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这时云景风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力量,看来这些年炎天祭的功夫确实又精进了不少。

    云景风没有答话,在抽回棍的同时施一招“前途似海”,带起一阵强劲的棍风,炎天祭身后的人都站不稳了,但炎天祭还是一动也没动,像是一座大山一样。

    虽然如此,云景风也知道炎天祭的功夫应该在自己之上,但这次是要拼命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神武门这个地方成了虬仙教,并且后山上还是鹏远的葬身之地,这让鹏远如何瞑目。

    云景风不断提升内力,一招“纵挑千古”,凌空用棍向炎天祭劈来。

    炎天祭自然也不能小觑,毕竟云景风也是一流的高手,且拿着惊风棍,他也提升了自己的“神龙之力”,提升到了“跃龙之力”之力的程度。

    虎头刀在炎天祭的手里舞动起来,无数的刀影与棍影碰撞在一起,发出无数刺耳的声音,谁也不惧。

    双方以短时间内斗了近百招,观看的人看得眼花缭乱的,虎头刀的刀刃全被磕碰没了,成了一把废铁。

    云景风一个空翻落在地上,而炎天祭直接将虎头刀扔在了地上,他想赤手空拳迎战云景风。

    云景风看炎天祭不用兵器了,想也太小瞧自己了,只见棍出如龙,似虎啸生风,惊风棍自下而上向炎天祭扫了过来。

    炎天祭果真空手应战,只见他如大鹏展翅,避开惊风棍,又如秃鹰掠食般向云景风攻了过来。

    炎天祭已经又提升了自己的“神龙之力”,只见掌风凌厉,似无数剑刃削向云景风,一时间身边的人也都离得远远的,怕误伤着自己。

    云景风挥舞惊风棍,以棍风对抗掌风。炎天祭离得云景风越来越近,并且掌力没有丝毫减弱的势头,真如猛虎一般。

    难道炎天祭要用肉掌硬接惊风棍不成,云景风感觉炎天祭了得,相反自己越来越吃力。

    炎天祭确实是这样想的,他已经好久没有与这样的高手对决了,他已经将“神龙之力”练到了第六重“亢龙之力”的境界,他想试一下,试一下这一争天下的力量。

    谁与争风,势头正盛,这正是当下的炎天祭。

    在越靠近云景风的时候,炎天祭的力道越来越足,大掌压下犹如泰山压顶。云景风也只能拼尽全全力去化解对方的掌风,不过是越来越费力。

    云景风用起了最后一招“天戴其苍”,不再只是单独的防守,这是他最后的一招,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只见惊风棍如千棍齐发,如万箭一样向炎天祭攻去。

    炎天祭也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气,不过他现在是越战越兴奋,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大战过了,就像是饥饿的猛虎见到野兽一样,有些疯狂。

    炎天祭继续提升自己的力量,已经到了“飞龙之力”的程度了。

    云景风也只是坚持了一会儿,就有些撑不住了,而炎天祭在渐渐靠近。

    不多时炎天祭的双掌就和惊风棍接上了。云景风感觉惊风棍碰到炎天祭的双掌就像是碰到了一面铁墙一般,看来今天是要死在这里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了,也只能死战到底了。

    双方短兵相接几十招之后,云景风渐渐不支了。

    死是不怕的,现在明心也大了,自己的使命也完成了,对于云景风来说只欠这最后的荣誉一战了,不过他还是担心自己的惊风棍很可能要落下炎天祭的手里了,然而现在是箭在弦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云景风拼尽全力为这一战,只见衣衫撕裂,青筋暴突,拿出了搏命的架势,那种视死如归的悲壮也让看的人感慨万千。

    炎天祭也感受到了云景风搏命的打法,既然对方生死不顾了,自己当然也要全力应对。虽两人僵持不动,但周边的人都感到了强大的气场,这种生死不顾的打法也看的人感到兴奋。

    相人相持一会儿,一股强劲有力的劲风突然袭来,不过没有杀气,只见谈星河飘落了下来,落在了两人的身边。

    谁也没想到谈星河会在这时来到这里,看来这架打不成了。

    “两位老弟,多年不见这一见面就刀兵相见可不吉利啊!”这一声气出丹田,声音洪亮,肯定是用上了深厚的内力,当然这里面也有警告的意味。

    炎天祭见谈星河来了,有些诧异同时也自感情况不妙,而云景风却感到一阵轻松,这下应该可以全身而退了。

    谈星河这时对着云景风说道:“景风老弟啊,都老头一个了还是这么冲动,看来脾气一直没改啊!”

