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文苓月在回去的路上纠结要不要和父亲说下这件事,她想的是除了和父亲说下明心的身份外,更想的是让父亲能提供一些帮助,不知这事父亲能不能答应,因为毕竟是要和虬仙教为敌。

    到了家,他还是决定要和父亲说下这事,也为了他俩谁也不曾提过的未来。

    文苓月直奔父亲那里。文成武见女儿独自回来了随口一问:“自己回来了,那小子呢?”

    “人家当然走了啊,这又不是他的家。”

    “那也对,不过我看有些人就想把那小子弄到自己家来。”

    “我就想了,怎么样,人家还一定乐意呢?”

    “不乐意?都找上门来了。”

    “行了行了,我不和你说这些了,老爹,你知道这人是谁吗?”"这我哪知道,我就见过一次面,你又不告诉我,还想事事瞒着我。"

    “我可以和你说,但这事你要保密,要绝对保密。”

    “好的,现在就胳膊肘子往外拐了。”

    “不是不说这事了吗,我现在要跟你说正事,我也是才知道的,这人是明鹏远的孙子,是神武门的人。”

    文成武长叹一声,也没有说话。这时文苓月小心翼翼地说道:“他想重振家业,我们可不可以帮帮他?”

    文成武立马严肃了些:“这种话你只能对我说,万不可对外人说,要不害了他也害了我们自己,江湖复杂,此事非同寻常,我会站在正义的这边。”

    文苓月也明白父亲的意思,她可能有些心急,她也知道这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明心走后突然发现不知该往哪里走,前方的目标很明确,但这路该怎么走他确实还没想明白。他也想冲进虬仙教里大杀四方为神武门报仇,可是这显然不行,再者自己的功夫还没到如入无人之境的地步。

    明心慢慢地走着,边走边想,也不知该往何处。这时他突然意识到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母亲和秦爷爷了,他决定先回去趟。

    回到秦府,叶语春见到儿子很高兴,抚摸着已经长得比自己高的儿子,满心喜悦,儿子真是大了。

    秦正见到明心今天的样子,也是欣慰,这下半生的心思也就放在明心和神武门的身上了。

    到家的第二天,明心和秦爷爷说了师父的事,将师父将功力传给他,将惊风棍给了虎子,然后现在师父在司空爷爷那里的事都说了。当然自己练成“绝无心法”事也跟秦爷爷说了。

    秦正感慨了一下,说道:“这小子倒是会享清福,以后我也去那里养老去。”

    明心听到秦爷爷这么说了,总觉得不是滋味,不过他接着说道:“我和师父说了,以后你们愿意也可以去神武门养老。”

    “行,以后我们老哥仨就光享清福了,不过我们还离享福有一段距离。”

    “是的秦爷爷,有些事总得开始了,不管前方道路如何,我都将义无反顾?”明心说道。

    秦正说道:“很好,我也是豁上性命绝不后退。”

    接着秦正又说了他知道的一些想法和知道的一些事。

    目前和虬仙教硬来是不行的,我们的势力还远远不如他们,虽说江湖上多数人都认为神武门的事就是虬仙教干的,但没有公开的证据。当然你师父追查此事,找到了赤英派,当时赤英派的宇文豹向你师父亲口承认参与了此事,不过你师父把他杀了。再后来我又打探到了些消息,不光是赤英派,当时还有其他一些小的门派参与了此事,他们其实已经偷偷加入了虬仙教。像罗影门、天狼门都极有可能参与,不过天狼门的忽英被你们闯虬仙教时杀了。

    说到这里明心又想起了那次火烧虬仙教的事了,想起来也觉得杀得正好。

    秦正又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先从虬仙教的周边开始,获取相关的信息和证据,同样也可以利用现在虬仙教与青灵派之间脆弱的平衡。”

    秦爷爷提到这里,这时明心想起了虎子跟他说过的少盟会击杀玄螭的事了。他对秦爷爷说道:“前段时间我听虎子说少盟会的人击杀了虬仙教的玄螭长老,事情的原因是前段时间少盟会的两位堂主被杀,应该虬仙教暗中做的。”

