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水一卓带人去了秦正家,秦正刚起床不久,这时下人来报说是有一伙人闯了进来。秦正还没明白什么事呢,水一卓就带人来到了跟前,对他说道:“秦爷,我们炎教主有请。”

    秦正一听,是虬仙教的人,接着厉声说道:“我与虬仙教井水不犯河水,不去。”

    水一卓也威胁着说道:“秦爷,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说完一招手身边的人就将秦正围了起来。

    秦正一看,说道:“这是要动手吧,我秦正活了大半辈子还怕这个。”说着就径直往自己的书房里走,自己的双锏在书房里。

    水一卓拦住了他,秦正也不客气,直接出手了。

    水一卓他们也一起上了,秦正手里没的兵器,先行夺下一把刀。不过水一卓他们功夫都不错,打了一会儿,秦正已处于下风。

    水一卓的刀向秦正的左肩削去,秦正撤刀回防。水一卓此招为虚招,左掌出手直击秦正右肩。秦正将刀横挡,水一卓的左掌拍在刀背上,同时右手持刀划过秦正的刀背,向手腕削去。秦正来不及躲闪,只得撒手丢刀。在丢刀的一刹那,秦正右拳猛向水一卓攻去。水一卓撤掌出拳,两拳相撞,秦正后退几步。

    秦正见此人年纪不大,内力却这么强,看来今天是过不了这一关了。自己被抓去倒也无所谓,秦正担心的是明心的母亲别出意外,还有明心的事。水一卓的"神龙之力"的确又精进了些,尤其是三大长老出事后,炎天祭又加快传授他“神龙之力”,放眼当今江湖那也是一流的高手。

    秦正边打边想了一会儿,突然罢手,在这里拼个你死我活确实没什么意义,就说道:“我跟你们去。”水一卓愣了一下,他本来想将人制伏直接带走就是了,没想到秦正来这一出,不过也没办法。

    水一卓也尽量客气地说道:“那秦爷请吧。”

    秦正说道:“那我先和家里人说一下。”

    水一卓一听,好像也不能说不行。秦正就走到了一边,看到还有下人在边上看着,就对那人说道:“等余青回来,就和他说我去了虬仙教,让他安顿好家里。”

    说完就跟着水一卓走了,秦正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余青回来后,家里的下人就将今天的事先告诉了他。余青抓紧时间按照秦爷以前的安排,将明心的母亲送到了乡下的一处宅子里安顿了下来,这是早先就预备好的一间房子,也是为了怕出意外。

    炎天祭见到秦正后,直接问道:“我想知道明鹏远还有后人吗?”

    秦正说道:“神武门全家被人灭门,众人皆知,怎么可能还有后人。”

    炎天祭说道:“我呢也没有指望你会说出来,请你来趟也不容易,就在这住上几天吧。”

    秦正一听,看来自己走不了了,不过他现在关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看样子这事应该和明心有关。炎天祭将秦正关了起来,同时让水一卓放出消息说是秦正在他这里。

    一天之后明心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匆匆忙忙回到秦府。到了秦府,明心只见到了余青,余青就把知道的和明心说了。明心回到客栈后就把这件事和虎子他们三个说了,一块商议这事该怎么办。

    虎子说:“直接再闯一次就得了,我们又不怕。”

    丁小鱼则说:“这次恐怕不行,他们抓秦爷爷肯定是为了明心,极有可能设下陷阱将我们一网打尽。”

    虎子又道:“那怎么办,总不能不救了啊?”

    丁小鱼说道:“那当然不是,明心没露面之前秦爷爷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探明秦爷爷的状况,被关在哪里以好施救。”

    明心也觉得丁小鱼说得在理。接下来他们就开始商量如何探明里面的情况。他们商量来商量去,似乎也没有想出什么万全之策。这时明心说道:“还是这样吧,他们不就是为了找我吗,我去引他们出来,然后你们进去救人。我呢就你们不用担心了,我打不过就跑,反正他跑不过我。”

    清浅他们也确实没有好的办法,因此只能这样,然后他们就开始商量一些细节。丁小鱼又将明心的妆容化成了那晚的样子,而他们三个人则是换了个模样。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明心来到了神武门前,这里还有几个人守着神武门的大门。明心走向前去,还没等那些人开口说话呢,三下五除二就将他们打倒了,直接推门进了神武门。那些被打倒的人抓紧爬起来往虬仙教汇报此事,他们也知道了那晚虬仙教所发生的事,因此怀疑这人就是那晚闯虬仙教的人。