    云景风没有答话,这时谈星河又对着炎天祭说道:“我说老弟啊,你这强行占人家房子可是会给江湖人留下口舌的,风言风语总是不好听,我们这把老骨头了还得要面不是吗?”

    炎天祭说道:“这当年就应该是我的地方,我只不过是拿回来而已。”

    “这么说就不对了,当年你和鹏远争这地方可是天下人皆知啊。”

    “他现在人都死了,这地方自然就是我的了,难道还有人跟我争不可。”炎天祭总觉得谈星河不太可能与自己争这个地方吧。

    “鹏远是死了,不过他的死到现在也是不明不白,整个神武门的人死得也不明不白,我们这些老骨头不应该给江湖一个交待吗?要不然我们的威望何在?”

    炎天祭也没再说话,他明白他今天说什么其实也不管用。今天谈星河既然来了,肯定不会让他得逞的,而他又不想和谈星河正面冲突。

    炎天祭自觉没趣,也就不管谈星河了,一声令下就走了。

    云景风看到炎天祭走了,向谈星河说道:“多谢谈掌门解围,景风先行告辞了。”

    谈星河回了一句,云景风就走了。

    炎天祭走后就安排人跟踪云景风,这个眼中钉是一定要拨掉的。

    云景风走后不久也注意到有人跟踪,他受了些内伤,本想去小山上调养下,看来这下还一时不能去了。

    云景风来到一处繁华之地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只要炎天祭不来,他自然是不怕的。他在客栈里调息了几天,这几天跟着他的人也是没有断过。

    恢复得差不多了,云景风径直走出了客栈,还故意往偏僻的地方走去,那几个跟踪的人果然还是跟了上来。云景风也不客气了,三下五除二将他们一个个打晕,自己走了。

    来到小山后,看到明心还在这里,只能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云景风将惊风棍放下,看来这件兵器是时候交给虎子了,自己确实不太中用了。

    第二天醒来,云景风叫来明心,问下了他近期练功的情况。明心告诉师父他正在慢慢修炼“绝无心法”,不过进展缓慢。

    云景风让明心坐下来,对他说:“看看我能不能助你一臂之力,帮忙运功行气。”

    明心坐在了师父的前面,云景风开始了运功行气。不过明心感觉越来越不对,他感觉师父的真气正在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自己的体内,他意识到这是师父要把所有的内力传给他。

    明心刚要开口,云景风就制止了他:“不要多想,你现在需要全神贯注,要不然就枉费师傅的心血了。”

    耗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云景风的双手离开了明心的双肩,累倒在了地上。

    明心急忙将师父扶了起来,不禁泪流满面:“师父,这是为什么啊?”

    云景风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年纪也大了,重振神武门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我把功力传给你,把惊风棍给虎子,以后你们两个闯天下吧。”

    明心恭恭敬敬地给云景风磕了个头,说道:“师父,等我重振神武门的那天,我把您接到神武门去,给你养老。”

    云景风笑着说道:“那为师就答应你了。”

    师父已经武功尽失,留在这小山上也无人照顾,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明心想把师父送到司空爷爷那里去。和师父说后,云景风也表示同意,就这样明心就护着师父到了神药谷,并把事情的经过和司空爷爷说了。

    司空白理解云景风的做法,并调侃地说道:“这下你可没法到处乱跑了,我们老哥俩可以共享晚年了!”云景风就住进了师父住过的院里。

    师父有了着落,明心就可以安心练功了。

    “绝无心法”是一个从阴渐阳,从柔变刚的一套心法。云景风的内力正好勇猛刚强,正适合现在的明心。

    明心的内力本已经很深厚了,再加上师父传给的内力,这两股刚猛之力在顾清浅的母亲林羽舒教的内功心法的引领下,不断冲突阻碍,大大加快了“绝无心法”的修炼。

    明心在小山上潜心修炼了半个多月,终于大功告成,将自己的内力提升到了“无天‘的境界。对他来说,他重振神武门的路又近了一些。高兴之余明心也没有那么兴奋,因为他也不能保证这就一定能战胜炎天祭,再说他自己一个人总是势单力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