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明心他们三个一起走了,直奔神武门。

    这天天气晴朗,阳光温和,明心他们三个轻身打扮,精力十足得来到神武门前。自上次在神武门大战后,炎天祭又在这里加派了力量。虬仙教的人看到有三个年轻人靠近,就对他们骂骂咧咧道:“快走开,不要命了。”

    明心微微一笑,也没和这些人生气,对着这些人说道:“我要回家!”

    虬仙教的人看着这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心想找家找到这里来了,嘲笑着:“快回家找妈去吧,这里很危险。”

    明心心平气和地说道:“这就是我家,你们看的就是我家。”

    这个该虬仙教的人像个傻子一样了,呆呆地看着前面的三个人,瞬间联想到前段时间发生的事,立马一刻不停地跑了。

    明心他们进了大门,不过现在里面的屋子里没法住人的,这么多年没有人住了,荒废了不少。明心打趣地说道:“头一次邀请你们来我家做客,这家还这样,一时半会儿也收拾不出来。”

    虎子说道:“那怕什么,当乞丐那会儿,什么苦没吃过啊。”

    “得了,我去秦府借点东西吧,我们弄个帐篷啥的就住在这大院里吧。”

    清浅接着说道:“着什么急啊,等会儿肯定有贵客不请自来,弄好了也给你打烂了。”

    “那倒也是,还是先准备下迎接贵客吧。今天就不逃了,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明心斩钉截铁地说道。

    虎子应声说道:“我们一起同生共死。”

    清浅说道:“别那么悲观吗,就我功夫最差,我都没那么悲观。”

    该来的总会来的,很快外面就听到了大批人员的脚步声。水一卓先行带着人冲了进来,迅速地将他们围了起来。炎天祭慢慢地走了进来,背上背着地皇刀,有一股锐不可当的气势。

    剑已出鞘、棍已在手、内力在提升,明心他们三个也是威风凛凛,亦有万无不当的气魄。

    炎天祭看着他们三个,感慨道:“看来这次没有易容,确实有明鹏远的模样。”

    明心他们没说话,整个院落出现了令人窒息的安静,有种风雨欲来前的宁静。

    水一卓喊了一声:“一起上”

    这声音划破了宁静,不过虬仙教的人并没有一窝蜂也冲上去,他们在慢慢缩小包围圈,显然不执行命令也不行,但怕死也是真的。

    水一卓先上了,人如流星,刀似无影。清浅的剑飘了上去,剑变化多端,剑花如飞雪,剑冷如寒霜。一刀一剑、一刚一柔,攻守间刀剑相击的声音刺穿着神武门的院落,这个安静了多年的院落在这段时间里格外的热闹。

    炎天祭还没有出手,明心和虎子也没有动。明心一直在观察着他俩的打斗,清浅的“飘霜法剑”还是用剑更合适,这次攻守之间一点也没有落下风。

    清浅自己也是用尽了毕生所学,先行出手自然不想处于下风。两人百招过后,水一卓没有占太多的优势,时间一长水一卓的心态便急躁了些,刀法就有些凌乱了。

    清浅不急不躁,剑花如雨,使得水一卓的快刀失去了一些优势。水一卓强力猛冲,快刀向清浅的颈部划去,想一刀快速解决对方,而此时对方的剑也刺了过来。水一卓并没躲闪,他没有改变自己进攻的速度,他想以自己的受伤换取对方的性命。

    清浅的剑在速度上慢些,眼见对方的刀向自己致命的脖子削来,但清浅没有回防,剑依然向对方刺去。

    对旁人看来,这是个非死即伤的搏命打法,但显然水一卓占了上风。在刀快要近身的一刹那,清浅左手拿出了玉笛挡在了刀的面前,同样在那一瞬间,清浅剑刺中了水一卓的左肩,而清浅的玉笛竟被砍断了。水一卓一阵疼痛后退几步,看来这场是清浅赢了。

    炎天祭准备出手了,背上的地皇刀已握在手里,这才是狂风暴雨。虬仙教的人见此情形纷纷散了开来。

    地皇刀起舞了,以神龙之力御地皇神刀,大刀劈向大地,似要劈开一般。明心和虎子分向两侧躲闪,同时分别出手抵挡那肆起的刀风。虎子将惊风棍着地,借力纵跃踏空舞棍,向炎天祭劈了下来。地皇刀又飞回了炎天祭的手里,大刀拦下了惊风棍,两件神器的碰撞的声音似天地发出的怒吼声,散了好远好远。

    明心也劈掌下来,已到了炎天祭的近身。炎天祭单手接明心的双掌。炎天祭的手臂很硬,硬得像一根铁棍,明心的手掌似铁锤,以肉身相搏竟似有万钧之力。炎天祭挡下明心的双掌,地皇刀直接向明心半腰砍去,欲要把明心一刀砍成两截。

