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马小飞在家里待到了6月3日,6月4日上午,才启程回锦阳。

    下午3点,报社要召集新聘的记者,跟新组建的周末版编辑部,开一个部门见面会。

    这两天在家,马小飞有闲,就抽时间继续复习,准备7月份的自考。

    方秀容很关心夏春燕家里的情况,夏春燕也不讳言,一五一十讲了。

    方秀容倒也是挺感慨,特别是夏雨兰的遭遇,那个年代,下放在石桥村的女知青也有类似的遭遇。

    只是没夏雨兰那么惨。

    夏春燕闲着无事,本想帮方秀容干活,做饭洗碗割猪草耙柴火什么的,让马小飞给拦住了。

    夏春燕这两天来亲戚了,还有点痛经,这毛病,两人没在一起之前,马小飞就知道。

    方秀容听说之后,对夏春燕的印象又有些改观,还给她煮了红糖水。

    6月4日上午,离家之前,马小飞给老妈留了1000块钱,方秀容杀了两只鸡,让两人带上。

    方秀容还给夏春燕封了200块红包,这是女方第一次上门的见面礼。

    200块,在这个年代的石桥村,可不算少。

    只是,方秀容对夏春燕并不是非常满意,一来夏春燕名义上结过婚,二来不是在单位上班。

    这个年代,在石桥村这种小地方,大家的观念里,端着公家饭碗,才算有出息。

    好在马小飞现在还年轻,方秀容也不着急。

    刚走到马路上,夏春燕好奇道:“小飞,你不是准备给阿姨留2000块钱吗?”

    马小飞道:“我临时改主意了,就我妈那性子,嘴上答应,这些钱她肯定会存起来。我再留1000块给我姐,让她每个赶集天,都给我爸妈买两三斤肉。”

    夏春燕呵呵一乐:“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夏春燕想再添500块钱,马小飞说不用了。

    这年头,买两头肥猪都用不完1000块钱。

    两人步行上街,今天不是赶集天,马小莉和江万军在农机站做豆腐。

    “1000块钱买肉?”马小莉接过钱时,一脸惊讶。

    马小飞道:“姐,爸的身体弱,我看就是缺营养,除了猪肉,像乌鱼、王八、鸽子什么的,遇上了都可以买。

    我跟妈说了,每天要让爸吃两个鸡蛋,家里的蛋和鸡鸭,留着自己吃,别再拿来卖了。

    下一次回家,我会带奶粉回来”

    听马小飞细细叮嘱一番,江万军好奇道:“小飞,你到报社上班,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马小飞道:“现在还不知道,可能几百块或千把块钱吧,我还可以跑广告,有提成的,反正一年挣七八万,问题不大。”

    夏春燕笑道:“姐,姐夫,你们放心吧,有一家大公司请小飞做顾问,每个月给他开2000块钱。”

    江万军和马小莉都是懵了一脸,马小飞都能给大公司做顾问了,也太吓人了

    马小飞跟夏春燕商量过了,他炒股票赚了14万的事,暂时不告诉家里。

    十几万块钱,在马小飞眼里只是小钱,他预计到了97年,自己手里会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那时候才叫有点钱了。

    随后,马小飞在街上叫了一辆面包车回锦阳,车费35块钱。

    青坝乡到锦阳城区,比龙安镇近了七八公里,街上只有两三辆面包车在跑野的,价格不便宜。

    下午3点开会,马小飞提前15分钟赶到了报社。

    文光煜的办公室没变,只是门上多了一块[周末版]的铭牌。

    旁边两间办公室,门牌也换成了[周末版]。

    见到马小飞,文光煜笑道:“其他记者都到了,你们的办公室在5楼的502,你先去看看吧,3点钟准时到206开会,社长和总编都会参加。”

    马小飞从包里取出一盒软中烟,放在文光煜办公桌上:“文老师,尝尝这个。”

    文光煜一愣:“嗬,你小子发财啦,抽这么好的烟。”

    马小飞笑道:“朋友送的,我也是借花献佛。”

    马小飞转身去了楼上的502,这是一间双开门的大办公室,8张小会议桌拼成了三个组团,还有一套破旧的沙发。

    屋里三男四女,这时候聊得正热闹。

    马小飞走进去,笑呵呵道:“大家好,认识一下,我叫马小飞。”

    “哇,大帅哥,你就是马小飞啊!”

    一个身穿短袖花衬衫,长着一张马脸的高瘦眼镜男,迎上前来,跟马小飞热情握手:“我叫郑玉林,玉米的玉,森林的林。”

    这家伙,马小飞自然认识,记忆中三年后的同事。

    郑玉林个子很高,有183公分,是锦阳城南一所乡镇中学的语文老师,风流的很,祸祸了不少姑娘。

    马小飞取出一盒软中烟拆了,其他人眼神瞬间都直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接下来,一一自报家门。

    另两个男的,一个叫董军,一个叫蒲卫东。马小飞记忆中有董军,没有蒲卫东这个人。

    四个女记者,分别叫李瑛,何琴,张晓青和刘敏。

    李瑛、何琴和张晓青,马小飞都有记忆,对刘敏没有任何印象。

    四个女记者,李瑛跟何琴都要抽烟,写稿子烧脑,女记者抽烟并不少见。

    抽着烟,闲聊一阵,算上马小飞,8个聘上的记者,全都有工作单位。

    郑玉林、董军跟何琴都是乡镇初中的老师,蒲卫东跟马小飞一样是乡镇干部,还当过副乡长。

    张晓青在新华书店门市部,李瑛是糖酒公司的,刘敏是军工企业朝阳厂的。

    8个记者,马小飞最年轻,其他人普遍在25岁左右,蒲卫东都31岁了。

    这年头做记者很香,报社招聘几个没有编制的记者,也卷的骇人。

    马小飞记得,98年他来报社应聘记者,也是招8个,报名的接近300人。

    郑玉林是个自来熟的话唠,攀着马小飞肩膀,赞道:“还是小飞厉害,直接免试录用。特么的,招7个记者,380多人报名应聘,参加笔试的都有260多人,比高考可难多了。”

    李瑛道:“咱们哪能比啊,马小飞,文老师说,你在日报都发表过上百篇稿子了,是吗?”

    马小飞道:“没数过,可能有吧。”

    何琴也道:“马小飞,你写的稿子,我读过不少,印象挺深的。”

    “哎,你们看啊,马小飞长的像不像张国荣?”张晓青突然咋呼起来。

    “嘿,真的像诶”

    几个记者都盯着马小飞的脸,开始热议起来。

    又来了马小飞有点烦这个话题。

    能够做记者的,交流能力都不错,聊了一会儿便熟了。

    8个新记者,提前5分钟赶去206会议室,坐等开会。

    文光煜和另四个编辑很快进来了。

    另四个编辑,两男两女,文光煜笑着一一介绍。

    副主编周凡,责任编辑林旭、张涓和刘文莉。

    这些编辑,马小飞自然都有印象,除了周凡,三个责编此前都是副刊部的编辑。

    3点钟,两个穿短袖白衬衫的中年男人,捧着茶杯进来了。

    马小飞一眼认出,两人分别是社长袁思哲,和总编肖明阳。

    袁思哲40多岁,个头只有166公分左右,白白胖胖,头发油亮,脸上随时笑眯眯的,写的一手漂亮文章,是锦阳文化界有名的笔杆子。

    马小飞知道,袁思哲其实是一个LSP,三年之后就会栽在这种事上,被人捉奸在床。

    袁思哲一夜之间声名狼藉,被一撸到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