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下半夜正是人睡得正香的时候,这家客栈突然起火了。明心他们醒来感受到热浪时,这火已经很大了。这下他们知道这客栈里为什么没有人了。顾清浅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火是龙四海放的,不过眼下还是先脱身要紧。

    明心和虎子用大风掌法,用掌风扇开了大火,打开了一个缺口,顾清浅纵身一跃从楼上跳了下去,紧接着明心和虎子趁机也跳了出去。等三人落地,这时也看到了客栈周边围着一群人,看样子是龙海帮的人。

    龙四海受了伤又损失了大笔钱之后当然愤怒不已,此人面孔很生,不像是本地人,因此安排人四下在酒店、客栈等地方查找此人的人信息,同时邀请虬仙教人另一个爪牙黑蛇帮的人前来。黑蛇帮的人身上都纹有一条黑蛇,这些人出手狠毒,专做暗地里的一些生意。因黑蛇帮的名声太臭,因此虬仙教并没有公开招安,只是在暗地里扶持,替自己解决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当然龙四海请他们来也是掏了不少银两的。

    龙四海的人还真打听到了有一个少年模样、拿着玉笛的人在一家客栈里住了几天,因此龙四海让人威胁客栈的掌柜。客栈掌柜就清空的店里的其他客人,也只能盼着自己的客栈少点伤亡,少点破坏,不过没想到的是龙四海竟然是火烧自己的客栈。

    明心他们三个下来后看来围着一圈人,也就都知道了这些人应该是来向顾清浅寻仇的,不过他们是万万想不到又多了两个人,两个功夫更高的人。

    这些人当然不是他们三个的对手,很快就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顾清浅决定借机直接铲除这个称霸一方的黑恶帮派,他们三个来到龙海帮。虎子一掌就将大门击倒了,三人径直走了进去。里面的人认得顾清浅,也吓得纷纷躲避。这时龙四海出来了,他因为伤还没好就没有去客栈的现场,不过看到这眼熟的人又到了自己这里,也吓怕了。

    顾清浅一指,说道:“这就是龙四海。”顾清浅还没有动呢,虎子大步向前,一手将龙四海抓住直接扔了过来。这一下可是将龙海的其他人吓坏了,开始纷纷逃命。

    龙四海刚喊出“好汉饶命”这样的话,明心凌空一掌就拍死了,三个就走了,留下了一个空空的院落。几天之后附近的人纷纷来这里搜刮财富,等虬仙教的人知道,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甚至连龙四海的尸首都被砸得面目全非了。

    这事之后明心他们三个闯虬仙教的想法也是越来越强烈了,不过这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事,这并不是孤注一掷的一次行动,因此还要做好万全之策。现在明心想到了另一个人可以帮助他们,此人就是丁小鱼。因为他们即使穿夜行衣进去,以炎天祭的能力也会将他们的夜行衣撕下来的,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易容,而这正是丁小鱼擅长的。不过丁小鱼行踪不定,确实不好找他,还有就是虎子最好别去豪州了,毕竟那里是青灵派和少盟会的地盘。

    明心与他们两个人商议下,他想自己去找丁小鱼,让他们两个去注意下虬仙教的一些动向。虎子和顾清浅觉得也行,他俩就在离虬仙教不远的客栈住了下来,明心独自去了豪州。明心也暂时也不知道如何去找丁小鱼,因此他还想趁机去下长鹰门。

    明心到了豪州后先去了长鹰门,也如愿见到文苓月。两人都很高兴,相互聊了一些近期的一些事情,不过明心没有告诉她他将要闯虬仙教的事,也是怕她担心。相聚总是短暂的,离别时明心问文苓月知不知道一个叫丁小鱼的人。

    文苓月还真知道这个人,她也欣赏此人的侠义与不羁的作派。明心这样一问,她还真知道一个丁小鱼常去的地方,在豪州城西边不远处的一个乡村里,是一个叫庆园的村子。她让明心去那里看下,丁小鱼经常会去看一对老夫妇。听说是有一次丁小鱼受伤,来到这个村子里后这一对老夫妇收留他,从此以后就对这对老夫妇以父母视之。

    明心惜别文苓月后就往那个村子里赶,经过大半天的行程他到了那个叫庆园的村子,来到村子后他就打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丁小鱼的人,结果呢这里的人家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

    明心可就奇了怪了。

    文苓月肯定是不会骗自己的,明心就试着换个问法,问有没有一个外来人经常来这里的一对老夫妇家里。这样一问,果然就有人知道了,明心问的那个人他们叫他水哥。明心一听觉得这应该就是丁小鱼了,鱼儿离不开水吗,还真会给自己起名字。

