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这敲门声立马让里面的人紧张了起来,大半夜的谁会敲门呢,还是神武门的大门。

    为害怕又被人调虎离山,虬螭继续守在院落中间,虎螭则带着部分人来到大门处。门打开了,明心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明心没走几步,虎螭就带人将他围了起来。虎螭看着眼前这个全身夜行衣的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可能又被骗了,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怎么看都是个年轻人,不可能是云景风,不过好像别的地方也没有听到动静。

    明心出手了,脚步移,如电闪雷鸣,掌风起,如泰山压顶,被击中的人非死即残,他想短时间内给对方造成大的杀伤。虎螭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模样的人功夫如此了得,出手如此之重。几十招下去,已有十几个人死的死,残的残。虬螭也带着人飞奔过来加入了战斗。

    明心没有停下手,双掌的力量依然很足,脚步变幻莫测,虬螭和虎螭两人合力也近不了身。很快这偌大的院落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了,那些没死还在哀嚎的人也在明心的脚下一个个断了气息。

    虬螭和虎螭两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不敢相信,他们实在想不出来江湖上有这么一个功夫如此之高的年轻人,出手这么狠毒。

    明心已经杀了很多人了,再多两个长老也不在乎,他依旧用“大风掌法”这种简单的功夫,提升自己的“绝无心法”,“幻影步法”更快,掌上也愈加有力量。虬螭和虎螭应对得越来越吃力,实在没想到这小子越战越勇,似乎要把他们吃了一样。

    三人激战正酣,突然又来一个黑衣人进来了。他们三个都暂时停了下来,似乎谁也不认识这个又来的黑衣人,不过虎螭和虬螭觉得这个后来的人更像是云景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晚他们凶多吉少了。

    明心也一时分辨不出这人是敌是友,全身夜行衣,面罩也只露出两只眼睛,不过如果是虬仙教的人应该不会这身装扮。

    明心还没有动,这时后来的人出手了,直接向虎螭和虬螭攻去。几招下去,明心已经知道是谁了,他也加入其中,看来今晚不能让这两个长老走了。

    四人两两相斗,明心独战虎螭。虎螭的大刀虽虎虎生风,但触及不到明心分毫。那后来的黑衣人与虬螭战得不相上下,两人你来我往,谁也不惧。

    明心右手一掌直接将虎螭的大刀拍落地上,刀落在青石板地面上响起一阵清脆的声响。左掌击中虎螭的胸口,将虎螭击飞,右脚将落地的大刀一踢,大刀飞起直接刺入虎螭肚中,一声哀嚎,口中喷血,没叫几声就死了。

    虬螭一看不好,转身就想逃。明心的脚步更快,凌空一掌,虬螭跌落了下来。明心刚要上去给他一掌,那黑衣人拦住了。

    那黑衣人问道:“炎天祭的的‘神龙之力’练到什么程度了,还有地皇刀在哪里。”

    虬螭没有作声,他知道说与不说都是一个死。那黑衣人说道:“死和死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老江湖你应该知道,我可以不杀你。”

    虬螭也明白,对方也是一个老江湖,看样子自己还能有一线生机,如何保证自己不死这样的蠢话他也就不问了,他直接说道:“炎天祭已经练成了,地皇刀他自己收藏着,确切位置我们不知。”

    那黑衣人和明心听着,心里都想着看来炎天祭确实不好对付,这时那黑衣人一掌将虬螭的腿拍断了,同时说道:“你现在可以去报信了。”

    虬螭痛苦地叫了一声,瘸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去。那黑衣人说道:“我们把这些尸首弄出去,别在这里玷污了神武门。”

    明心应了一声,两人就把尸首往神武门外扔。扔完后,那黑衣人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借夜色来到了秦府,进了秦府,两人都脱下了夜行衣。明心说道:“秦爷爷,我知道就是你。”

    那后来的黑衣人就是秦正,自上次进神武门的人被杀后,他就猜到这应该是明心干的,就有些担心明心,不过第二次他没有听到消息也想过可能明心罢手了,不过后来虬仙教又加派了力量,连两位长老都住了进去,就有些不对了,他也担心明心的安危,就去了,结果就碰到他们打起来了。

    秦正也说道:“好小子,胆子也真够大的。不过这下炎天祭该发怒了。你快去休息吧,天也快亮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虬螭受了重伤,拖着断腿,忍着疼痛往虬仙教走去,他也不知道见到炎天祭该怎么说,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估计会被丢弃到一边吧。

