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六叔都是找了四年好不容易才找到,而且成了这幅样子。

    睡睡可没想过,能在短时间内也把五叔找到,这算是惊喜吗!

    难怪蔡鑫明知爹爹不愿意认他,还主动上门,原来是握着这种筹码呢!

    是真是假,一定得先搞清楚!

    睡睡继续撅着屁股听,一直到隔壁内堂有人离开了,才将门打开一条缝,探出个小脑袋盯着蔡鑫远去的背影出神。

    没一会儿,秦筠之夫妇也过来了。

    睡睡立马就拉着容老四的衣摆问:“爹爹,他真的知道五叔的消息么?”

    容老四还是很理智的,慎重地说:“他极有可能真的知道,但知道的应该也不多,至少不足以让他找到你五叔,否则现在你五叔已经在京都了,不管怎样,老五还活着就好。”

    睡睡觉得爹爹说的有理,一点儿也不担心爹爹会上那个坏丞相的当,又问:“那我们要怎么把消息骗到手,然后去找五叔呢?”

    只要把五叔也找到,奶奶的心结就能彻底解开了,到时候她们一家在北地好好生活,再也不分开!

    秦筠之将睡睡抱起来,坐在了崔阁老下首处,斟酌着说:“或许我们不用找,让五弟来找我们,这样更合适。”

    睡睡:“???”

    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

    容老四这几年和秦筠之越发默契,闻言很快就悟了,惊喜地说:“筠娘你的意思是娘的事情被揭开之后,让五弟去定州找我们?”

    秦筠之点头。

    崔阁老佯装喝了口茶,其实也在认真听。

    “只要我们把蔡鑫早年抛妻弃子的事闹得足够大,就一定能把消息传出去,五弟只要不是像六弟一样失去了记忆,平日里肯定会留心蔡鑫的消息,他能听到消息,自然就知道去哪里寻我们了。”

    睡睡听完,立马不停地点小脑袋!

    容老四也微笑着跟秦筠之点头。

    只有崔阁老喝完茶之后,问:“若你家那位五弟真如五驸马一般失去了记忆,又或者身不由己呢?”

    秦筠之当然也想过这种可能,虽说应该不会那么巧,但只要有可能,她们就不得不考虑。

    “那么,就得做两手的准备了,睡睡,娘亲将你的狮子狗送给了蔡丞相,你不会生气吧?”说完,秦筠之就对着睡睡眨了眨眼。

    睡睡当然不生气了,还对着娘亲竖起了大拇指:“娘亲干的漂亮!”

    让狮子狗去监视蔡鑫,最好不过了!

    就是不知道狮子狗灵液喝的够不够,能不能完成任务!

    崔阁老听不懂她们母女俩的哑谜,也不探究,而是提起和睡睡的约定,说:“从今日起,睡睡就同我一起住在崔府,你们做爹娘的,可有意见?”

    问是在问,但这语气听着,怎么都像是通知她们。

    秦筠之倒也没什么意见,只说:“睡睡比一般的小孩调皮,外公多费心了。”

    这话刚说完,崔阁老派出去的侍卫就回来了。

    “老爷,刚才出行那人是五公主,她去了丞相府。”

    睡睡一听就觉得古怪:“五公主?她不是在宫里罚跪嘛?怎么会回来了?而且她去丞相府就去丞相府,怎么还偷偷摸摸的?”

    比她还像做贼呢!

    秦筠之没怎么听说过五公主的事,也不好发表意见,但她也觉得,五公主的行径有些奇怪,不,应该说,五公主整个人都很奇怪。

    容老四仔细想了一下,说:“会不会,五公主和蔡鑫都被皇帝罚了禁足,所以这个时候有急事相商却又不好明着见面?”

    崔阁老抬眸看了他一眼,虽然脸上什么表情变化都没有,但从眼神能看出多了一分认可。

    合理怀疑,但不盲目地怀疑。

    睡睡抱着自己的小脑袋摇了摇,说:“不猜了。”

    一会儿小小白回来就知道了!

    秦筠之见天色也不早了,就问睡睡:“吃过晚饭了吗?”

    睡睡点头,又摇头。

    吃了,没吃好,京都的饭菜她吃不惯。

    秦筠之还能不了解这小丫头么,叹了口气说:“娘亲给你做碗番茄酱面,从定州带的酱料还有剩的。”

    睡睡立马举手手:“还要加个蛋!还要芋圆奶茶!太姥爷也要一样的!”

    秦筠之倒是不介意多做一份,但不知道崔阁老介不介意多吃一份,于是看向他。

    崔阁老之前听睡睡说过,她娘亲有个温泉谷,里面种了许多番菜,“番茄酱”想必就是用番菜做成的酱料了,还有芋圆奶茶,他从未听说过,便道:“不妨一试。”

    秦筠之这就拉着容老四去小厨房忙活了一会儿,很快就端了几碗面和两杯奶茶出来。

    崔阁老注意到,秦筠之的衣衫、脸色和手看起来都和去厨房之前没什么变化,倒是容老四一副刚忙活完的样子,湿着手还有半截袖子没撸下来。

    他意外地动了动眉,问:“这是筠娘做的?”

    睡睡猛吸了一口奶茶,想也不想就抢答:“这是娘亲指导,爹爹做的!娘亲不会下厨,说的东西比做的好吃!”

    崔阁老是真意外了,忽然有些好奇外孙女在容家的日子,又问:“筠娘平日在家也不下厨?可要干什么其他的活?”

    他记得容家是农家,就是高门大户也少有纵养儿媳完全不沾阳春水的,何况农家。

    秦筠之知道崔阁老想问什么,坐下将一份酱面推到他面前,说:“外公放心,容家人待我很好,家中婆婆和兄弟妯娌也都亲善勤劳,没让我沾手过家中活计,我每日大半都在药房和药田里待着,剩下就是给人看病或者看看医书,日子过得很好,您尝尝这面,是睡睡喜欢的酸甜口的,若是还在定州,单是番茄,我婆婆就能做出一大桌菜色来,等您去了北地定要尝尝。”

    崔阁老听完,心里确实舒服不少,对容家和容老四的印象也更好了几分,然后伸手挑了一筷子面入口。

    一种特殊的酸甜味立马在口中爆开。

    虽然他平时不怎么吃这种口味,但这个香味,真的太特别了。

    难怪睡睡与他吃饭时,总是心不在焉,口味差异确实太大。

    “不错。”崔阁老说完又用了两筷子,然后就放下了。

    睡睡赶紧把自己最爱的奶茶凑过去,非常积极地分享说:“太姥爷喝这个!睡睡最喜欢的!”

    崔阁老当然不能拂了小重外孙的面子,慢慢品了一口。

    然后嗯,他也想跟着回定州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