    明心来到那老夫妇的家里,家里收拾得不错,还很整洁,院子里种着些花花草草的,养着鸡鸭,乍一看还真像个小的世外桃源。明心去的时候丁小鱼不在这里,只有这老夫妇,明心就说自己是水哥的朋友,好长时间没见了,也不知他去哪里了,就想到来这里找一下他。

    那老夫妇一听,就赶紧招待明心,不过他们也不知道水哥什么时候回来,此时天已晚了,他们就让明心在他们家住下了。明心也没其它地方可去,也就在这里住下了。

    第二天明心一早就起来了,漫步在院子里,呼吸着早上清爽的空气,闻着乡间弥漫着的草木清香,听鸡鸭相鸣、小狗吠叫,这里没有那么多的争吵、争斗,真是一片人间乐土。

    明心又自己畅想了一番,要是能和文姑娘在这里一起生活,岂不美哉。不过想归想,眼下还是有很多事要做的,这样美好的日子只能寄托在未来了,希望以后也能和这对老夫妇一样,和文姑娘一起在这样的乡间生活到老。

    明心在这里呆了一天,没有见到丁小鱼来就有些烦躁了,主要是他也不知道这丁小鱼什么时候来。明心又问了这老夫妇,上一次水哥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说差不多半个月前,正常来说这几天很可能会来,除非有事,那样的话就说不准了。

    明心也没有好办法,只能再等等看了。这老夫妇对于明心的到来非常热情,尽可能地把家里的好东西拿出来给明心吃,这也让明心实在是过意不去,和明心说一些水哥的事。水哥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给他们带一些好吃的,还给他们留一些钱,他们老两口很知足,也没想到会碰到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

    明心觉得丁小鱼是个真正的侠义之士,听到这些他也很是钦佩。又到晚上了,看来这一天又要结束了,夕阳快要西下了,这老夫妇做好了饭菜正好招呼明心一块吃饭,这时明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明心定眼一看果然是丁小鱼。他先迎上去,叫了声:“水哥,好久不见啊!”

    丁小鱼一看,不禁疑问道:“小兄弟,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明心接着说道:“先吃饭吧,你看婆婆都做好饭了。”

    丁小鱼又问了一句:“你刚才叫我什么?”

    “水哥啊,不都是这样叫你的吗?”

    丁小鱼也没说什么,就进屋了,两人吃着饭就聊了一会儿以前的一些事,当然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就没有当着老夫妇的面聊。吃过晚饭,明心和丁小鱼就来到了院里闲逛,这时丁小鱼问道:“你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明心就把想闯虬仙教的事跟丁小鱼说了,想让丁小鱼帮他们易容。丁小鱼一听,说道:“这事容易,不过这事我得参加,虬仙教及投靠他们的一些帮派简直是坏事做尽,早想教训教训这帮兔崽子们了。”

    第二天,明心就和丁小鱼走了,两人直接赶到了随州来到了虎子和顾清浅住的客栈。明心给他们相互介绍后就问了他们近期虬仙教有什么动静吗。顾清浅说了一下近期的情况,炎天祭似乎一直闭门不出,自两人大战以来,整个虬仙教好像没有什么大的动作,连看守神武门的虬仙教的人也少了许多。

    其实炎天祭回来后确实低调了些,这一大战下来,天下第二估计谁也不会和他争了,但地皇刀一出他不能不考虑下江湖的影响,其实他这段时间一直未露风头,不过也时刻关注着江湖上的一些风声。

    他们决定今晚就要行动,丁小鱼开始给他们易容,在来这里时就带上了一些易容需要的东西,各种刀子、剪刀、胡子、眉毛等让他们三个甚为好奇。丁小鱼与他们三个交流下,他想把顾清浅易容成少女、将虎子易容成满脸胡子的大汉、将明心易容成落魄的书生,将自己易容成乞丐。明心他们三个觉得挺好玩的,想想这样四个人凑在一起也是有意思。易容并不是件简单的事,丁小鱼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全部弄好。易容的过程不能随便乱动,他们三人感觉比打个架都累。

    到了晚上,明心他们四个悄悄潜出客栈,直往虬仙教去。

    四人翻墙直接进了虬仙教,当然也不怕引起动静了,他们来就是为了制造动静的。很快,虬仙教的人就发现了他们,一时间数不清的人拿着大大小小的火把就把他们围了起来。真正的大人物炎天祭也出来了,在他出来之前水一卓已经出来了,自三大长老死的死、残的残之后,水一卓就一直住在虬仙教里。炎天祭也很好奇谁会闯进这里来呢,是觊觎地皇刀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