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虎子这一招一出,谈灵飞他们都看惊了,没想到虎子的功夫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

    只见一个在上进攻、一个在下防守,感觉双方势均力敌。谈灵飞一直没有用自家的“乾气大法”,此时也就不管了,他将自己的内力提升到“苍天之气”的境界,也是他练到的最高境界。

    这时一股强劲的气场弥漫开来,谈灵飞的速度更快,剑气愈加凌厉,千剑似飞箭向着玄螭刺了过来。

    玄螭一方面与虎子对战,又要移开换步来躲避刺来的剑。时间一长,玄螭的黑色屏障的范围越来越小,渐渐无力应对两人的进攻,而谈灵飞仗着自己的水羽甲进攻也是越来越大胆,已攻到了玄螭的眼前。

    虎子于空中与玄螭缠斗多时,也渐渐不支,便大掌向玄螭拍去,同时借力空中转身落在了地上,脚步都有些不稳了。

    玄螭见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想先解决掉这个拿铁棍的,此人的功力最高,解决此人剩下的都好说了。玄螭一个快步手拿铁杖直接向虎子刺去。玄螭突然冲了过来,确实是虎子没想到的,因为谈灵飞还在不停地进攻。

    虎子急拿铁棍阻挡,但眼看铁杖就到了跟前,谈灵飞也看到了玄螭的变招。此时谈灵飞的内力还很充沛,他见虎子有危险,便从侧面向玄螭攻出,而解魁和范英见黑气消失,也向玄螭攻了过来。

    谈灵飞的剑向玄螭的左臂膀刺去,眼前就要刺中,玄螭回头、伸手再次向谈灵飞的剑抓去。谈灵飞没有躲闪,而此时玄螭的步伐也稍慢了一些。

    剑被再次捏住了,不过谈灵飞直接弃剑,在玄螭惊呆的一刹那,谈灵飞也冲到了铁杖与虎子的中间,铁杖再次击中谈灵飞。

    在刺中谈灵飞的一瞬间,玄螭也知道不好了,肯定是有所准备。虎子这时也知道谈灵飞救了自己。

    此时范英的金刚圈击中了玄螭的腿部,玄螭一个不稳似要跪地,而此时虎子一个侧身,铁棍击中了玄螭的肩膀,玄螭这下直接跪在了两人的面前。因虎子是单手持棍且气力消耗很大,因此并没有给玄螭造成很严重的伤害。玄螭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他清楚自己已经落了下风,不过他可不想死在这里,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玄螭纵身向后一跃,将两颗毒丸扔了出来。谈灵飞反应很快,大喊一声:“快速躲开。”只见两颗毒丸在空中炸开,紫色的烟气弥漫开来。

    虎子放下铁棍,忙用大风掌法想以掌风吹散毒气。等毒气吹开,他们四人已经看不到玄螭了,不过四人还是向前跟了上去,他们绝不能让玄螭逃走,玄螭受伤应该跑不快。

    四人跟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白衣人一跃而走,而玄螭倒在了地上。走近一看,玄螭已要死了,一击毙命。四个人中只有谈灵飞没有疑惑谁杀了玄螭,因为那个身影他还是很熟悉的。

    谈灵飞对他们说:“先不管谁杀的了,先把尸首处理好。”

    四人将玄螭的尸首埋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就走了。

    谈灵飞回去和父亲汇报了此事,父亲也没多说什么,因此他也就没有多问。

    虎子回去后就想着把这件事告诉明心,不过他现在不知道明心在什么地方。

    明心辞别文苓月后就回到了小山后,他将虎子当上少盟会堂主的消息告诉了师父。云景风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嘱咐两人江湖险恶,注意安全。

    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别的事,明心就在潜心练功,他想将“绝无心法”练到第六重“无天”的境界,不过他知道这事确实不能心急。

    这段时间又有一件事传开了,那就是虬仙教进了神武门,现在那座破旧的神武门大院已经由虬仙教接手了,这件消息自然让大家都很感兴趣,因此传播得也快。

    云景风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看来虬仙教要真正占领神武门了,如此一来在武林中,神武门可就真正不复存在了。

    云景风知道这件事后就有些心急了,一来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神武门完全落于虬仙教的手里,二来也是担心明心和虎子知道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云景风来到秦正这里商量此事,两人都义愤填膺,眼看着虬仙教就要将神武门最后的痕迹给抹掉了。

    秦正对云景风说:“要不我们就堂堂正正地与虬仙教大战一番,总是这样当缩头乌龟当够了。”