    离虬仙教还有不远的路,这时天已经有些微白了,虬螭越想越失落,这样活着还真是让人难受。他停了下来,一掌将自己拍晕,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一早,人们看到一堆尸首被凌乱地被丢弃在神武门门前,这场景确实让人感到恐怖。这个恐怖的消息也飞速地传到了炎天祭的那里,还有虬仙教的人发现了已经昏迷的虬螭长老。

    炎天祭已经怒不可遏了,这个破神武门竟然让他损失了两位长老,现在他身边一位得力的助手都没有。不多时又有人来报,说是在现场发现了一件东西,炎天祭一看是一个腰牌,上面刻有“青龙”二字。这时炎天祭想起蝎子来了,他让人把水一卓叫来,给他看了一下这个腰牌,水一卓识得此牌,这确实是蝎子的,是少盟会堂主的腰牌。

    蝎子的腰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其实这是明心故意丢在现场的。蝎子被人抓走后,第二天明心就去了青龙堂,他想找找有何价值的东西,结果发现在蝎子的腰牌,看来蝎子逃跑的时候确实匆忙。明心将腰牌收了起来,后来就故意丢在了神武门的现场。

    直到第二天,虬螭才醒了过来。炎天祭亲自过来问那晚上的情况。虬螭还极度虚弱,腿也断了,也只能躺在床上。虬螭向炎天祭说了下当晚的情况,不过他并没有说得特别详细。他告诉炎掌门,当晚突然闯进了两个黑衣人,看样子应该是一老一少,不过两人的功夫都极高。我和虎螭也远远不是这两人的对手,当时我俩都受了伤,虎螭为了掩护我逃出来自己一个人死死的拖住了他们。

    虬螭说话的时候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一停一顿的。炎天祭也没有再多追问,先让他好好养伤。炎天祭回去后想了想实在气不过,他招来人马,带上雷鸣斧决定上青灵派讨个公道。炎天祭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出发了,他也在向整个江湖示意他的实力还在。

    青灵派的探子快马加鞭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谈星河,不过谈星河也有些奇怪,不知为何要来我青灵派,不应该去找云景风吗。虽说不知是何原因,但谈星河还是拿出了久违的天青剑,不管怎么说炎天祭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

    秦正和明心也知道了这件事,不过他们对于这两个门派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冲突不感兴趣,他们想知道地皇刀在哪里,因此两人都想到了要夜探虬仙教。炎天祭不在教中,三大长老死的死、残的残,想进入虬仙教并非难事。

    夜色降临,秦正和明心两人穿着夜行衣来到了虬仙教附近,从外面看里面灯火通明,估计也是加强了防守。两人偷偷潜入,到处都有亮光,一时也难以行动,虽说即使被发现以他俩的功夫也能安然无恙,但就不能探到更多的线索。

    两人悄悄地在走着,不过行动实在受限,还有所有的屋里都亮着灯,也不好判断里面有没有人,见此情形,两人决定还是撤吧。既然要走,就没有必要小心翼翼的了,两人凌空踏步向墙外跃去,故意留下了声响,让这里的人知道有人来过。

    这动作一大,这看护的守卫也就看到了,不过也只是看见而已,追是追不上的。炎天祭还在去青灵派的路上,就接到了快马来报,说明昨晚教里进去人了,不过没有损伤。炎天祭心想果然还有抄后路的,看来是想探地皇刀的下落吧,好让全天下的人知道地皇刀在我那里,让全天下与我为敌吧,这谈星河做得也确实太过分了。

    地皇刀确实没有教中,炎天祭随身带着一块去青灵派。炎天祭这一路上有时骑马,有时坐马车,那地皇刀就在马车上。来到青灵山上,炎天祭带人就直接上去了,而谈星河也做好了准备。在青灵山的练功场上,谈星河也是聚齐了人马欢迎炎天祭的到来。

    炎天祭不仅没有受到任何阻挡,还被人引领着来到了练功场,那里有块宽阔的平地,视野开阔风光极好。谈星河一见炎天祭来到,就大声说道:“炎掌门劳师动众来我青灵派,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啊。”

    炎天祭将“青龙”的腰牌直接扔向了谈星河,力量之大,速度之快都让周边的人惊叹了一下。

    谈星河见有东西向自己飞来,也不慌不忙,轻轻地接了下来,就像是从地上捡起了件东西一样。谈星河看了看是个腰牌,问谈灵飞:“灵飞,这是什么东西?”

    谈灵飞一看,说道:“这是我少盟会青龙堂堂主的腰牌,前几日青龙堂堂主被人绑架了,还不知所踪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