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香茹青笋炖鸡,卤鸭,卤兔,拍黄瓜,炒小白菜,一瓶剑南春。

    这是夏春燕准备的,招待文光煜的晚餐。

    马小飞完全没想到,这工作调动手续还没办下来,社长袁思哲已经为他安排了部门副主任的待遇。

    “文老师,谢谢你对小飞的关照”,夏春燕敬了文光煜一杯酒,又好奇道,“报社的副主任,相当于什么级别?”

    文光煜呵呵一笑:

    “报社是正县级的事业单位,小飞调过来,是事业编制。

    部门副主任,类似于副科级吧,这只是待遇上的比较。

    小飞还不是正式的副主任,不过他才21岁,将来有的是机会。

    社长这次为小飞破例了,报社现在的部门副主任,最年轻的都有27岁了。”

    马小飞解释道:“燕姐,今年全市范围开始推行公务员制度,报社是事业单位,只有副总这一级开始,才谈的上干部级别。”

    文光煜道:“小飞解释的没错,报社副总编是副县级领导干部,属于公务员序列,归组织部管。

    像我这样的部门主任,还是事业编制,不算干部。”

    马小飞想起,再过4年,报社正式创刊《锦阳都市报》,文光煜都接受过组织部考察谈话了,拟任锦阳日报副总编。

    结果到最后一刻还是黄了,于是愤而辞职,远走京城,去了一家IT媒体打工。

    这一世,如果马小飞愿意帮忙,文光煜上副总编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过,留在小小的锦阳城,哪怕最后就是做了总编或社长,又有什么意思呢。

    马小飞不会在这方面帮文光煜。

    实力才是一切,财务自由了,人生也就自由了。

    喝了几杯酒,文光煜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小飞,你跟双江实业的刘长江,啥时候认识的?”

    马小飞微微一笑:“也没认识多久,不到一个月吧。”

    文光煜愣住了,看了夏春燕一眼。

    马小飞一见,知道文光煜误会了,以为夏春燕家里背景强大,跟刘长江熟悉。

    “文老师,以前没告诉你,其实夏春燕也是龙安镇的,她以前在龙安开理发店”

    解释一番之后,马小飞又道:“我跟刘长江认识,也是挺偶然的,5月中旬,炒股票认识的。”

    文光煜惊讶道:“你还会炒股票?”

    马小飞道:“是的,5月14号那天,我来报社找你投稿,在阅览室看到一篇有关[3.27国债期货事件]的评论。

    当时,我就在猜测,国家很可能停掉国债期货,对股市是大利好。

    结果,恰好赶上了5.18行情,赚了几万块”

    文光煜是懂一点财经的,曾经做过经济新闻编辑,听马小飞这么一讲,顿时跟看怪物似的,惊骇道:

    “[3.27国债期货事件],当时的影响的确很大,就凭这个,你就猜测国债期货会停掉?”

    马小飞微微一笑:“很正常啊,我是学财会专业的,一直喜欢看财经方面的新闻。

    91年股市开市以来,政策上一直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

    国债期货开始试点以后,投机氛围太严重了,每天几百亿资金的成交量,多空之间相互绞杀,都到了疯狂的地步”

    马小飞一番解释之后,文光煜颇为感叹:“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这运气也太好了。”

    跟着,马小飞又介绍自己在大户室跟刘长江和王玉麟认识,成为股权之后,进一步交往。

    刘长江如何讲述他在锦阳十几年的奋斗史。

    还有五金交电公司改制,刘长江为是否接盘而烦闷。

    又因为马小飞有关在五交大楼做购物中心的建议,一下子豁然开朗的事。

    文光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shoppingmore我也有所了解,五交大楼的确适合做这样的项目,你这是说到刘长江心坎上去了,怪不得他会这样帮你。”

    马小飞有这样的见识,文光煜倒也不太意外。

    马小飞曾经写过一些经济方面的稿子,文光煜印象挺深刻。

    文光煜点根烟,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我明白了,刘长江帮你调动工作,肯定是直接找了冯市长。”

    马小飞顿时一愣:“冯市长,冯维明?”

    文光煜点头道:“是的,五金交电公司的改制,我比较了解,这两年让政府很头疼。

    五交公司早都资不抵债了,发不出工资,职工公开闹过好几回。

    锦阳是首批国企改革试点城市,市里成立了一个工作领导小组,冯市长在负责。”

    马小飞瞬间就明白了,肯定是这么回事了,冯维明可是市里的常委。

    而且,冯维明老家在安河县龙安镇,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马小飞想,社长袁思哲很可能以为,他跟冯维明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

    这误会,呵呵

    想通了这一切,文光煜又主动敬了马小飞一杯酒:“小飞,好好干,你本来就有能力,现在有刘长江这样的朋友帮忙,将来有的是大好前途。”

    马小飞道:“文老师,报社这次创办周末版,号称学习《西部都市报》,创新办报思路,摸索市场化改革,我倒感觉只是浮于表面,根本没下深水啊。”

    文光煜一怔,笑问:“你有什么想法,具体讲讲?”

    马小飞道:“按照你们定的方案,编采和发行确实迈出了一大步,但经营方面一点都没变,报社还是一个统一的广告部。

    文老师,你在负责周末版,能指挥编采和发行人员,指挥不了广告业务员。

    这样一来,周末版的发展就没办法通盘考虑,报纸做的再好,如果经营跟不上,又有何用?

    最好的办法,就是周末版作为报社内部的一个独立项目,独立经营,单独核算。”

    文光煜怔怔思考一阵,叹道:“小飞,你的想法确实很有道理,只不过现实就是如此。

    副刊改为周末版,讨论了一个多月,最初的争议很大,还是袁社长一锤定音,才定下来的。

    袁社长是93年调来报社的,他一直都想做出一些成绩,只是现在报社的领导班子,观念陈旧,固步自封的人占了主流。

    相比之下,袁社长已经算有魄力了。”

    马小飞摇头一笑:“文老师,社长如果真有魄力,报社就该像省报一样,直接创办一份面向市民读者的新报纸,完全市场化运营。

    现在,只是将副刊改为周末版,纯属小打小闹。”

    文光煜摇头:“要创办一份新报纸,很难的,首先出版刊号就很难申请。

    另外,还涉及到人力、物力和财力等一系列问题,难度太大了。”

    马小飞笑道:“文老师,这件事,我觉得你想的太复杂了。

    出版刊号的事,完全可以先做试刊,争取市里领导支持,然后慢慢申请,总会批下来的。

    重要的是,如果觉得方向正确,那就应该去做。

    而且,创办一份市场化的新报纸,用不了多少钱。

    现在的周末版,编采人员基本够了,再组建一个发行部,一个广告部,公开招聘不到20人,就差不多了。

    可以先做试刊嘛,比如跟周末版一样,每周出两期报纸。

    报社如果能拨20万经费,估计就能启动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