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夏春燕今天第一次登门,方秀容故意作脸作色,老妈这样的性子,马小飞这辈子可不想再惯着了。

    母子之间,打断骨头连着筋,就是一时闹翻了脸,过一段时间也没事了。

    马小飞先点了一根烟,而后伸出一只手,在桌下紧扣着夏春燕的手,开口道:

    “妈,我知道你想说啥,燕姐的情况,方玲都跟你讲过了。

    燕姐比我大一岁,还结过婚,那又怎样?

    我喜欢她,燕姐也喜欢我,真心对我好。

    我都21岁了,工作两年了,怎么过日子,是我自己的事,你瞎操什么心啊”

    马小飞话没说完,方秀容脸色一寒,将手中筷子往桌上一拍:

    “你个短命的,妈替你操心还错了?”

    方秀容是一点就着的暴躁性子,骂儿女短命,也是她的口头禅。

    马小飞从小被骂到大,倒也习惯了,本地很多女人都这样骂孩子。

    惟有夏春燕暗自心惊,天啦,当妈的居然会这样骂儿子。

    马文远眉头一皱,朝方秀容喝道:“够了!一家人过个端午节,还吵吵闹闹的,传出去让人笑话。”

    马小莉也劝道:“妈,小飞早都长大了,还是干部,他的事他自己有主意,你就别管了。”

    之前,马小莉还不知道夏春燕结过婚,此时也是暗自心惊,想着吃完饭,找时间跟马小飞好好聊聊。

    方秀容又瞪了马小飞一眼,哼道:“吃饭!吃了饭再说”

    看着夏春燕如坐针毡的样子,马小飞哪还有什么胃口。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马小飞拉着夏春燕起身:“不吃了,燕姐,我们走!”

    江万军赶紧过来,将马小飞摁坐在板凳上:“小飞,有话好好说嘛,你这是干啥。”

    夏春燕也在马小飞手上捏了捏,示意他不要这样。

    马小飞这般强烈反应,不仅是家里人,连方玲都很惊愕。

    方秀容性格强势,马小飞以前从来不会这样顶撞她。

    江万军又给马小飞杯中添满酒,马小莉则招呼夏春燕继续吃饭。

    夏春燕又端起饭碗,默默吃饭。

    马小飞陪江万军喝了一杯酒,又点了一根烟,叹道:

    “爸,妈,既然说到我跟燕姐的事,那我就给你们好好说说。

    今天我带燕姐回家过节,本来挺高兴的,没想到方玲会跑过来凑热闹。

    你们听了方玲讲我和燕姐的事,我们这一进门,妈就开始做脸做色,这也叫待客之道啊?

    我跟方玲已经分手了,她怎么想是她的事,跟我没关系了。

    方玲今天来了,来了就是客人,我不跟她计较。

    燕姐的情况,方玲根本就不了解,她只是道听途说,张嘴就来。

    燕姐确实结过婚,但她只是被人逼着办了一张结婚证。

    办酒席那天下午,那个男的就被抓了,后面关进监狱,还主动跟燕姐办了离婚证。今年三月份,那男的就吃枪子了。

    燕姐她不是什么寡妇。

    我实话告诉你们,燕姐没跟那男的过一天日子,她没跟人进过洞房,是干干净净的,我才是她第一个男人!”

    马小飞讲到这里,夏春燕羞的满脸通红,在他手上狠狠一掐。

    夏春燕完全没想到,马小飞会跟家人讲她的私密,还当着方玲的面。

    看着夏春燕的样子,一脸错愕的方玲,也明白这肯定是真的了。

    这一瞬间,方秀容对夏春燕的印象有了改观,便问道:“春燕,小飞讲的这些事,是真的吗?”

