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谈星河对着炎天祭说道:“炎掌门,这腰牌怎么会在你那里,莫非你知道这位堂主身在何处?”

    炎天祭没想到自己被反咬一口,说道:“这块腰牌是在神武门里发现的,我有几十个兄弟死在了那里,还有两位长老也是一死一伤。”

    谈星河说道:“在神武门里发现的,难道你的人去神武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云景风这个人,容易冲动。”

    炎天祭接着说道:“不过这次袭击我们的是两个人,功夫之高也远在云景风那个老头子之上,这江湖虽大,可哪里有这样的高手呢。”

    “看来炎掌门定是要将这脏水泼到我青灵门的头上啊!”谈星笑着微微说道。

    这时炎天祭将手一挥,说道:“将人带上来。”这时只见虬仙教的人押着蝎子来到了前面。

    谈灵飞一看,抓紧和父亲说道:“这就是我们被绑走的堂主。”

    谈星河对炎天祭责问道:“炎掌门,这是什么意思,公然绑我的人,还是来找我算账,这是何道理啊。”

    “这是你的人不假,但也是我虬仙教的叛徒,出卖杀害自己师父的人,你们青灵派还真是什么人都要啊。”

    “既然如此,你们教中的叛徒自己处置就好了,兴师动众来我青灵派又是何用意啊。”

    “谈掌门,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聋作哑啊,就这小兔崽子能杀得了玄螭?”炎天祭又对着蝎子接着说道:“来,你当着大伙的面说说,你和谁一起杀了自己的师父。”

    炎天祭这一问,这难题可就到了蝎子那里了。这些日子以来,虽说死这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求生的欲望总让他思考如何活下去,即使死也不能白死。眼下天下数一数二的门派竟然将焦点都聚焦在了自己身上,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荣光。

    在来青灵派的路上,蝎子就想自己肯定是去对质的,如果承认玄螭的死和自己、和青灵派有关,那就是得罪了两大门派,自己必死无疑了,但如果否认了呢,那就只是得罪了虬仙教,说不定能活下来。

    这时蝎子说道:“我没有杀师父,此事更与少盟会无关,是他们逼着我要陷害少盟会的。”蝎子的话一出,虬仙教的人可就炸了锅了。炎天祭更是怒不可遏,伸手就想一掌毙了蝎子。

    谈星河手掌一挥,一股掌中之气似无形之剑向炎天祭袭来,同时说道:“炎掌门这是要当众杀人灭口吗?”

    炎天用掌将这掌气击散,顺口说了一句:“谈掌门的‘乾气大法’果然厉害,这是要公然干涉我处置叛徒吗。”

    “炎掌门的‘神龙之力’也精进不少啊,此人也是我少盟会的人,炎掌门这是要置我颜面何在啊?”

    蝎子听到他俩的对话,看来自己是有活下来的机会了,接着他又突然大喊道:“谈掌门,救我啊!”这一喊可就更让谈星河不得不管了,这是公开承认自己是青灵派的人了,当然炎天祭也更恼怒了。

    炎天祭怒道:“我今天非宰了你这个兔崽子不可,我看看谁敢拦我。”说着提着手里的雷鸣爷就往蝎子身上砍去。谈星河迅捷如电,手里的天青剑挡下了雷鸣斧。众人看到天青剑也出现了,都屏住的呼吸,看来今天可以看到这两大顶级高手、两件绝世兵器的较量了。

    天青剑最耀人眼目的就是剑身发出的淡蓝色的光,在阳光下显得愈加神秘。整把剑长近五尺,剑身宽广并镶嵌有金丝龙纹。

    雷鸣斧是柄巨斧,同样霸气外露,此斧有两个一大一小的斧头,斧身雕刻有猛虎细纹,栩栩如生,似随时可跃出吃人一样。

    谈星河和炎天祭其实都想和对方较量一下,以试探下对方的实力。谈星河用天青剑拦下了自己,炎天祭也觉得没什么好客气的了。炎天祭将手中的雷鸣斧一压,谈星河立马感受到了此斧似有千斤之力,这也意味着炎天祭在不断提升自己的神龙之力。

    谈星河抽剑再刺去,只见青光闪耀,剑花如飞,直接压到炎天祭的眼前。炎天祭提斧横挡,只见巨斧似木头般轻盈在手中旋转,纷纷剑花击打在雷鸣斧中,似雷劈长空,发出阵阵刺耳的嘶鸣。

    谈星河脚步轻踏,向后跃数丈之远。谈星河以退为进,与炎天祭拉出距离,同时凌空出剑。剑如飞雨,剑气如风,这强劲凌厉的剑气让周围的人觉得自己如蝼蚁般,死生皆命,绝无抗争的可能。

    炎天祭自然不能示弱,手中的雷鸣斧直接飞了出去,以“神龙之力”御斧,此斧狂舞,犹如巨盾,挡在了炎天祭的面前,似在狂风骤雨中创造出了一片宁静。谈星河再次提升自己的内力,提升到了“素天之气”的程度,此时剑气更烈、更猛、更有杀气。炎天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稍有不慎自己可就粉身碎骨了。