    云景风也想,不过他不同意秦正这么干:“我也想,不过你不能这么干,秦府没有了明心和他母亲也就没地可去了,这个地方你还得守着。”

    秦正没说话,无奈与愤怒充斥在心里,无可奈何。

    两位年过大半百的人似乎只剩下了叹气,这时秦正说道:“不知这件事谈星河知道了没有,我想如果他知道的话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坐视虬仙教的壮大。”

    云景风也应了一声表示同意,不过他更感慨的是神武门的命运竟要寄托在他人的身上,不过他没有说出来。接近子时,云景风趁着月色走了。

    云景风回到小山上,看到明心一人在这里练功夫,他带了一些吃的喝的,让明心这段时间潜心练功夫就行了。他没有说得那么刻意,以免让明心起疑心。

    半夜时分云景风悄悄地下山了,没有惊醒明心还悄悄地带上了天地惊风棍。

    一夜之间,进入神武门的虬仙教的人全部毙命。

    炎天祭大怒,他想让三位长老进入神武门,可是一想竟有几天没有见到玄螭了,就有些奇怪。

    玄螭一面安排人去找玄螭,一面自己带着人亲自去神武门。队伍浩浩荡荡,炎天祭坐在车里,后面有人举着虬仙教的大旗,大张旗鼓地向神武门走去。

    在神武门烽火楼台里,有一个人在喝了些酒后在睡觉,这人就是云景风。

    在离神武门不远的客栈里,有一个人还在时刻关注着神武门,此人就是谈星河。

    虬仙教的车队来到了神武门的大门处,炎天祭下车后看到神武门的牌匾还在,不禁指着这牌匾怒斥道:“这个还留着干什么!”

    虎螭和云螭两人立马飞身,一左一右去摘这匾额,就在两人快要碰到之时,云景风自烽火楼台飞身向虎螭和云螭攻来,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虎螭和云螭向后踉跄几步,而云景风也稳稳地站在了神武门的前面。

    这时炎天祭走向前来,他并没有认出云景风,除了他已经很多年已经没有见过之外,天地惊风棍也用一块麻布缠着,他自然也没有想到。

    这时炎天祭说道:“看来阁下就是杀我虬仙教的人,不知与和虬仙教何仇何怨。”

    云景风没有说话,像尊巨大的石像一样立在神武门的前面,一动也不动。

    炎天祭见对方不回应,手一挥虎螭和云螭上去了。云螭长鞭舞起,鞭子眨眼间就到了云景风的眼前。只见云景风将手中的棍子一横,鞭子缠在了棍子上。云螭向后一拽,对方竟然纹丝不动。云螭不禁吃了一惊,而这时虎螭的虎头大刀也向云景风砍了过来。

    云景风将棍一摆,摆脱鞭子同时用棍子去硬接对方的大刀。刀棍相碰,发出刺耳的杂音,虎螭后退几步。这时炎天祭也意识到来者不善,但是他没有出手。

    云螭腾空一跃,大鞭一舞,鞭子如狂蛇般向云景风袭来,同时虎螭的虎头大刀如虎啸般也向云景风攻来。

    这时云景风动了,他纵身一跃避开虎头大刀,向云螭攻去。

    长鞭挥舞,犹如龙蛇一般,变化多端而又刚猛有劲。云景风丝毫不惧,惊风棍狂舞以变应变。两人激斗正酣这时虎螭纵身一跳也加入了进来。云景风对战两人丝毫不畏,而炎天祭在下面看着此人的招式正有所思。

    斗了一会儿,那缠着棍子的麻布也被渐渐打碎掉落,露出了棍子的本来面目。云景风越战越勇,两人被逼得后退而落到了地上,云景风也再次稳稳地站在了神武门的前面。

    云螭和虎螭再定眼一看那铁棍,不禁惊了一声:“天地惊风棍!”

    炎天祭自然也知道了,走向前去,说道:“原来是景风老弟啊,怪不得这么威风,多年没见还真是没认出来。”

    云景风依然没有说话,还面带着不屑。

    炎天祭见云景风不言不语,自知也多说无益了,看来今天只能凭身上的功夫了。炎天祭没有带兵器,他拿过虎螭的虎头刀向云景风走了过来。

    两人对阵,气势都很足,谁都没有畏惧。

    云景风先动手了,他自知在炎天祭这里占不到便宜,即使炎天祭手无像样的兵器。天地惊风棍几乎是一瞬间到了炎天祭的眼前,甚至没有带起棍风。

    炎天祭手起刀落,惊风棍没有落下来,被虎头刀拦了下来。

    炎天祭接着说道:“这么多年,景风老弟的脾气还是没有变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