    “嗯”夏春燕红着脸点头应道,而后又在马小飞手上狠狠一掐。

    真是羞死人了,虽然她知道马小飞是为她扫除障碍。

    马小飞接着又道:

    “燕姐她从小就命苦,但是她自立自强,高中毕业就去锦阳学手艺,然后在龙安镇开理发店,生意做的很好,挺能干的。

    我跟燕姐之前认识快两年了,也算是好朋友,她一直都很照顾我,对我很好,这就是我喜欢她的原因。

    还有一件事,我马上就要到锦阳的报社上班了,做记者。

    燕姐也在火车站旁边的批发市场买了一间大门面,准备做批发生意。”

    马小莉忙问道:“小飞,你到报社做记者,是从龙安镇直接调过去吗?”

    马小飞道:“本来是招聘身份,没编制的,我在龙安镇申请了停薪留职。

    不过,这段时间刚好在锦阳认识了一个朋友,他能帮我调动工作关系,已经谈好了,下周就可以办手续了。”

    问清楚情况后,江万军顿时呵呵一笑:“小飞能调到市里的单位工作,这可是大喜事儿啊。”

    这时候,方玲想起前些天杨威羞辱她的那些话,后悔到想要撞墙。

    方玲终于死心了,明白自己彻底没机会了,马小飞不可能再看上她。

    马文远和方秀容,还有马小莉,这时候也是笑容满面,乐的合不上嘴。

    马小飞在龙安镇工作两年了,家里人都知道,要从乡镇调到县城工作,没有人脉关系,那是千难万难。

    到市里单位工作,更是做梦都不敢想。

    马小飞又看着方秀容,道:

    “妈,你本来是个热心肠,偏偏是个急性子,嗓门又大,动不动就骂骂咧咧的,我和姐姐都从小被你骂到大的。

    为一些田间地头的小事,你还经常跟人吵架,隔着一条山沟都能听见。

    这样做人,真的不好,你的爆脾气也该改改了。

    过去家里穷,为了供我念书,你和爸压力大,日子过的也很辛苦。

    再熬一两年,你们就不用辛苦了。

    我的路,我自己会走,我要过什么样的日子,都不用你来操心,你也操不了这个心。

    爸的身体不太好,你照顾好他就行了。

    今后,我给你们拿的钱,不用攒着,该花就花,家里不会再缺钱了”

    马小飞第一次敞开心扉,跟老妈交流,也不知道是否有用。

    方秀容虽然有点抹不下面子,听完马小飞一席话,还是呵呵一笑:“好啦,你讲的这些道理,妈也不是不懂,我这脾气是天生的嘛,不容易改。”

    下午两点过,心灰意冷的方玲准备回家了,夏春燕拉上马小飞,送方玲到山坡下的马路上。

    方玲看了一眼马小飞,眼里带着留恋:“小飞,是我自己不懂珍惜,我真心祝你和燕姐幸福。”

    马小飞轻轻一叹:“方玲,咱们也算相识一场,你今天来看望我爸妈,我也感谢你。

    你的条件本来很不错,又很年轻,今后做人不要急功近利,只看眼前。

    杨威那样没品的人,你最好不要再接触了,他对你不过是见色起意。

    杨威有羊癫疯,很多同学都知道的,你知道吗?”

    方玲一怔,摇摇头:“我跟他相处不到半个月就分了,以后不会再理他了,谢谢你,再见了”

    方玲扭头便走,走出一段路,突然泪流满面,回头一看,马小飞和夏春燕已经不见了人影。

    这时候,山坡上,马小飞和夏春燕正挽手回家。

    马小飞道:“燕姐,很抱歉,今天没提前跟你商量,就讲了你那些事。”

    “你还说,羞死人了”

    夏春燕在马小飞手上轻轻一掐,很快又展颜一笑:“其实也没什么,这样讲出来,也挺好的。”

    走了几步,夏春燕又道:“你今天好吓人啊,居然那样顶撞阿姨。”

    以夏春燕对马小飞性格的了解,这样忤逆长辈,有些不可思议。

    马小飞停下脚步:

    “燕姐,我妈的臭脾气,我已经忍她很久了,不想再惯着她了。

    家庭生活里,其实也有政治,也就是话语权。

    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权威,要是都想发号施令,只会弄的鸡飞狗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