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这次听到蝎子说这个叫虎子的人又来了,他正好有个想法,他现在还缺个白虎堂的堂主,他得想办法把这个叫虎子的拉拢过来,先填补下空缺的堂主,也好重振下少盟会的士气。

    谈灵飞和蝎子及另两位堂主一块来到客栈见到了虎子。谈灵飞也没有什么恶意和他说了两位堂主被杀的事,因此想请虎子担任少盟会的堂主。虎子对这事有些犹豫不定,明心没来他心里始终不放心,不过看到眼前的形势似乎非当不可,自已不可能打过这么多人,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先行答应。

    虎子跟着谈灵飞回去后很快就当上了白虎堂的堂主,不过现在可是不自由了,他下面的人可不是他的人,天天跟着他也是天天看着他,只是想到明心可能找不到自己也是很心急。

    明心没有等来虎子确实有些心急了,这天又听到了少盟会两个堂主被人杀害的事,因此也担心起虎子的安危来了。明心又去找店小二,问了下虎子当天离开的一些情况。店小二说当天有几个人来找他,后来这个人就跟着这几个人走了,从那以后也就没有再回来。

    明心猜测虎子的失踪与少盟会有很大的关系,不过按店小二的说法虎子是跟着他们走的,没有打斗的话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以虎子现在的功夫来说,想伤他也非易事。

    明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找虎子,不过第二天他听到了一个消息,两天后少盟会要为两位新任堂主举办一个庆典,地点就是举办武林大会的地方。

    谈灵飞举办这个庆典也是在向武林示意他不惧任何威胁,少盟会也不会垮。

    明心一听正好可以去看一下,也好打听下虎子的下落。两天之后明心来到了比武的地方,这个地方已经是彩旗招展了,里里外外也有不少人在围观。毕竟少盟会两位堂主刚被杀不久,大家对两位有勇气的新堂主也很感兴趣。

    明心害怕被少盟会的人认出来,因此还故意遮挡了下面目,离得看台也远些,闲得无事就在周边乱逛。

    逛着逛着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他太熟悉这个味道了。明心顺着香味找了一个人,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依然是男扮女装,依旧动人心弦。

    明心悄悄地走过去,深吸了一口气,紧张而又平静地在她身后说道:“文公子,好久不见!”

    文苓月先是一愣,一听自然也知道是熟人来了,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说道:“公子,好久不见!”

    明心不知该怎么接话了,就往前走了一步,两人并行,这时文苓月又说话了:“公子对这事还感兴趣吗?”

    “那倒不是,我兄弟失踪几天了,我是来找我兄弟的。”

    “就是那个叫虎子的吗?”

    明心应了一声,文苓月也没再问,她也不想说太多话以暴露自己女性的身份。

    这时谈灵飞出来了,先说了几句感谢大家捧场的话,又提了两位堂主被杀的事,表示一定要让凶手血债血偿,然后就是欢迎两位新的堂主出来跟大家见面。

    等两位新的堂主出来的时候,明心定眼一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人是虎子、一个人是蝎子,这是怎么回事啊,虎子竟然成了少盟会的堂主。

    文苓月自然也认得虎子,就说了一句:“你兄弟不是在这儿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跑这儿来了。”明心满腹诧异地说道。

    明心自然是充满了疑惑,他想上前亲自去找虎子问下,不过看样子应该不合适。这时明心说道:“文公子,不知道能不能帮个忙,和我那兄弟说下我来了,让他不用担心了,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见面,告诉他不用着急,我不太方便出面。”

    文苓月一听说道:“没问题,不过公子得想下怎么感谢我。”

    文苓月说完走了,他来到前面,虎子这时正跟在谈灵飞的后面往外走。文苓月刚要靠前就被人拦了下来,他对那人说:“我是你们新任堂主的朋友,想跟他说几句话。”同时用手向虎子示意。

    虎子也看到了有人向他招手,不过他一时没认出来,又瞅了几眼后终于想起来了,就向这边走了过来。文苓月见虎子走了过来,也就不招手了,虎子来后她说道:“你兄弟来了,你不用着急,有合适的机会再见就行。”

    虎子一听也就明白了,看来是明心也来了,这下他也就放心了。虎子对她说道:“好的,有时间我去见他。”

    虎子说完就走了,现在他就放心了。

    谈灵飞将新任的两位堂主公布于众后,就开始考虑报仇的事,他不能让自己的人小看了自己。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后,谈星河没有表示反对,但表示不会有青灵派的人直接插手,如果做就要自己做好万全的准备。

    谈灵飞回去后就叫来蝎子,问了他与玄螭见面的时间、见面的方式等等。蝎子告诉谈灵飞,他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会到豪州和凉州交界的一个小酒馆等玄螭,如果等一天他没来的话我就可以自行离开了。

    还有五天的时间就到月底了,谈灵飞也直言不讳地将自己报仇的想法跟蝎子说了出来,当然对于蝎子来说,眼下的情况容不得他选择,只能答应。

    谈灵飞又将自己的想法和另个三位堂主说了,他们也全都同意,誓死为死去的两位兄弟报仇。准备好后谈灵飞又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父亲。

