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炎天祭出来后在无数的火把映照下,一个少年、一个大汉、一个女人和一个乞丐出现在了他眼前,这种组合怎么看都觉得奇怪,江湖上也没有听说有这么几号人。还没等炎天祭发话,水一卓手一挥身边的几个人就冲了上去。

    四个人都出手了,很快冲上来的几个人就都趴在了地上,痛苦的叫着。这并没有让炎天祭和水一卓感到意外,没有两下子也不可能闯这龙潭虎穴。水一卓一个凌空展翅跳上前去,炎天祭还是只站在那里看着,没有动。

    虎子认出了水一卓,此人的功夫还略在自己之上,不能小觑。虎子刚要准备上,结果顾清浅抢先了一步,一柄玉笛向水一卓攻去。顾清浅的功夫和虎子差不多,因此对战水一卓可能不占优势。

    水一卓一看一个女人向自己攻了过来,还是有些吃惊的,就这么瞧不起自己吗。水一卓也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就会手下留情,况且自己的岳父正在看着呢。水一卓的刀很快,顾清浅的玉笛也很快。顾清浅身形飘逸、又用玉笛,易容成女人还真有一份婀娜妩媚之态,不过出招可是没有一丝丝的柔情,也是招招果断、直击对方要害。

    明心观察着两人,两人你来我往,一个动作多变,一个动作迅捷,谁也不落下风,看来清浅的功夫又有长进。炎天祭也在观察,这下他可有些惊讶了,一个女人竟可以和一卓争个高下,那另外三人的功夫可想而知了,看来今晚是非要自己动手了。

    百招之后,顾清浅稍微有些弱势,一个不小心被划破了衣服,顾清浅顺势退了下来。水一卓也没有继续进攻,稍微退了几步,毕竟这还没到拼个你死我活的地步。他俩刚结束,炎天祭从天而降,犹如猛虎般落在了他们的面前,那冷峻的脸庞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犹如可怕,像是死神一般,随时可将人的性命带走。

    明心他们向个也被炎天祭的气势震慑了一下,不过他们很快就做好了战斗的姿势。炎天祭铿锵有力地说道:“不知几位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炎天祭这样一问,他们本来都做好的打斗的准备了,结果还要回答个问题,不过他们好像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这时明心说道:“我们就是来打架的,不为别事。”

    “那就陪陪你们。”炎天祭的话刚完,明心他们几个瞬间就感受到了压力,似平地起狂风般,拳风向四人压了过来。丁小鱼脚步不稳,向后退了一步,而这并未逃过炎天祭的眼睛,看来还有比女人弱的。

    明心他们四人也迅速闪开,将炎天祭围了起来,大战一触即发。炎天祭瞧着四人,觉得那满脸胡子的大汉应该功夫不错,块头很大,满脸无所畏惧的样子。炎天祭先行出手攻向虎子,单拳似火光闪电般似能穿透一切。虎子丝毫不惧,双掌接单拳。明心怕虎子吃不消,大掌向炎天祭的臂膀挥去。顾清浅和丁小鱼也同时出手了,一时间炎天祭与四人同时交上了手,大有狂风暴雨闪电雷鸣之势。

    虎子双掌反击,明心移形换位攻炎天祭下盘,而顾清浅和丁小鱼合力进攻也并未近其身。虎子这次用足了力量,他的功力已有师父的十之八九,这力道下去也让炎天祭感受到了力量。明心的速度很快,飞腿无影让炎天祭有了双拳难敌四手的感觉。这种情形下,近距离的打斗确实让炎天祭不占优势,虽说也不至于身处弱势。

    炎天祭几招大开大合想脱离近身,明心步伐飞快,竟绕到炎天祭的身后双掌劈下。炎天祭也觉察到了身后的攻击,他没有想到此人的速度竟这么快,不过炎天祭也没有躲闪。明心双掌击中炎天祭的双肩,却像是击在一块铁板上一样。炎天祭之所以没有躲闪,那是因为他用“神龙之力”护住了自己。炎天祭将这股刚猛这气移至身后,一般的攻击并不能伤他分毫。

    明心一击无效就迅速撤离,回到了他们中间。炎天祭小试一下后决定和他们正儿八经地玩一下,他开始提升自己的“神龙之力”。明心他们感受到了强大的气场,火把上的火焰也被吹得乱飞,真正的狂风骤雨要来了。

    明心他们也在提升自己的内力,明心直接将自己的“绝无心法”提升到“无悔”的境界。炎天祭的神龙之力化虚为实,化气为力,一出手四股强大的气力向他们攻来。明心借“幻影步法”凌空踏步,飘逸自如向炎天祭攻来。虎子双掌大开击溃来袭之气,顾清浅和丁小鱼的身法都很快,皆躲闪了过去。

