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秦正突然一掌击向了自己的天灵盖。秦正死了,死在了明心和炎天祭的面前。

    明心怒了,他冲了上去,犹如离弦之箭。炎天祭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状况,不过现在只能出手了。两大高手就这样铺天盖地地打了起来。明心用上了全部的力量,今天就想把炎天祭杀死以祭奠父母、秦爷爷和神武门的人。

    虎子他们将虬仙教的人一个个击倒在地,抱着秦正走到了一边。放好秦正后,虎子和清浅也冲了上去,三人一起围攻炎天祭。明心的招式凶猛,内力充沛,一时间炎天祭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这时又见另两个人冲了上来,便觉有些不妙。只见炎天祭右手向后一隔空一抓,地皇刀飞了出来。炎天祭纵跃而起,手握此刀大力劈斩了下来,似有劈山的气势。

    明心、虎子和清浅赶紧躲闪,连连向后跃去几丈之远。明心看到地皇刀,更加愤怒了,恨不得将炎天祭碎尸万断拿回自家的刀。明心继续冲了过去,不过他步法灵动,走位飘逸,几次躲过了炎天祭的刀,但地皇刀的攻击范围太广,他也很难以近身。而虎子他们更是难以近身了,其刀锋凌厉,威力无比,真是一件神器。

    明心一时无法突近,就有些心浮气躁,一个不留神被刀风划破了臂膀,鲜血顺着胳膊流了出来。这一阵的疼痛也让明心冷静了许多,眼下确实不能硬拼,要不然真有可能全军覆没。虎子见明心受了伤也抓紧时间来到了他身边。明心对他说让他赶紧带人离开这里。

    虎子并不想让明心单独留下,就没有立即行动。明心一看,就使劲推了一把虎子,示意他马上离开这里,同时再度向炎天祭攻去。虎子背起秦正的尸首,和他们两个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炎天祭虽然并不在意那几个人,但那几个人一逃,眼前这个明家的后人可能就要逃了,因此不能让他们走。炎天祭转身就向虎子他们劈了一刀,无数的刀影似从天而降,不过这些刀影是刀风的化身,如被劈中也能将其劈成两半。

    虎子他们危在旦夕。

    明心见情况危急,似一瞬之间就赶到了虎子他们的身后,悉数将“绝无心法”的功力用在了掌风之上,大掌一开一合间将无数的刀影吹散,虎子他们得以安全地逃走了。明心强撑着再炎天祭又战了几个来回,不过这时候也感觉到自己的内力越来越不支了,突然转身开始往外溜。不过此时他的步伐明显地慢了一些,而炎天祭此时也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力气。

    炎天祭见明心要逃,也追了上去,但步伐比明心还慢,他用足全力的力气,将大刀一舞,一阵强劲的刀风向明心割去。刀风紧逼明心而去,明心感受到了身后的压迫感,只得凌空翻身想躲过,不过后背还是被削了一下。明心不能停下脚步,只能忍着剧烈的背痛继续逃离。

    虎子先将秦正的尸首送回到秦府,余青见到秦爷的尸首悲痛不已,但虎子他们来不及和他说太多,他们要去找明心。等虎子他们找到明心的时候,明心也已经精疲力竭了,还有后背受伤了。明心见到虎子他们,刚要说话就晕了过去。

    虎子他们抱着明心先找了一个郎中看了一下,郎中一瞧外伤无大碍,但一号脉,脉象极乱,有生命危险。虎子一听就着急了,清浅一听立马让虎子守着明心不要动,他们丁小鱼去外面去马车。找到马车后,他们三个拉着明心抓紧时间赶往神药谷。

    赶到神药谷后,司空白也是急忙为明心医治,同时教虎子给明心引导已经错乱的内力。清浅和云景风说起了发生的事情,此时的云景风也是心急如焚,焦急地等着明心的醒来。

    过了好一会儿,司空白劝云景风不要着急,明心其实无大碍,没有生命危险了,只不过是内力过得过猛,消耗过多,力竭之后无法调息反被自己的内力所伤,只要加以引导体内的真气,休养下就没有事了。

    大半天之后,明心果然醒了过来,一家人也就都放心了。明心醒来后看到师父也在这里,就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了,然后眼泪就流了下来,他想起了秦爷爷。

    云景风安慰着明心,先让他好好休息下,日后再作打算。对于秦正的事,云景风也是悲从中来,这么多年来,两人合力坚持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刻却先走了。