    转眼间日子到了,蝎子来到了小酒馆里等玄螭的到来。谈灵飞他们也做好了准备,期待玄螭的到来。

    玄螭果然来了。

    蝎子看到师父来了,就主动迎了上去。玄螭坐下后就问道:“听说你当了少盟会的堂主。”

    “是的,师父,这次来也是要和师傅说一下这个事。”

    “那你有机会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消息了,还有你也知道少盟会和青灵派的关系,如果有何风吹草动也要及时地告诉我。”

    蝎子答应了,他接着问道:“师父,你再教我一些功夫吧,我感觉现在的功夫无法在那里立足,万一遇到危险恐怕凶多吉少。”

    玄螭说道:“以后再说这件事,你现在的精力要放在获取情报上。”

    蝎子答应了,他心里明白师父对自己的生死并不关心。作为一个孤儿,他自然渴望有人关心,可是眼间的这个希望也破灭了,没有人会关心自己,既然这样也只能自己关心自己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玄螭走了,蝎子出来送师父,看了一眼远去的背影转身就走了。

    就在玄螭来的时候,蝎子手一抬给装扮成路人的少盟会的人发信息。

    玄螭走了没有多远的路,就听到了动静,这个地方人烟稀少,更何况是几个功夫不错的人同时出现,想必来者不善。

    谈灵飞的剑、虎子在棍、解魁的大刀、范英的金刚圈,四人围住了玄螭。当然这几个人都是一个装扮,全身黑衣蒙着面。

    玄螭虽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不过肯定不是劫财的,是要命的,因此也就无须废话了。

    谈灵飞他们也没废话,而虎子更是第一个上的,因为他认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差点毒死明心的那个人。谈灵飞并没有告诉他们今天要对付的人是谁,只说是找到了杀害两位堂主的仇人。

    虎子觉得真是有缘再见,他今天顺便要替明心报仇。

    虎子铁棍一舞,夹杂着强劲的棍风而至。玄螭见对方来势凶猛,拿出自己的铁杖硬接虎子的铁棍。两件兵器一碰发出的响声震耳欲聋,虎子的手都震得有些麻了。就在两件兵器一接的刹那,谈灵飞的剑向玄螭刺来、解魁的大刀向他砍来、范英的金刚圈向他飞来。

    四面来袭,玄螭没有慌张,接下虎子的铁棍后,接着将铁杖入地,倒立着双脚凌空向虎子连续踢去,同时也避开了另外三个方向的进攻。

    虎子边后退边用铁棍连接玄螭几脚。谈灵飞一看,单脚点地,飞身向玄螭斜刺而去。范英收回金刚圈,而解魁的大刀向玄螭握杖的手腕削去。玄螭丝毫不惧,单手用力,杖随身起,腾空转身,用力向四周挥去,一股黑气伴着无数个“铁杖”向四周攻去。

    谈灵飞大喊一声:“黑魔杖功,快快躲闪。”谈灵飞一个侧身远远落地,解魁向后几个翻身也躲了开来。

    玄螭已经被一股黑色包围,他们也看不清他的方位和具体的进攻方向。

    玄螭没有停下来,他一个千斤坠地,手持铁杖向解魁这边点去。解魁刚站稳,只见一人影从黑气中向自己而来,虽忙退几步,但那铁杖转眼前就到了跟前。

    谈灵飞离解魁近,他也看到玄螭向解魁攻去,急忙用剑去阻拦。谈灵飞急救解魁便没有做好防守,玄螭见谈灵飞胸前洞门大开,没有丝毫防备,突然就将铁杖调转方向,向谈灵飞刺去。谈灵飞也反应很快,不过他没有回防,剑直接向玄螭的手腕刺去。

    玄螭见此人如此大胆,竟敢做出如此舍命的动作,不过他也是在提防是否另有玄机。玄螭的铁杖击中了谈灵飞的胸口,左手施展“盘龙爪”以速度极快的速度捏住了谈灵飞的剑头。两人都有些吃惊,玄螭吃惊的是铁杖被挡了下来,谈灵飞吃惊的是玄螭空手抓住了自己的剑。此招正是“盘龙爪”,谈灵飞见蝎子用过。

    在两个僵持的一刹那,虎子一招“棍挑千古”自下而上,从背后向玄螭挥来。玄螭感受到了背后的压迫感,此时范英的金刚圈也从左侧飞来。

    玄螭也意识到这四个人确实难缠,久斗下去自己不占优势,他收回铁杖狂舞起来,犹如三头六臂般,在四周形成一股黑色的屏障。金刚圈刚一近身就被打飞了,而虎子的铁棍竟也攻不进去,一下子四人竟束手无策了。

    他们四个也是很着急,毕竟时间一长就会有很多变数,因此也是想尽快解决战斗。谈灵飞身穿水羽甲,自然是不怕受伤,他大胆地向前猛刺了几次结果都被挡了下来。虎子这时也有些心急了,仇人就在眼前却无能为力。急躁之余他想起了顾清浅的母亲教的内功心法,他安静下来,调息运功。

    只见虎子纵身一跃,犹如飞天,凌空倒立,铁棍如飞天之舞,无数的铁棍似从天而降,好似棍雨又有泰山压顶之势,狂怒般压了下来,此招正是“天地惊风棍”中的最后一招“天戴其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