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叶无尘,你可知罪?”

    一声大喝,响彻在北岩城中央广场上。

    只见一位遍体鳞伤的少年,正颤颤巍巍地站在广场中央,仿佛风一吹便会倒下。

    可是那少年脸上,却没有丝毫因为疼痛而出现的狰狞,反而充斥着桀骜、狂野,如同一柄绝世凶剑傲立于天地间。

    在他面前,一位身穿锦衣的青年正面带怒色,愤愤地说道:

    “你,身为叶家少家主,却公然偷窥葛先生炼制丹药,意欲盗窃丹方,使得无数珍贵灵药化为灰烬。”

    “葛先生也被你气走,我北岩城无数年轻武者期盼数年的炼体丹也化为泡影。”

    “叶无尘,你毒害我北岩城的武道未来呀!”

    “害群之马!”

    “郡城之耻!”

    锦衣青年的声音极具感染力,使得周围观看热闹的群众随之怒骂。

    更是有人情绪激动到直接扔出臭鸡蛋、烂菜叶。

    叶无尘则表情冷漠,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冷意。

    偷窥?

    窃取丹方?

    可笑!

    明明是你城主之子王旭,亲自邀请他叶无尘到城主府做客,一观葛先生炼丹。

    却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丹炉不知原因的爆炸,使得炼丹失败,王旭和葛老贼狼狈为奸,污蔑于他。

    更是将他直接擒下,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肆意鞭打,强加罪名。

    身为叶家少主,近几年名声大噪的少年天才,遭受如此遭遇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王旭,好狠!

    四周的围观者,除了部分跟随辱骂叶无尘的,其他人见到此情此景,纷纷唏嘘不已。

    因为叶无尘这个名字,在过去几年里,实在是太过耀眼。

    十岁完成炼筋、锻皮、淬骨,力量达到万斤,成就炼体境极境。

    同年,以炼体境极境,越阶打败帝都而来的灵武境一重天才。

    要知道,那位帝都来人乃是连挑二十八城十五岁之下天才,而无一败绩的。

    却没想到被一个小城的十岁天才给击败。

    至此,叶无尘的名字传遍大夏王朝,也被每一名北岩城百姓所铭记。

    可就当所有人以为一颗耀眼的新星即将快速崛起的时候,叶无尘却整整三年未能突破成为灵武境。

    即便叶无尘的实力仍旧在不断提升,甚至已经能够以炼体境的修为击败灵武境三重的高手。

    但是只要无法突破,那么未来的成就也终究有限。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的注意力也渐渐从这位天才身上转移。

    当然,除了城主之子王旭。

    他仍旧记得,当年帝都来人挑战北岩城天才的时候,他同样达到了炼体巅峰,更是凝聚内劲,即便是距离灵武境,也只差临门一脚。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仅仅一招,他就被帝都天才击溃。

    他的信心,他的骄傲荡然无存。

    而叶无尘以同样境界与对方的激斗,却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这将他的武道之心直接击碎。

    随后的几年,王旭虽然也顺利突破灵武境,但是叶无尘却成为了他的心魔。

    此后的数年时间,叶无尘原地踏步,他却越来越强,越突破越快。

    直到前几日,他才和葛先生商量,想要彻底除去他武道路上的唯一阻碍。

    看着面前满身血痕,艰难维持站立的家伙,王旭心中怒火更胜。

    手中铁皮鞭落下的力度,也不断增大。

    “我以城主赋予之权,夺你一身修为,挽回葛先生为我北岩城炼制炼体丹的机会!”

    王旭高声呼喝,手中的长鞭不停。

    炼体境的修为,尽皆在这一身筋骨之中,只有破坏这一身筋骨,才能废去其修为。

    叶无尘紧紧咬着牙,即便对方的力道再重,他也未啃一声。

    废掉修为就废掉吧,反正这六年来,他即便再努力,也未曾有过一丝突破的迹象。

    曾经被视为绝世妖孽,被叶家视为未来希望的叶无尘,也在这六年之中看清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他只希望,父亲不要冲动,不要再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混蛋,快放了我儿!”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怒喝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急促的马蹄声逐渐清晰。

    只见,一个面色威严的中年男人,手持关刀,骑着一匹骏马直奔广场中央而来。

    他提起关刀轻轻一挥,一道刀芒直奔王旭而去。

    王旭虽然已经达到灵武境七重,但是仍旧不敢硬接老一辈强者的一招,所以直接被逼退。

    “叶战,欺负年轻人可不太好吧!”

    就在这时同样有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天边传来。

    随声音而来的一股无形波动,直接将刀芒抵消,并未对广场造成什么破坏。

    随即,一道身穿华丽衣袍,浑身散发强大气息的人影从天边飞落。

    “城主大人!”

    一旁仍未离去的人群看到来人,纷纷惊呼。

    这位北岩城的最强者,可是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未曾公开露面了。

    “如今这个时间点出现,难道真的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不少人在心中猜测。

    “王天阳,休说废话,快放了我儿!”

    看着远处满身是血,却仍旧挺立的叶无尘,叶战的眼眶瞬间湿润。

    一股怒火直充胸腔,只想得与对方大战一场,为儿子讨回公道。

    可就在这时,叶无尘无比虚弱地出声道:

    “父亲,不可硬来,孩儿没事!”

    这些年,父亲为了他能够顺利突破,数次深入妖兽山脉深处夺取灵果灵药,几乎倾尽了家族所有资源来为他寻求那一抹希望。

    而家族长老会对父亲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城主府绝对想乘着这个机会,狮子大开口,削弱叶家,甚至消灭叶家。

    叶无尘不想因为自己而给对方这样的机会。

    听见儿子的话,叶战的战意瞬间消散了大半,剩下的只有对儿子心疼。

    “你叶家少主,欲要偷窃丹方,导致可以炼制数百枚炼体丹的灵药被毁。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叶家能将这些损失补上,并亲自向葛先生道歉,那此事就此作罢!”

    王天阳看着这父子两人,没有丝毫怜悯的说道。

    “亦或者,你叶战替你儿叶无尘受我三掌,此事同样作罢!”

    终于,城主露出了獠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