    有人闯虬仙教还有炎天祭在神武门大战的事也渐渐传开了。谈星河也知道了这件事,他也在想当今之世除自己之外还有可以与炎天祭一较高下的人。谈宇飞后来又探知这少年会“绝无心法”,很可能是明家的后人。

    谈星河一听这就有意思了,看来炎天祭的好日子到头了。对于青灵派来说,江湖上有任何厉害的人出现,都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不过现在的主要问题是神武门与虬内教的矛盾,自己观虎斗也不错,因此他想为这个冲突助把力,不管谁被削弱都是好事。

    秦正已经死了,谈星河想来想去可以去拜访一个人。

    明心在神药谷养了几天后就恢复如初了,他先偷偷回到了秦府,见了余青问了秦爷爷的埋葬之地,之后来到秦正的墓碑前砖头跪拜许久。

    明心又连夜赶到了乡下母亲住的宅院。这个宅院也是秦正买下的,就是为了秦府一旦有变故也好安置明心的母亲。在天刚亮的时候,明心见到了母亲。母亲见到明心很高兴,同时询问秦正的情况。明心含着泪水把秦爷爷自尽的事说了出来。叶语春一听,几乎要晕厥过去。明心陪了母亲一天,第二天就走了,临走前告诉母亲一定要保重身体,将来有一天我们要正大光明地走进神武门,走进我们自己的家。

    明心现在也很迷茫,如果地皇刀在自己手里就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但想把地皇刀弄到手显然是有难度的,炎天祭肯定看管得很严。明来去秦府时,虎子和清浅去了小山上。虎子说他要去继续练习使用“惊风棍”,清浅这次也带上了母亲给他留下的水影剑。丁小鱼回了豪州,不过他给了明心他们一个地址,有需要的可以去找他。

    明心从母亲那里出来后往小山上赶,他得好好想一下如何夺回地皇刀。

    几天后,谈星河仅带着灵金、灵木两位法师去了神药谷。司空白对于谈星河的到来感到有些意外。两人互相寒暄了几句,谈星河对于神药谷这些年来给予的帮助表示了感谢。司空白表示谈掌门的亲自到访也定会让神药谷蓬荜生辉。

    两人畅聊了一会儿后,谈星河拿出一件东西,对司空白说道:“老弟,我这有一件宝贝考虑到你可能会用到,就先放你这里以备不时之需。”

    司空白有些纳闷,不过还是接过来了,打开看了一眼,说道:“多谢谈掌门的美意,如用完定当奉还。”

    谈星河接着说道:“我今天来这里的事还望老弟不要言传,日后江湖有何关于这件宝贝的谣言老弟一听而过就是了。”

    司空白道:“感谢谈掌门的好意,心领了。”

    谈星河走后,司空白接着就和云景风说了这件事。

    谈星河送的宝贝是水羽甲。云景风和司空白当然认为这东西当然不是给神药谷用的,看来谈星河有可能知道了明心的身份,不过他俩都认为目前还是有利于明心的。

    明心来到小山上后,虎子和清浅都在这里,这几日清浅也住在了小山上,两人都每天勤于练功。此后他们三个在此习武、聊天及出谋划策。几天之后,神药谷的一名药僮来到了这小山后,说是让他们三个回神药谷一趟。

    明心他们三个就简单收拾下跟着回去了,这次虎子带上了惊风棍,不过外面用一层破布包裹了一下。

    来到神药谷后,司空白就把水羽甲拿了出来给了明心,并把这件宝贝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明心。不管谈星河有何打算,明心得此神器确实有如神助,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抵挡地皇刀的威力。

    几天之后,江湖上传出水羽甲失窃的消息。司空白、云景风也知道这是青灵派放出的假消息,是为了掩护将水羽甲送给司空白这件事,但这件事细想来,也可谓一箭双雕,如果谈星河将明心作为潜在的威胁,那这件消息可就是真的了。就当下而言,明心最重要的是要击败炎天祭,重回神武门。

    明心他们三个又在神药谷住了一段时间。云景风也在考虑彻底击败炎天祭,以现在明心和虎子的功力来看,他俩联手应该可以与之一较高下,但绝无十足的把握。但现在明心和虎子已经不考虑用什么计谋,走什么奇招战胜炎天祭了。成大事者哪有不冒风险的,况且他们要面对的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一流的兵器,哪有什么十足的把握。

    明心他们三个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一时间三人有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似乎拥有了战胜一切的力量,不过他们三个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和司空爷爷和师父说,主要是怕他们担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