    明心脚步急走,避开大刀。虎子同样反手抽棍,从背后向炎天祭攻去。炎天炎纵身一跃,向明心追去,也避开了虎子的攻击。虎子一击不中,也追了上去

    明心脚步飞快,转身就和炎天祭边飞边打,因身穿水羽甲,也就少了一些顾忌。炎天祭以“神龙之力”御刀来阻挡虎子的进攻,放开双手同明心单打独斗。

    明心双掌极快,形似无影。炎天祭勇猛有力,一掌一拳皆得将人打得粉身碎骨。在这个院落里斗了几圈后,炎天祭感觉也越来越吃力了,地皇刀再次握到手里。

    明心和虎子并排站到了一起,而这时清浅也过来了,而水一卓并没有动。这对炎天祭来说确实是个极大的挑战,即便有地皇刀,但今天也已经无可退了。

    炎天祭平地起升,刀随身起,像羽化成仙一样,不过仙气没有,杀气倒是很重。明心看着这架势,估计又是天落大刀那一招,他和虎子估计能应对,但清浅就差点了。明心喊一声往后退,只见地皇刀带着狂怒杀气劈了下来。明心眼见躲闪不及,就挡在了清浅的面前,同时以自己最强的心法功力去接地皇刀。地皇也竟停在了半空中,炎天祭见状也以自己的最强的神力施在地皇刀上。

    地皇刀似僵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虎子飞身挥棍,惊风棍强力击向了地皇刀。地皇刀直接飞了出去。炎天祭地被这突然的攻击反被自身的内力所伤,急忙收力调息,但也控制不住从空中跌落。

    明心见地皇刀飞出急用“幻影步法”飞出,在地皇刀落地前将此刀握在了自己的手里,转身就是挥刀。刀风犀利向炎天祭飞来。

    炎天祭一看知道大事不妙,急忙躲闪,避开了刀风。而此时周围虬仙教的人已经逃得差不多了,没逃地看到自己的教主失了地皇刀也开始纷纷往外逃,水一卓也不见了踪影。

    炎天祭已经是孤家寡人了。明心拿着久违的地皇刀向炎天祭砍来。虎子挥舞着惊风棍,清浅飘着水影剑也向炎天祭攻来。

    炎天祭只能做最后的一搏,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暴怒之下已经无视生死。

    明心他们也不惧,所有的一切就在此了结吧。

    明心先至,地皇刀劈下,炎天祭竟用双手接住了。虎子的棍夹杂着棍风击在了炎天祭的背上,炎天祭跪下了,而地皇刀也砍在了他的肩膀上。清浅收住了自己的剑,没有刺下去。

    炎天祭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内力。明心没有说话,一掌下去炎天祭死了。

    明心还是没有说话,转身走了,他来到了明鹏远的墓前跪拜着,久久没有起身。

    明心又接着来到了秦正的墓前跪拜磕头。当晚明心他们三个去了秦府,在秦府里住了下来,不过他们三个其实都没有睡,总觉得今晚的一切就像梦一样。

    第二天明心他们三个和余青一起来到了神武门,炎天祭的尸首还在这里,没有人管。余青带人清理了炎天祭的尸首。明心带着他俩在一些屋子里转了转,里面布满了灰尘、蛛网和叹息。

    一天内,虬仙教已经空无一人了。水一卓带着雷鸣斧和“神龙之力”的心法回到了鹤水门。

    两天后,余青带着人开始清理神武门的院落。明心回到神药谷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师父和司空爷爷。

    三天后,谈星河也知道了这件事,武林又变天了。

    四天后,长鹰门的文成武也知道了这件事,当然文苓月也知道了,还有丁小鱼也知道了。

    五天后,神武门已经收拾干净,明心接回了母亲,决定开门迎客,余青成了神武门的大管家。司空白已经将水羽甲送还给了谈星河。

    六天后,武林中许多门派都收到了神武门的请帖。

    七天后,神武门已经装扮一新,有了以前的样子。

    八天后,武林中的一些门派应邀赴约,谈星河也派了灵金、灵木、灵水三位法师前来。文成武带着女儿文苓月也来了,文苓月还是男装打扮,不过对于明心来说香味依然迷人。当年神武门的一些同盟也来了,像昌兴镖局的胡奎等人。虎子在外面迎接客人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一个乞丐,像是蝎子。虎子看了几眼,走到那人消失在眼前。

    九天后,明心安排人找到了铁玄门掌门铁穆的墓地,并亲自前往送去了祭品。

    一年后,明心和文苓月成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