    炎天祭接到下人的报告,说是有个少年闯进了神武门。炎天祭一听感觉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那晚是他们四个人,现在一个人明目张胆地闯进神武门,看来是故意将此事透露给我,另三个人很有可能借机来救秦正。

    虎子他们三个易容成路人,在虬仙教去神武门的必经之路上,一旦他们发现炎天祭出来的话,他们就抽机会进虬仙教里救人。虎子他们在大街上转着,时刻注意着虬仙教的动静,不多时就看到炎天祭出来了。

    炎天祭坐在一个八人抬、宽敞的座椅上,很是招摇,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辆车,车里关押着秦正。

    虎子他们三个看到这情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救人他们也打不过炎天祭。丁小鱼悄悄我他们说:“清浅你快去通知下明心,我们在这里看看能不能拖延一下。”

    清浅抓紧时间赶往神武门。丁小鱼告诉虎子,等会儿找个机会隔空给他们几掌,不过千万不要恋战,打完就跑,然后想办法再去神武门看一下。丁小鱼和虎子分开后,他也要想方设法去神武门。

    清浅赶到神武门后,看到了明心一个人在大院里发呆,就抓紧叫了明心一下。明心一看清浅怎么来这里了,刚要问,清浅急着和他说道:“炎天祭带着秦爷爷一块来了,这下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先离开这里然后再想想办法。”

    明心一听这确实不好办,不过他在这里呆了一会儿后,有点不想走了,还有他们也商量了一个下午了,也没有想出好的办法。他对清浅说道:“等会儿我自己迎战炎天祭,你抽时机把秦爷爷救出来。

    清浅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虽有些冒险但可能也行,如果虎子他们再赶过来应该问题就不大了。两人在神武门里没有等多久,就听到大门外的有动静了,炎天祭带着人押着秦正进来了。

    虎子并没有拖延很久,他从侧面向炎天祭的队伍连施几掌,然后迅速逃离了。炎天祭的队伍也只是受到了一点冲击,并无大碍。炎天祭也示意先不要管了,因为从此人逃跑的步法来看,这人不是他想找的人。

    炎天祭见到前面有两个人,就对着秦正说道:“你可认识前面的人。”

    秦正也看到了,虽说明心易容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明心,不过他说道:“不认识,这俩哪长得像明家的人啊。”

    炎天祭也知道秦正是不会好好配合的,他对着那两个年轻人说道:“我们两个认识这老头吗,如果不认识我就把他杀了。”

    明心一听就有些急了,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那晚是闯虬仙教的是我们。”

    炎天祭说道:“这件事不重要了,你告诉我你和明鹏远有什么关系就行了。”

    明心其实已经想好了,大大方方承认就是了,没有必要再隐瞒了:“明鹏远是我爷爷,这儿就是我的家。”

    秦正其实也没有想到明心会这么痛快地说出自己的身份。炎天祭这时说道:“痛快,那我也痛快点,你自废武功,我就放了他。”

    秦正一听,急忙说道:“不行,千万不能听他的。”

    明心当然也不会那么做,不过看来这事已经没有这么简单了,炎天祭显然把秦爷爷当作要挟自己的资本了,只不过堂堂一个教主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明心想的是逼炎天祭出手,那样就有机会救出秦爷爷了。明心突然加快冲向炎天祭,试图逼迫炎天祭出手。

    炎天祭没有冲动,说道:“你要动手我就先杀了他。”

    明心停下了脚步。他现在确实处在两难的境地,不知如何是好,而这时虎子和丁小鱼也到了。炎天祭这时说道:“看来那晚的人都到齐了,我也省了不少精力去找了。”

    清浅将眼下的情况和他俩说了,他俩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秦正对他们喊道:“你们不要管我了,不要因为我这个老头子坏了大事。”

    这时明心说道:“你放人,我跟你走。”

    秦正一听,向着明心吼道:“不行,你现在必须走,还不是时候。”

    炎天祭说道:“不行,你轻功太好。”

    明心确实不知该如何处理了,而炎天祭却有些洋洋得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