    秦正一听,说道:“怪不得我这段时间探听到炎天祭找不到玄螭了呢,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私底下虬仙教和青灵派已经有冲突了,只不过没有拿到明面上来。有合适的时机我们可以利用下这件事情。”

    秦正和明心又继续谈了一会儿,似乎感觉未来的路也有了一些明目。

    在秦府住了几天,明心辞别母亲和秦爷爷后就走了。

    明心想先去罗影门一趟,他想先通过罗影门了解下当年的一些事情。秦爷爷也告诉了他一些罗影门的事,罗影门目前还在凉州地界上,其掌门叫凌风,轻功不错,善用毒针,这些年的势力也在不断壮大。

    “轻功不错,那咱试试,这次也正儿八经拿个人试下身手。”明心边走边想。两天之后明心到达凉州地界。

    明心先住进了客栈,他本来是想也是趁着晚上进入罗影门,抓住凌风质问一下当年的事,可是他又总感觉这样偷偷摸摸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想换种方式。想了想,他觉得这个办法还是不错的。

    第二天明心找乞丐们借了几件衣服,换上之后就出发了,不多时就来到了罗影门的附近。

    乍看,这罗影门还是很气派的,大门都雕梁画栋,气势恢宏,颇有大门派的气势。明心没有丝毫犹豫径直往这大门走去,还没有到大门口处呢,就听到看门的一个人骂骂咧咧道:“臭要饭的,滚一边去。”

    明心对这些话其实已经没感觉了,他当乞丐的时候没少听,因此还是直接走过去,步子还越迈越大。

    快到跟前时,那人已经拨出刀来了,又骂道:“想找死啊,快滚一边去,也不看看这是哪儿。”

    明心一个大踏步就到了此人的跟前,两人瞬时就被点了穴位,不能动了。那两人惊恐地有点说不出话来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乞丐。

    明心本想抽那个骂人的两个大嘴巴子,但感觉有失体面,就用手里的棍子敲了此人的腿一下,那人就像雕像一样倒在地上,嘴里只剩下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这喊叫声也引来了更多的人,明心往里走了几十步就被十几个人围了起来。

    明心也就不走了,他故作深沉地说道:“你们掌门在家吗,我想来讨口饭吃。”

    “哪儿来的臭要饭的,这是要找死啊?”其中一个人骂道。

    “唉”明心叹了口气,手中的棍子就到了此人的腿上,那人瞬间抱着腿疼得躺在了地上,看来这腿也断了。

    明心继续往前走,那些围着的人还是围着,不过也跟着往前走,谁也不敢靠近一步,也没有人敢出声了。明心这时还自言自语地说道:“要个饭怎么就这么难呢,这么大的一个地方连口饭都没有吗?”

    九十八、灭罗影门

    明心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又往前走了一小会儿,这时人群渐渐开了个口子,一个衣着华丽,身材修长,看上去还像个谦谦君子模样的人出现了。这时就听到身边的人在向此人说道:“凌掌门,此人前来闹事,已有两名兄弟被打伤了。”

    明心就知道这是掌门凌风来了。凌风还是见过世面的,他自然知道来者不善,说道:“不知罗影门有何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凌风这样一说,明心心想这厮还挺像个人样的,也说了些人话,就又故作深沉,慢慢地说道:“我呢就是来要口饭吃,结果你们这里的人非得骂人,这一骂我就不高兴,我一不高兴就喜欢打了人了,一打人这管不住自己出手重了些,不过既然掌门来了,想必就说了算了,我呢没个着落,你这里的房子这么多,我就先在这里吃住上几天吧。”

    凌风一听,看来此人确实是来找茬的。这时围在边上的一些人也敢说话了:“还真不怕死啊,把这里当自己家了,臭乞丐,就骂你了怎么样。”一边说着一边就拿着刀跃跃欲试的样子。

