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明心想去找一下虎子,这时虎子也知道了谈星河与炎天祭大战还有地皇刀的事。虎子也想离开了,他想助力明心一起重振神武门,夺回地皇刀。

    明心是大白天去的白虎堂,来人通报后虎子就出来了。因为还有另外两位堂主在这里住着,虎子就和明心来到了附近的酒楼里。虎子坐下后就和明心说了想离开的事。明心也说这次来也是想说这事,不过眼下青灵派和虬仙教刚较量了一番,就有人离开,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估计谈灵飞也不会答应,毕竟你现在你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

    “那怎么办?”虎子问道。

    “这样吧,”明心说道,“我觉得用不着当面说谈灵飞说这事,我给你写信纸条放在屋里,也算是告别吧。不过不管怎么样少盟会都会找你,你需要先躲避一段时间。”

    虎子一听觉得也行,于是从掌柜那里借了笔墨,明心写下“后会有期江湖再见”交给了虎子。到了晚上,虎子将字条放在了自己卧室的桌子上,趁着夜色就离开了。明心在外面等他,两人已经商量好直奔小山上去,那里还有虎子日夜惦记的“惊风棍”。

    第二天白虎堂的人迟迟不见堂主出来,就贸然进屋去看了看,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桌子上还留下了一张纸条。住在这里的另两位堂主就把情况报告给了谈灵飞。谈灵飞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虎子为什么要离开,但不管怎么样这对于少盟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这下少盟会又少了两位堂主。

    明心和虎子回到小山上后高兴得不得了。虎子感觉自己就像是笼中的虎,一下子自由了,当然这里确实也承载着他们太多的过去。几天来,虎子一直在练习“惊风棍”,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在明心看来,虎子已经有了师父的样子。

    两人在小山后住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又有一个人来到了这里,这个人就是顾清浅。原来顾清浅母亲林羽舒也听说了谈星河和炎天祭大战的事情了,她也想了解下情况,对于神武门的事情,她也想出份力,还有就是对于司空白救浅儿一事一直心存感激,想要当面感谢,再者浅儿也想明心和虎子了。

    林羽舒就带着顾清浅先来到了司空白的神药谷,结果在这里见到了云景风,云景风就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林羽舒,这下更加坚定了要帮助明心重振神武门了。

    顾清浅听了后也更想见到他们了,林羽舒也同意了,毕竟孩子大了,也该闯一下江湖了。不过这云景风也不知道明心现在在哪里,就把小山的位置告诉了他们,就这样林羽舒就自己一个人回去了,并且让清浅也剑先放在神药谷,以避免惹是生非。这把剑是林羽舒亲自给清浅打造的,起名水影剑,剑身轻薄锋利,是一把锋芒绝世的好剑,。

    顾清浅就只带着玉笛自己去了小山上,不过那时候明心和虎子并没有在小山上,因此他就在附近的客栈住了下来。隔三差五地去了几次也都没有见到人,但自己又不知道该去哪里。

    这天顾清浅在小饭馆里吃饭,就又听人说起了谈星河和炎天祭打斗的事,两人也是描述得神乎其神,似是神仙打架一般,不过后来两人也是感慨,要真是虬仙教统一了江湖,那应该是没有好日子过了。自从神武门被灭,虬仙教入驻以来,对于一些江湖门派、商贾商贩的压榨也是越来越厉害了,尤其是曾和神武门关系密切的一些势力。还有听说昌兴镖局因为没有及时交上钱,结果虬仙教的走狗龙海帮的人直接去胡奎家里抢了不少宝贝。以前龙海帮算个屁啊,不就是当虬仙教的狗腿子才越来越放肆的吗。

    顾清浅听着“龙海帮”这三个字有些熟悉,仔细想了想,好像这个帮派就在这附近,前几天在大街上还看到有人着穿的衣服上有“龙海”的字样,当时一看就不觉得是好人,你是地痞流氓。

    顾清浅也觉得自己闲来无事,不如闯一下龙海帮玩玩,也是为民除害。吃完后顾清浅就开始打听龙海帮的位置,还真是离这里不远。溜达着来到龙海帮的附近,顾清浅先从门前走了一下,从外面看气势雄伟,房屋都很新,像是新盖的,看来这几年是抢了不少。

    顾清浅又在晚上的时候来附近看了一下,从外面看里面灯火通明的,这火烛就像不花钱一样,像是个有钱的大户人家。既然这样,顾清浅心生一计,那就先不看了,不是有钱吗,不是喜欢灯火通明吗,那就先烧一烧,让火来得更猛烈些。

    顾清浅直接闯了进去,自然惊动了里面的巡逻的,这些巡逻的手里还有的拿着火把。顾清浅上去三下五除二将他们打晕,拿起几个火把就往一座偏房里扔去,很快就从里面烧了起来。顾清浅也一溜烟走了,只听见后来传来一声声救火的呐喊声。

