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回到崔府,崔阁老检查过睡睡房间的布置之后,就去了书房处理公务,留下丫鬟照顾着。

    睡睡到了新环境也不认生,自己洗完澡乖乖地爬到暖阁的床上睡觉,还没闭上眼睛呢,就听到有小狗挠门的声音!

    她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赶紧让丫鬟去开门,说:“肯定是小小白回来啦!快放它进来!”

    丫鬟们一个去开门,一个赶紧拿了被子过来将睡睡包住,怕她受了凉,这几日倒春寒,夜里比隆冬时还冷。

    随着一阵冷风卷进来,小小白从门外飞奔进来,留下一串黑爪印!

    睡睡反应迅速地往旁边一扭,热情的小小白瞬间扑了个空!

    小小白呜呜一声,坐下来控诉。

    睡睡为了安慰它,让丫鬟倒了一杯温水过来,然后偷偷往里面加了灵液,放在小小白面前。

    小小白闻到灵液的味道,风卷残云似的将一整杯水卷干净了,特别上道地自己开始“汪汪汪”地一通汇报。

    然后丫鬟们就看见,一只四爪黢黑的狮子狗不停地汪汪叫,一个包得跟套娃娃似的小丫头不停地点头,好像真的在交流?

    睡睡听了好一会儿,才把小小白颠三倒四杂乱无章的情报给理顺,然后又给它喂了一杯灵液,让它钻狗洞回丞相府继续监听。

    丫鬟们知道狮子狗是崔阁老送给睡睡的,见它脏兮兮地回来又跑了,赶紧问:“姑娘,要把小小白抓回来洗洗吗?”

    睡睡还沉浸在思考中,好一会儿才回神,突然问:“太姥爷还在书房么?”

    丫鬟是崔府家生子,之前就是照顾崔阁老内室起居的大丫鬟,点头说:“这个时辰,老爷应是和幕僚们在书房议事,姑娘有什么急事么?”

    睡睡掀掉被子开始给自己穿衣服,一刻都不想等地说:“我要见太姥爷,有个问题想问他,不然我睡不着觉的。”

    大丫鬟明白了,让丫鬟给睡睡帮忙穿衣的同时,走到门口对守院的小厮说了一声,让他先去书房通传,然后才蹲下给睡睡穿好羊皮靴,拿了件大氅说:“外面似是下雪了,奴婢抱姑娘过去吧?”

    睡睡不怕冷,也觉得丫鬟们照顾她太精细和小心翼翼了,自己跳下床摇头道:“我自己走就好了,我家定州比这里还冷呢,但我每日都和哥哥还有村里的小伙伴去山里和冰面上玩,我不怕冷的,姐姐你们多穿点。”

    说完她就跑出去了。

    丫鬟们可不敢让她一个人走,赶紧提了灯笼和汤婆子跟上。

    到了崔阁老的书房门口,崔阁老的贴身侍卫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一看到睡睡就将她请进了书房的偏房,里面烧了地龙,一进去就暖烘烘的。

    但里面不止崔阁老一人,还有三个睡睡没见过的年轻男人。

    睡睡一下子不知道该不该喊人,就跑到崔阁老面前没吱声。

    崔阁老的状态很放松,摸了摸睡睡的手是暖和的,才问:“这么晚了不睡觉,找太姥爷有事?”

    听到他自曝身份,睡睡就知道那三个年轻人是崔阁老的心腹了,不必再藏着掖着,说:“睡睡听说了一个事情,觉得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也想不明白,所以来问太姥爷。”

    崔阁老觉得她的童言童语格外有趣,“哦”了一声,问:“什么事情,说来听听?正好让几位叔叔也帮你解答解答。”

    睡睡打了会儿腹稿,然后忽然站直,学着小小白给她学回来的声音,开始:“嗯、嗯啊、嗯、之仪轻些莫要弄到孩子,受、受不住了。”

    “噗”

    “噗”

    “噗咳咳咳咳!”

    三道喷茶声同时响起!

    崔阁老的脸瞬间绿了!

    唯有睡睡还一脸懵懂,问:“太姥爷,两个人一起在房间里做什么,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吖?之仪又是谁?”

    她这句话一问完,书房里就寂静无声了。

    崔阁老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问:“睡睡在何处听到的这些这些言语?”

    睡睡总不能说是小小白在丞相府听到的,只能撒了个小谎:“顾哥哥派了侍卫去帮我盯着丞相府,他听见回来告诉我的。”

    崔阁老很快就联想到了今晚去丞相府的五公主,虽然事情的猜测显得离谱,但皇城腌臜多,什么离谱的事没发生过?何况皇贵妃、五公主一党和蔡鑫往来颇密,这种事在毫无人伦的人眼中也算不得离谱。

    “睡睡,这就是普通的说话,不要放在心上,现在已经很晚了,让丫鬟带你回去睡觉好不好?等明日睡醒了,太姥爷带你去北市看杂耍。”

    睡睡看出来了,这就是不想告诉她呗。

    不告诉算了,她明天问娘亲去。

    睡睡也不多纠结,乖乖地跟着丫鬟回去。

    等睡睡一出门,崔阁老就唤来先前去跟踪五公主的暗卫,吩咐:“立刻去五公主府盯着,看五公主何时回府!”

    几个幕僚也都是聪明人,听完崔阁老的吩咐再稍一联想,立马振奋了!

    “崔老,您怀疑五公主和蔡相”

    之仪,是蔡丞相的表字。

    五公主如今也正在孕中。

    平日里这一公一媳走得极进,而且一个骄纵一个风流,真干出点什么有悖人伦的事来也不是不可能!

    崔阁老没有妄下定论,只是闭着眼睛盘着核桃不紧不慢地等着。

    大约半个时辰后,侍卫回来了,禀告说:“老爷,五公主并未回府,其丫鬟暗卫也还在丞相府中,但之前乘坐的车架,已经回自己府上了。”

    意思很明显,五公主直接在丞相府留宿了!

    崔阁老睁开眼睛,让侍卫和幕僚都先回去了,然后在书房内静坐了许久。

    很像是巧合,以五公主和蔡鑫的谨慎,不可能轻易让人抓到这么大的把柄。

    但也不完全是巧合,毕竟他今日去云王旧邸是临时决定,遇到五公主秘密出行,属于绝对的偶然。

    崔阁老权衡了许久,一直静坐到后半夜,才重新唤了侍卫进来,吩咐:“你去给宣兰殿的那位送个消息,就说崔某三日后请他一叙。”

    侍卫一拱手,这就领命走了。

    崔阁老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活动了一下,缓步走向暖阁。

    暖阁外,丫鬟们无声地行礼,将睡睡的房间门打开。

    崔阁老走到睡睡榻边,见她四仰八叉连睡觉都显得分外有活力,脸上忍不住浮起一丝微笑。

    睡睡还在垂髫之龄,而他已年逾古稀,没多少时日能看着这般场景了,所以赌一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