    明心没有回答,“狗仗人势”这个词造得真是好,还真有这样的人,还就在自己面前演了一遍。他一个箭步,右手持棍,左手做好准备防范凌风的攻击,以极快的速度将那个人的腿敲断了,转身就又回到了自己位置。

    明心出手太快,凌风都没来得及防范,而现在又多了一个哭爹喊娘,要掌门给自己报仇的。不过这一下这周边的人也都老实了,看来这“人势”没靠上,自己的腿还是会断的。

    凌风已知自己在兄弟们面前丢了大面子了,也知道眼前此人的功夫可能在自己之上,他手一抬示意身边的人就将那个断腿的抬走了。

    凌风忍住自己的怒火又说道:“不知少侠有可贵干,可否明示。”

    “这样吧,我私下问你个事,如果把这么多人牵涉进去就不好了。”

    凌风听出了这话的意思,在场的那些聪明的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们说的事我们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是要掉脑袋的。

    凌风没有那么多耐性了,俨然这个小乞丐模样的人成了这里的主人,好像我们都要听他的才是,即便是炎天祭了也没有这么对自己发过号令。

    凌风也清楚此人功夫之高,想打赢他并非易事,因此他决定突然袭击,打个措手不及。凌风手指微动,三支黑色的毒针直向明心飞了过来。

    明心其实一直在防范着凌风,他知道此人善用毒针。明心没有用自己手里的棍子去接,而是直接躲开了。那三根毒针刺中了身后的人,那人很快就躺在地上死了。

    既然对方出手了,明心自然也不会客气了。一个箭步拿着棍子向凌风刺去,凌风脚步后移,手里再发三枚毒针,不过皆被明心手里的棍子挡下,刺入了棍中。

    其他人看这两人打了起来,自然也都纷纷散了开来,这不是自己能掺和的事。

    凌风的轻功确实不错,这一来一往也能和明心较个高低,当然明心也没有用全力,有些试探性质。

    明心也不敢太过靠近,对方时不时地来一两根毒针,让明心还是心有忌惮,不过这毒针也总有用完的时候吧。

    明心加快了进攻的步伐,脚步轻盈犹如飞絮,变化多端。凌风显然已经跟不上了,为了防守只得频繁的用毒针,周边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中招了,吓得他们都跑远了。

    明心的“幻影步法”加“天地惊风棍”已形成压倒的气势。斗了一会儿,明心也不想再拖延时间了。一棍直接击中凌风的右臂,右臂断了,同时一脚又踢断了他的左臂,想必这下再也发不了毒针了。

    凌风的两只手疼痛难忍也无法进攻了,明心停下了脚步。这时周边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明心对着凌风说道:“把当年去神武门的事说说吧。”

    这下凌风也明白了,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他忍着疼痛说道:“反正说与不说都是个死。”

    这话一说,明心就明白凌风看来是参与了,就接着说道:“看样子还是有点骨气的,如果不说,我可以将你的骨头一节一节地敲断,如果坚持不说呢,我就再问别人去,估计别人会比你识相得多。当然如果你后悔了我保证不会杀你,毕竟在这事上你就是个小喽啰,无关紧要。”

    明心这一说不仅吓唬了凌风,还将他贬得一文不值。

    凌风也知道,自己说了炎天祭就不会放过他了,也是死路一条,不过还是先过了眼前再说。凌风就把那天晚上的大体经过,有何人参与就慢慢地讲了出来。

    明心听着,就像是回到了那天晚上,回到了和母亲躲在地道、山洞里的情景。现在他知道那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明心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还不想让凌风能猜测他的身份,仍然用平静的语气问道:“那他们的尸首呢,我听说可是死不见尸啊。”

    “这个我真不知道,尸首的事是虬仙教的玄螭处理的,不过我听说虬仙教有种化骨粉,能将人的尸首化成粉尘。”

    明心听后内心悲痛不已,没想到父亲和神武门的人的尸首竟也找不到了,还有玄螭已经死了,看来暂时也没法证实了。

    明心没有说什么,径直走了,这偌大的院子就剩下凌风一人疼得直叫。

    这罗影门算是灭了,凌风也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找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苟活着就不错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