八卦之眼跟着瞄了过来,马小飞站在街心,扯开嗓子一吼:

    “没见过谈恋爱啊”

    夏春燕没想到,马小飞会这样公开宣扬两人的关系,片刻的慌乱之后,心里反而释然了。

    跟马小飞回龙安镇,总会面对这一天的。

    “燕姐,小飞哥”

    赵晓芳被马小飞这一吼惊了一大跳,跟着从理发店出来了。

    周围一些开店的街坊,也都笑呵呵过来打招呼。

    马小飞到锦阳报社去做记者的事,这几天都传遍了。

    给几个男人递根烟,闲聊两句,马小飞进了政府大院,找镇长助理兼政府办主任孙天明盖公章,办理调动手续。

    孙天明目瞪口呆。

    才几天不见,马小飞再回龙安镇,居然带着锦阳日报社的工作调动函。

    马小飞办了停薪留职,这几天谈起这件事,政府大院里,很多人都替他惋惜。

    孙天明还没来得及上报县里,马小飞又回来办工作调动了,真是不可思议。

    在政府办盖了公章,马小飞又去找镇长刘正荣签字。

    刘正荣正在书记王学友的办公室交流工作,一听马小飞要正式调去锦阳日报社,两位镇领导也是瞬间惊掉了下巴。

    等刘正荣签了字,抽根烟闲聊一阵,王学友笑呵呵道:

    “老刘,让郑大贵中午安排一下,我们一起吃顿饭,为小飞饯行”

    下午,马小飞还要去县城,找人事局办手续。

    中午,王学友、刘正荣和郑大贵,在招待所餐馆一间包房,陪马小飞吃饭。

    马小飞之前是去报社应聘,跟现在正式调动过去,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酒过三巡,王学友主动敬了马小飞一杯:

    “小飞,你是龙安镇走出去的,以后可要多回来看看,帮忙多写几篇稿子,这两年,龙安镇的发展有目共睹,很多情况你都了解。”

    刘正荣和郑大贵都明白王学友的意思,也跟着附和几句。

    王学友从县里调来龙安镇三年多了,很看重宣传。

    当初,若非马小飞是一支笔杆子,还是锦阳日报的通讯员,也不可能刚上班半年,就出任财政所副所长。

    王学友最近在运作调回县里工作,刘正荣和郑大贵自然也都清楚。

    王学友如果调动了,按照惯例,自然由刘正荣接任。

    马小飞想起来,王学友是明年调走的,单位不太理想,去了县林业局,刘正荣也接任了龙安镇一把手。

    想起这些事,马小飞微微一笑,给三人递了一根烟。

    “王书记,以前我写龙安的那些稿子,都是几百字的豆腐块,其实没什么宣传效果。

    现在,我调去报社做记者,大稿子也不是想写就能写的。

    龙安镇的新闻宣传,我建议要进行系统的策划。

    像工业发展、农业发展、还有市镇建设这些方面,都可以独立成篇。

    每一篇稿子,可以采访几个典型,以点代面,然后加上综合发展情况,再安排摄影记者拍一些照片配图。

    这就是一个系列报道,大概考虑4篇稿子,每篇占半个版,加起来两个整版,能够全面反映龙安镇这两年的发展成绩”

    听马小学一番详细讲解,王学友眼神一亮,赞道:“这个思路很好啊。”

    马小飞又微微一笑:“这种形式叫做专题报道,报社不可能免费上稿的,龙安镇需要安排一点宣传经费。”

    王学友一怔,又问:“应该的,这样一组稿子发出来,要多少钱?”

    马小飞道:“报社一个版的广告收费是一万二到一万六,看具体版面。

    全市范围,还没有一个乡镇做过这样的系列专题宣传,龙安镇可以首开先河。

    我找报社领导汇报,争取按一个版一万的优惠价收费,总共是两万。”

    王学友一愣,诧异道:“这么贵啊?”

    马小飞摇头一笑:“王书记,这已经很便宜了。

    两个版面的稿子,差不多要写两万字,我们采访和收集的材料,可能都有几十万字。

    还要构思,吃透材料,然后写稿子,忙活十天半月,都不一定能完成。

    如果是省报,一个版面的费用是好几万。”

    王学友又问:“小飞,这一组专题报道,是你来写吗?”

    马小飞点点头:“对,我来写,龙安镇的情况我熟悉。”

    王学友顿时放心了。

    93年冬天乡镇换届,龙安镇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有财政预决算报告,都是马小飞写的。

    那时候,马小飞上班还不到半年时间。

    最后,王学友与刘正荣商议一阵,还是同意了。

    马小飞也知道,两万块钱,对龙安镇是小意思。

    去年,镇政府买了两辆桑塔纳,花了40多万。

    下午两点过,马小飞给财政所打张收条,预收了2万宣传费,约定下周就来龙安镇采访,6月中旬出稿子,下旬见报。

    这是马小飞代表报社谈下的第一单业务。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