    顾清浅幸灾乐祸地回到了客栈,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早饭也没有吃就来到龙海帮的附近,只见那间偏房已经烧得不像样子了。不少从附近路过的人也在偷着指指点点的,估计心里都在偷着乐吧。

    龙海帮的帮主可是正在气头上,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龙海帮的帮主叫龙四海,龙四海手下有个得力的助手叫金大彪,就是当年差一点被青灵派的灵木、灵炎法师杀死的那位,后来炎天祭就把他安排到了这里。

    龙四海派出大批人捉拿凶手,不过顾清浅出手太快,又是大晚上的谁也没有看清他的模样,因此一堆人也就无所收获。不过有些人还趁机敲诈勒索了一些钱财,一些商贩也是有苦难言。

    顾清浅像个谦谦公子、软弱书生一样在大街上看着龙海帮的一些所作所为,就又心生一计。吃过晚饭后他跟踪着两个喝了酒的龙海帮的人,走到一个小胡同时将一人打晕,同时拿着刀架在了另一个人的脖子上,那人吓得都快要站不住了。

    顾清浅厉声问道:“你们抢来的宝贝都藏在哪里了。”

    那人吓得快要不会说话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有些有些在龙帮主的屋里,还有些在在一个地下秘室里。”

    “地下室在哪个位置,快说。”

    “在在龙帮主的卧室下面。”

    顾清浅一听这倒有些麻烦,接着一掌将此人拍晕,扒下此人的衣服就走了。到了晚上,顾清浅穿上龙海帮的衣服就来到了龙海帮的大门前,看门的一看穿着自己帮派的衣服就觉得是自己人,但一看又脸生,就问道:“你是龙海帮的?”

    顾清浅说道:“我是,不过我是新来的,你们快通知帮主,我们发现昨晚纵火的凶手了,不过此人好像功夫高强,还有两个兄弟在盯梢呢。”

    那看门的一听,也不管眼前这个人是真是假了,就冲了进去向帮主汇报去了,这人也不想想有这好事为什么眼前这个人不去汇报呢。

    顾清浅也顺势进了门,就往里走了走。这一天没有什么收获,龙四海还在气头上呢,这时有人来报说是发现了纵火的人,恨不得立即抓来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接着就招呼手下的好手往外走。

    那个汇报的人跑在前面,来到顾清浅面前,说道:“快快带路,帮主要亲自捉拿此人。”

    顾清浅一听,看来帮主是真来了,抬头一看,看到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走在前面,后面还跟着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向这边走来。

    顾清浅先迎上去,不过他可不是带路的,他向龙四海出手了。龙四海对这突然的袭击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很快也反应过来了。龙四海会得一手硬家功夫,顾清浅连击几掌似打在了铜墙铁壁上一样。这时龙四海身边的几个人也将顾清浅围了起来。

    顾清浅不清楚这些人的功夫如何,因此一上来便出手重了些,只见身形飘忽不定,手里的玉笛也拿了出来,一时间周围的人非死即伤,金大彪也被打断了胳膊。龙四海虽说还能应对几招,但顾清浅的速度很快,在连续的进攻下也防守不住了,玉笛直接穿进了锁骨,疼得他没有了力气。这时顾清浅说道:“我不要你性命,我就是弄点钱花。”

    龙四海一听,看来这下命是应该保住了。就咧着嘴说道:“好汉,你早说啊。”

    顾清浅说道:“你也没给我说的机会啊,这样吧,你让人搬三箱银子来,然后给我撒到大街上。”

    龙四海一听,直接懵了,问道:“好汉,你这是要干什么?”

    顾清浅将玉笛往龙四海的喉咙处一伸,说道:“照做就行,等会儿我出去捡两块就行,不过我走了你们也不要收,要不然就将你的命留在大街上。”

    龙四海只能安排人乖乖照做了,在漆黑的夜色时分,伴着微弱的月光,一箱箱白花花的银子撒在了大街上。顾清浅遵守了诺言没有杀龙四海,临走前他也告诉龙四海要他遵守诺言。第二天一大早有人看到大街的白花花的银子,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叫,不过很快就被哄抢了。龙海帮的人看着也没办法,自己的帮主还在养伤呢。

    顾清浅做完这件事后就来到了小山上看看明心他们有没有可能在这里,结果就在这里碰到了他们。明心和虎子见到顾清浅后非常高兴,顾清浅就把怎么来的告诉了他们,同时也把教训龙海帮的事说了出来。明心和虎子听了也觉得大快人心。明心听到这件事后又萌生了一个想法,他说道:“要不我们干件更大快人心的事试试,一起闯下虬仙教。”

    虎子和顾清浅一听,觉得明心的这个想法太大胆了,不过还是觉得这事很刺激,就都表示了同意。不过这事还得细细考虑下,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三个在小山上聊了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三人一块下山了,毕竟顾清浅没有住过这么简陋的地方。他们到了顾清浅所住的客栈就住下来了。不过明心住下后感觉有些奇怪,感觉这客栈里好像没什么人住,不过也没想这么多。顾清浅也有同感,自己在这里住了几天了,好像今天的人格外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