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你不能跟着,否则我即便是死,也要拉着王旭陪葬。”

    叶无尘背起父亲,一手如拎小鸡般将王旭拎着,盯着黑袍人沉声说道。

    对方实力过于强大,如果距离过近,在他放下王旭之后,对方仍有很大的机会追上自己。

    所以,叶无尘并不愿对方跟着。

    “好!”黑袍人很是痛快地回复道。

    叶无尘则果断掉头便走,以极快的速度与众人拉开距离。

    眼看着叶无尘就要消失在夜色之中,几名气息强大的仆人在黑袍人眼神的示意下,快速追了上去。

    一路出城,叶无尘没有丝毫停歇,直接朝着天妖林深处奔袭。

    只是因为要照顾父亲的情况,手里还带着个昏迷的王旭,速度无法完全施展。

    这也使得追赶而来的城主府仆人,很快就找到了他的踪迹。

    对方既不会被甩掉,也不主动缩小距离,就这么一直跟着。

    “看来还是忌惮我直接杀掉这个废物啊!”

    叶无尘心中思量。

    “父亲的主要伤势虽好,但仍旧需要好好休养,这样不是办法!”

    他本来是准备找个机会杀了这家伙,但一狠心,还是决定将其放掉。

    “算你好运,但…今后还是别再修炼了吧!”

    叶无尘轻道一声,然后一掌拍在王旭的丹田位置,内劲种子直接被击碎。

    在这股力道之下,王旭的身体朝着另一个方向倒飞而出。

    一直盯着叶无尘的众仆人精神一紧,纷纷朝着那个方向急掠而去。

    叶无尘则趁此机会,猛然加速,彻底消失在密林之中。

    随着不断深入天妖林,越来越多的妖兽发动了对叶无尘的攻击。

    它们十分疑惑,平日里进入天妖林的人类,一个个都谨慎万分,为何这个人却敢横冲直撞。

    可是等到一批又一批的妖兽被其击杀的时候,它们才明白眼前的少年拥有着多么可怕的实力。

    但是天生的凶性让它们因为领地被侵犯而暴怒,它们誓要杀此人。

    于是,妖兽们开始合力围攻,开始呼唤更强者前来参战。

    叶无尘手中握着从王旭腰间拔出的长剑,一边跑一边战。

    每一剑劈砍而出,都蕴含着恐怖的剑意,璀璨的剑光仿佛要撕裂天妖林。

    那些仅仅是灵武境低阶、或者炼体境的妖兽们,在叶无尘的剑面前脆弱如纸。

    可是随着这里的动静越来越大,整片天妖林都热闹起来,无数的兽吼声呼啸。

    强横气息纵横间,使得天妖林在普通人眼中变的更加可怕。

    天妖林的暴动很快就传入了城主府内。

    只是,此刻的城主府显的有些慌乱,数十名仆人在少城主王旭的别院内进进出出,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紧张之色。

    “葛长老,我儿怎么样了!”

    王旭房间的床榻之旁,王天阳满脸焦急之色,看着正在查看王旭伤势的葛海,出声询问道。

    “内劲种子被打散,修为全无。”葛海冷漠开口,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杀机。

    “什么?”王天阳更是惊骇欲绝。

    内劲种子被废,从此再无修炼根基。

    “叶无尘,你好狠,竟敢断我儿武道之途!”王天阳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叶无尘剥皮抽筋。

    一直站在一旁的黑袍人开口了:

    “葛老,刚刚得到消息,天妖林暴乱,而且就是在叶无尘逃入其深处之后发生的事情。”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很可能是叶无尘遭到了妖兽们的追杀,估计现在已经命丧兽口了。”

    王天阳听闻,有些哑然,心中的愤怒更盛。

    毁掉他拥有大好前程的儿子,如果不能好好折磨对方的话,那他的心头之怒如何才能抵消。

    “叶无尘死了,但是叶家,接下来你们也别想好过!”

    说完,王天阳看向了一直未做声的葛海,很是尊敬地问道:

    “葛老,我儿的伤势,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

    葛海面色也微微有些难看,但并不是因为王旭被废,他们玄天宗失去了一名少年天才。

    而是因正真看中王旭的其实并不是他,而是天玄宗一位真正的大人物。

    那位大人物为了避免过于声张,这次特意派他前来接引王旭,作为其明面上的师傅。

    这也使得他到来之后,不断帮助王旭打压叶家,打压叶无尘。

    要不然,他一位玄天宗的内门长老,怎么会自降身份亲自对付叶家这种小城家族。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王旭这位数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竟然会被一名灵武境一重的小家伙给直接废掉。

    这也使得他有些不知道回去之后,如何交差。

    至于王旭的伤势,其实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只要将其带回玄天宗,由那位丹道大人物亲自进行救治,肯定能助其恢复武道根基,甚至更上一层楼。

    “不必担心,我玄天宗能人辈出,恢复旭儿的伤势轻而易举。先静养几日,待他醒来后,便随我前往玄天宗,进行治疗。”

    葛海语气平淡,保持着玄天宗长老该有的气度。

    王天阳闻言,瞬间大喜:

    “那就好,那就好!多谢葛长老大恩,今后如有所需,我定当万死不辞。我想旭儿醒来,也会因为有您这样一位师尊而欣喜的。”

    一旁的黑袍人听了他们俩的对话,有些嗤之以鼻。

    他此生醉心武道,对于这些分外厌恶。

    此次也是在师尊的一再强调下,他才不得已前来护卫这位将来的小师弟的。

    只要这位小师弟的性命还在,丹道天赋还在,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我先走了!”

    说罢,黑袍人直接推门离去。

    “葛长老,你这位弟子的实力很强啊!”王天阳感慨道。

    他沉浸武道数十年,要不是最近有所机缘,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达到真武境巅峰。

    而刚离去这位,在他的感知中,即便对方的实力尚未达到真武巅峰,但其真实战力,也绝对不弱于他。

    而葛海则没有进行评价,因为黑袍人已经是玄天宗这一辈年轻人中的最强者了,而且同样是那位大人物的弟子。

    实力、背景、资源,都不是他这个内门长老可以相提并论的。

    如果说王旭,或者已经死去的叶无尘算是还未成长起来的天才的话,那黑袍人就是已经将自己的天资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