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蝎子当然认识明心,只不过没想到此人的功夫竟然到了如此的境界,不过眼下自己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他冲着明心和虎子喊道:“救命”

    蝎子刚一出声,就有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虎子示意明心看看怎么救蝎子,但对于救蝎子,明心确实没有这个心思。

    水一卓见对方也没有进攻,想必对方可能有什么顾虑,不过这时他可顾不上这么多了,他想赶紧离开这里,抓住蝎子就算任务完成了。水一卓掏出两枚烟幕弹,扔了出去,同时他们四人携带着蝎子向后逃离。

    借着火光,他们看到烟幕弹冒出紫色的烟气,虎子和明心都知道这雾有毒,大喊一声:“赶快闪开。”同时两人大风掌起,用掌风将烟雾扇向他们逃离的方向。不过等毒烟散去,他们的人也不见了。

    当天晚上,谈灵飞就知道了这件事,等他带人赶到青龙堂的时候天快要亮了,进入青龙堂内,除了几具尸首外就没见到一个活人,不过尸首里并没有蝎子的。

    谈灵飞又带着人赶到了白虎堂处,白虎堂也有些狼狈的样子,因打斗损坏的东西也不少。虎子和谈灵飞汇报了昨晚的事情,也告诉了他蝎子被人抓走了。对于明心他自然没有提,并且也告诉府里的人不要提及此事。

    谈灵飞觉得这事肯定和玄螭的事情有关,就现在而言,虬仙教不敢明里挑战青灵派,但这样暗里的事情不会少。他离开后直接去了父亲那里,想和父亲说下此事。

    蝎子被带走后,在经历了绝望后就是求生的欲望,不过这个实在是太难了。自己夹在这两个教派中间,自己顶多就算只蚂蚁,被人随手一捏就死了,想来想去,绝望大于希望。

    水一卓几乎没费什么力气,蝎子就把知道的全说了。蝎子跟水一卓痛哭流涕地说,当少盟会知道他是玄螭的徒弟时,他们就胁迫他出卖自己的师父,要不然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们断定前两位堂主的死跟虬仙教有关,因此就想为他们报仇。不过蝎子又重点强调师父并不是他们杀的,当我们围住他时,我故意让出一条路来,让师父跑了,不过没跑多远,又有一个蒙面人出现,那人当场杀害了师傅。那个人的功夫极高,只用了几招便杀害了师父,当时谈灵飞也没有说什么,就带着我们走了,看样子他应该知道那个人是谁。

    水一卓听着蝎子的话,内心里对此人充满了蔑视。玄螭长老怎么会收了这么一个贪生怕死、出卖师父的人当徒弟呢。

    水一卓审完蝎子就去了炎天祭汇报此事去了,顺便问了下怎么处理蝎子这个人。炎天祭随口一说随你吧,这种小事你自己看着办就行。谈宇飞来到父亲那里后也把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谈星河也感觉到青灵、虬仙两教的冲突越来越不可避免了,接着又把谈灵飞叫了过来。

    自从上次少盟会两位堂主被杀后,谈星河就让谈灵飞调查此事,他怀疑虬仙教还有暗中的力量。谈灵飞也曾和他汇报一次,虬仙教确实暗中还培植一股力量,他们应该是由炎天祭的女婿水一卓领导,但具体人数、功夫的高低等还不得而知。

    谈灵飞来了后,谈星河安排他除了继续调查水一卓领导的那股力量外,还要时刻注意虬仙教的活动,对于玄螭的死,炎天祭不会善罢甘休。

    谈宇飞回去后又叫来三位堂主,谈宇飞是不相信蝎子会保守秘密的,虬仙教明目张胆地挑战青灵派也不一定敢做,但暗地里找少盟会的麻烦可是很容易。

    谈宇飞让虎子说了下昨天晚上的大体情况。虎子就将该说的都说了,还提到他们的功夫都很高,要不是自己拖延到快天亮,估计自己都能被他们抓走。谈宇飞安排他们三个住到一起,都住到白虎堂去,以防万一。

    虎子一听,想到这下明心可能就不方便在这里住了,他说道:“听盟主安排,我回安排下,收拾下房间,恭请两位堂主到我那里住。”

    虎子回去后将谈灵飞的安排告诉了明心,明心也觉得不适合再住在这里了,临走前他还是嘱咐虎子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不知道虬仙教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水一卓将情况报告给炎天祭后,炎天祭大怒,没想到青灵派竟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暗杀自己最亲信的人,还有前段时间竟然阻挡我进神武门,这青灵派真是要骑到自己的头上来啊。炎天祭安排下去,要给玄螭长老风光大葬。