    这注定将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对决,双方的力量都越来越强。谈星河和炎天祭都为对方的攻击为之色变,看来这些年谁也没有荒废自己的功夫。

    雷鸣斧顶住强劲的攻击,向谈星河那边缓慢移动,看来炎天祭已经将“神龙之力”提升到了亢龙之力”的程度。谈星河决定不再漫天攻击,在收力的同时似人剑合一,以剑锋对巨斧,向下刺了下来。天青剑的剑尖刺到了雷鸣斧的斧头上,强大的力量让两件神兵利器以硬碰硬,发出的声音似雷鸣般,欲要撕裂周围的一切。

    炎天祭这下可真正感受到了压力,只见他平地升飞,雷鸣斧突然向谈星河的侧身攻去,当然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胸口大开,也给了谈星河机会。谈星河见状,也撤剑回防,他并不想现在直接杀了炎天祭。雷鸣斧偷袭不成,被天青剑挡了下来,炎天祭借力收回雷鸣斧,两人在空中大战了起来。

    两人在空中的打斗让人看得眼花缭乱,那乱飞的杀气也让人避之不及。两人百招过后,谈星河渐渐占了优势,炎天祭的步步退后。突然炎天祭手里的雷鸣斧飞了出去,不过这次可不是有意为之,而是被天青剑击飞了。谈星河急忙收剑,而炎天祭则怒火中烧,他没想到自己手中的兵器竟能被谈星河击飞,这样还有何颜面立于江湖,还想称霸一方。

    炎天祭突然向马车那边飞了过去,直接用神龙之力将马车提了起来,此时只见一辆车在空中向炎天祭飞来。谈星河此时已经落地,见此情形也大为惊讶,不知炎天祭要做什么。这时只见马车突然在空中解体,碎片散落在空中似放了烟花般。

    炎天祭的手里又多了一把兵器,那是一把刀。谈星河认识,那是地皇刀。虽说多数江湖人知道地皇刀在炎天祭的手里,不过当众拿出来还是让大家震惊了一下,这也就意味着炎天祭公开承认了神武门灭门这件事与他有关,也势必会引起一些反对的声音。

    炎天祭也用上了最大的力量,只见地皇刀脱手,犹如猛虎下山般向谈星河飞去,似要劈开天地。天青剑也从谈星河手里飞出,似蛟龙出海般冲地皇刀而去。这下周围的人更开了眼了,不过他们也嗅出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味道。

    地皇刀一出似乎扭转了场上的局面,猛虎与蛟龙在空中缠斗,谁也不惧。虽说天下兵器天青剑排第一,地皇刀列第二,但其实两者皆在伯仲之间。

    剧烈的争斗让太阳也失去了光芒,天空也暗淡了下来。这时炎天祭也找到了一较天下的信心。谈星河也真真感受到了压力,他并不想将自己的“乾气大法”提升到“玄天之气”的境界,这是一种搏命的打法,是将人、剑、气合一,天下将无人阻挡,此招用后自己的内力将大为受损,因此必须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目前形势下,如果真的击杀炎天祭,自己功力大损,那江湖上的其它势力就成了坐山观虎斗了。

    谈星河全力维持着场上的局面,既无优势也无劣势。炎天祭想取得一点优势也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此时头脑也渐渐冷静了下来,知道今天来不是为和谈星河争个你死我活的,因此渐渐卸了力。谈星河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两人形成了一种默契,将各自的兵刃缓慢收回,一时间杀气不在,似整个天地都在慢慢安静下来。

    谈星河说道:“炎掌门有了地皇刀确实有如神兵相助啊!”

    炎天祭也不加隐藏了,大声说道:“天下神兵利器,本来就应该是谁抢到算谁的,这刀也该到我这里了。”

    谈星河也没言语,看来这意思是有一天也要把我这天青剑拿去了。这时炎天祭又说道:“谈掌门、告辞了。”说完炎天祭转身就要离开,不过一回头又看到了蝎子。只见炎天祭大掌一挥,掌气竟将蝎子的两只手一齐削断了,没杀他自然是给谈星河面子了。蝎子顿时痛苦得大叫起来,炎天祭带着人走了。谈星河也没说话,也转身走了。谈灵飞抓紧时间让人救治蝎子,人虽没死但也是废了,大概蝎子也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炎天祭大战谈星河以及关于地皇的消息很快就在江湖上传开了,一时间众说纷纭。秦正和明心自然也知道了,由此看来炎天祭已经完全不管江湖之道了,既然公开了就可能更加肆无忌惮了。还有从江湖上的传言来看,明心觉得自己还不是炎天祭的对手,再说自己也没有趁手的兵器,不过他还是产生了想挑战一下炎天祭的冲动,也想真正地与炎天祭较量一番。

    不过想法归想法,有冲动也不能盲动,自己真要和炎天祭较量,那就是你死我活的问题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