    明心一马当先,冲到了炎天祭的身前。炎天祭一边应对一边看着这有些熟悉的功夫,不禁有些怀疑,天下还有谁有这样的功夫吗?炎天祭依然稳如泰山,明心前后左右上下向为炎天祭进行攻击,也没有找到可以突破的地方。不过炎天祭并非毫无损失,明心强劲的攻击让他不断提升自己的“神龙之力”,而现在他已提升到了第五重“飞龙之力”的境界。

    虎子他们三个也大踏步地向炎天祭这边冲过来。炎天祭一看,这不又要被恶犬围攻了吗。炎天祭一个旱地拨葱,动作干净利落已是冲天之势。明心和虎子几乎同时隔空出掌,炎天祭以掌应对,掌气相撞,强劲的冲击使得周围的人都后退了几步。顾清浅接着飞身持玉笛向炎天祭刺去。炎天祭再次凌空转身,向顾清浅迎面而来。

    短兵相接几招后,顾清浅手里的玉笛差点脱手,只得先行后退。炎天祭紧追,明心和虎子迎了上去,不过没想到的是炎天祭避开两人。炎天祭直向丁小鱼而来,以“神龙之力”竟抓住了丁小鱼。丁小鱼被虚空拎起,然后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在丁小鱼落地的一刹那,有一个人飞身冲向他身边,不过这个人不是救他的,而是要抓他的,那就是一直在旁边观看的水一卓。水一卓想趁机抓住一个人,日后好探出这些人的身份。在他看来,今晚来的这四个人太奇怪了,其中有些人的功夫之高令他无法想像,他也想不明白江湖上还有这几号人。

    明心一看丁小鱼受伤了,也抓紧往那里去,当他看到还有一人往那里赶时就急用“幻影步法”,速度之快再一次让炎天祭感到了惊讶。明心在水一卓赶到之前将其拦了下来,连续飞腿向水一卓攻来。明心的飞腿用了上“幻影步法”,飞脚无影踢得水一卓连连后退。此时顾清浅已来到丁小鱼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丁小鱼伤得并不重,看来炎天祭也没有下死手,估计也是想留下活口。

    在水一卓被明心击得应接不暇时,明心也被挡了下来。炎天祭站在了明心的面前,明心也停止了进攻。炎天祭这时说道:“明鹏远和你是什么关系?”

    明心此时也知道了,炎天祭是看出了自己的“绝无心法”了。明心没有回答,此时他有的只有愤怒,他继续提升自己的“绝无心法”,提到了最后一重“无天”的境界,此时所有人都感受着这强大的内力。炎天祭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可以将“绝无心法”练到这等境地,甚至当年的明鹏远也未必赶得上。炎天祭也将自己的“神龙之力”提升到了“亢龙之力”的境界,他要与眼前的这个人好好较量一番。

    在周边的人看来,这似乎已经不是两个凡人的对决了,两人手上都没有兵器,但有速度、有力量,两人每出一拳都是地动山摇,每一掌的掌风也能伤及周边人的性命。虎子、清浅、丁小鱼以至水一卓都看呆了。两人从地上打到空中,明心飘逸如仙,身形无影,炎天祭犹如巨神,刚猛有力,一时间让人看得天花乱坠,仿佛忘记了身在世间,忘记了生死。

    顾清浅照顾着丁小鱼,虎子时刻提防着他人。众人看了一会儿,这时明心突然从空中倾斜落下,直接落到了虎子他们身边,连连又后退了几步。明心一落地,就对虎子说道:“掌风掩护,快走。”

    明心和虎子四掌飞起,掀起一阵狂风。明心让虎子他们三个快走,炎天祭一看就是想逃的样子,顶风而上想拦下他们。

    炎天祭刚到跟前,一人出手拦住了他。明心并没有走,他让虎子他们先走了。明心再次与炎天祭交战了几个回合,不过他并没有恋战,几招过后借“幻影步法”跑了。炎天祭知道自己是追不上的,也就没有追。虽然今晚他没有失败,但他很失落。

    明心追上了他们,他们又溜回了客栈。丁小鱼只是受了些外伤,并无大碍。明心他们也没有赢,不过还可以,超越以至击败炎天祭是迟早的事。

    炎天祭是一夜无眠,真正感受到了危机的存在。天刚亮,炎天祭就把水一卓叫来了,告诉他去把秦正请来。炎天祭当然知道明鹏远和秦正的关系,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动他也是为了自己的江湖名声,但现在地皇刀也出了,更重要的是昨晚的事,因此就有必要请秦正来问个明白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