    两天之后,炎天祭为玄螭长老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江湖上来了很多门派,不过他们议论最多的就是玄螭是怎么死的,还有就是谈星河听说后也派灵金法师来吊唁,因此这私底下说什么的都有了。

    炎天祭又放出风声去,虬仙教将要进驻神武门,他就想看看谈星河还来不来阻拦他。此消息一出又引起了江湖上的一阵喧嚣,自上次炎天祭与云景风在神武门前大战,谈星河出现拦住炎天后,江湖上对这件事的讨论就没怎么停止过。这次炎天祭放出消息,这件事又成了一个热门话题,江湖上的人也纷纷期待这场戏会怎么演。

    谈星河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看来这是炎天祭明着挑战自己啊,不过他暂时没有行动,只安排人注意虬仙教的动向。

    这件事也传到了明心的耳朵里。明心听到这件事后可就怒火中起,虬仙教把自己家的地盘都占了,那神武门可真就绝迹江湖了。

    明心住到了神武门附近的客栈,时刻注意着虬仙教的动向。几天后,明心注意到有虬仙教人的出入神武门了,不过都是一些闲杂人等,并没有重要的人物。不过即使这样,明心看在眼里也觉得是一种耻辱,神武门不应该是一个任人出入的地方,他要让神武门成为这些肆意闯入人的坟墓,去祭奠死去的每一个神武门人。

    明心趁着黑夜进入了神武门,穿着夜行衣进入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虽然他也不想这样,进自己的家还偷偷摸摸的,但现在确实也没有好的办法。

    黑夜中,神武门的阁楼里已经有火光起,这是虬仙教的人,他们已经在这里值守了。明心像个幽灵一样进入了有火光的地方将里面的人全杀了,并把他们扔到了神武门外,然后他自己守着那点燃的火焰,神武门的光明应该由他点亮。

    第二天一大早,来往的人看到几具乱七八糟的尸体散落地神武门外,着实让人不寒而栗。消息也很快传到了炎天祭那里,炎天祭心想莫非又是那个云景风搞的,这老顽固一天不除还真是个祸害。青灵派的人也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谈星河,谈星河一听也觉得是云景风干的,有这老家伙在一天,虬仙教总会时不时地来点动静。

    炎天祭今天又大张旗鼓地安排人进了神武门,不过他安排虬螭和虎螭长老一块进了神武门,今晚要是云景风再来,定让他有去无回。

    明心也观察到了虬仙教又派人去了神武门,这次去的人还会让他们一个下场,不过他也考虑到了虬仙教必有防范,甚至有高手也去了。

    到了晚上,明心又去了,还是那一身的装扮。阁楼的火光还燃烧着,从外面看还有人影晃动。明心没有贸然上去,他躲在暗处将一块石块扔到了阁楼上。这时就从阁楼上跳下来了几个人来,还拿着火把,一看就是虬仙教的高手。

    下来的人没有发现有人,就拿着火把稍微散开去找人,这时明心施展“幻影步法”悄无声息地跃上阁楼,阁楼里还有两个人,正警惕地往外看着。

    明心快速向前,等明心靠近他们时,他们也发现了明心,不过这时已经晚了。明心双掌齐下,拍到了他们的天灵盖上,一声惨叫后双双毙命,然后迅速离开了现场。

    这一声的惨叫穿透黑夜,让人莫名的恐惧,等阁楼下的人听到叫声返回阁楼时,已不见人的踪影。

    虬螭和虎螭气愤不已,没想到让人用了调虎离山,自己又损失了两个人,这漆黑的夜里也察觉不到任何人的踪迹。这两位长老连夜处理了尸首,说什么也不能再曝光出去。第二天两位长老一起到炎天祭那里请罪,炎天祭怒骂了几句,让他们两个今晚继续在神武门呆着。

    虬螭和虎螭又回到神武门做了安排。等晚上来临的时候,神武门内亮起了更多的火焰,不光在阁楼还有院落里,整个神武门就如同在火光里一般,映照着天空。

    明心远远地就看到了神武门里火光冲天,看来今晚确实不好躲藏自己的行踪了,不过他还是出发了。这次明心想大大方方地进去,因为他观察了一天,并没有看到炎天祭在这里,因此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明心来到神武门的大门前,敲了敲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