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接下来的半日,睡睡虽然人在崔府,但心已经飞到外面去了。

    第一次带重孙的崔阁老,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四岁小孩的敷衍。

    真的是,有点过于敷衍了

    崔阁老亲自给睡睡夹了一块小兔子形状的萝卜糕,说:“太姥爷听说你喜欢吃萝卜糕和醪糟糕,特地请锦华楼的大师傅来府中做的,尝尝看喜不喜欢。”

    睡睡一爪子抓住碗里那块吃了一半的马蹄塞进嘴里,笑眯眯地点头:“喜欢!好吃!”

    崔阁老:“”

    无声地叹了口气,崔阁老只好亲自把萝卜糕喂到睡睡嘴里,继续道:“除了糕点和北地的菜,睡睡还喜欢吃什么?”

    睡睡继续笑眯眯:“都喜欢!”

    崔阁老:“”

    心态要崩了

    可还是要坚持。

    “一会儿吃完饭,太姥爷带你去逛京都的夜市好不好?京都和北地不同,平日没有宵禁,夜晚都热闹得很,睡睡进京以后可有出去看过?”

    睡睡小胖脸上还沾着饭粒儿,头埋在碗里想也不想就接嘴:“好。”

    崔阁老:“”

    一口气叹出声,崔阁老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让睡睡集中注意力了,等确定睡睡吃饱了,他才问:“可要现在出去玩?”

    睡睡正望着院子门的方向,听到“出去”两个字,立马激动了一下,问:“要出去嘛?去哪里?能去我娘亲那里嘛!”

    崔阁老看着她突然闪亮的大眼睛,好像明白她这大半天为什么兴致缺缺了,感情这小丫头对小孩子玩的东西都没兴趣,就喜欢掺和大人的事?

    “睡睡,你实话告诉太姥爷,你想见的是你娘亲,还是蔡丞相?”

    睡睡已经被看穿,就懒得装,扯着崔阁老的衣摆摇啊摇,还边摇边用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

    崔阁老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猝不及防地沦陷了!

    “咳带你去,也不是不行,但睡睡要答应太姥爷一个条件。”

    睡睡立马亮着小细嗓回:“没问题!”

    崔阁老在小重外孙这里也不做亏本的买卖,伸出小拇指跟睡睡拉钩:“从今日起,一直到回云州之前,睡睡都要住在太姥爷府上,和太姥爷一起生活。”

    不是他奸诈,实在是不先下手不行!

    秦家的人现在还没摸到睡睡的住处,等知道了,一样会把她带去秦家!

    尤其秦老夫人,那天离开临仙楼时,恨不能将睡睡拴裤腰带上带走!

    睡睡瞧了一眼崔府的院子,没多想就点头道:“可以。”

    反正崔府守卫也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而且她大部分时候都要跑去外面的,回来睡个觉问题不大!

    崔阁老可没想到睡睡把他这里当成了客栈,闻言眼角的鱼尾纹都飞起了,立刻吩咐管事的去给睡睡清扫院子准备衣裳。

    崔府自开府以来,府中就没有过小主子,这下可把佣人们给忙坏了,能动的全都动了起来。

    睡睡可不在乎这些,赶紧拉着崔阁坐上一辆全黑的旧马车从崔府后门出去,一路直抵云王在京的府邸。

    许是空置年头太久了,虽然云王府与五公主府相距并不远,但门前明显冷清得多,而且府邸一看就是多年未曾修葺,已经十分旧了。

    崔阁老的马车停在了云王府邸的后门处。

    睡睡谨慎地朝外看了一眼,刚要下马车,就看到转过一个拐角的斜左方开了一扇门,一辆同样低调的马车停在了那扇门外,车夫和丫鬟看起来偷偷摸摸地正四处张望,因为云王府后门边有一道斜墙构成了一块死角,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到崔阁老的马车,迅速扶着一位带着帷帽的女子上了那辆马车。

    睡睡记忆力好,稍一回想就记起那是五公主府的后门,她去过的!

    天已经黑了,五公主府的人跟她一样偷偷摸摸出去干啥呢?

    “太姥爷,你能让人跟上去看看么?”

    五公主府的一切,她都挺好奇的。

    崔阁老却没有这样的好奇心,并且低声严厉地警告睡睡:“在京都,好奇心太重是会送命的。”

    睡睡:“”

    忘了这里不是北地了

    “那算了叭。”睡睡果断放弃。

    结果她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黑影嗖地一声从马车辕上飞走了!

    睡睡再次:“”

    崔阁老轻抚了一下睡睡的小脑瓜,微微一笑:“我外重孙的要求,可酌情考虑。”

    睡睡听完乐得“吧唧”一下亲在了崔阁老的脸上,甜甜地说:“谢谢太姥爷!”

    崔阁老显然被她这突然的一下亲蒙了,回过神来后,忽然就理解了所谓的“天伦之乐”,外孙女不在他身边长大,与他很是生份让人遗憾,若是小重外孙能在他身边长大,那就好了。

    他这把年纪,也没剩多少时候能看着她长大。

    看来,是时候向某一方抛出榄枝,尽快想办法肃清朝廷的奸党昏君了!

    “睡睡,你喜欢北地还是京都?”

    睡睡当然最爱她家里的那一片大山,说:“睡睡最喜欢百丈村!那里面有我可多朋友啦,娘亲还建了温泉谷,种了好多京都人见都没见过的番菜,我还在里面种了好多瓜,一年四季都有吃的,太姥爷以后一定要去我家做客吖,睡睡给你弄好吃的!”

    崔阁老出身世家大族,这辈子都没进过村,听到小重外孙这么说,心里不禁生出了几分向往,居然再次伸出小拇指,跟睡睡拉钩:“那就一言为定。”

    睡睡跟他勾了一下手指,然后下了马车从后门偷偷进了云王府邸。

    府邸里的侍卫是一路护送容家人进京的云王部下,见到睡睡自然认得,恭敬地抱拳行礼,问:“小郡主,您怎么来了?”

    睡睡也不废话,反问:“那个蔡丞相走了么?”

    侍卫摇头:“没走,还在内堂与四爷、四夫人说话,小郡主可要通传一声?”

    睡睡赶紧晃了晃小手,让侍卫蹲下凑近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侍卫面色为难,但还是一咬牙,听了!

    从一条小路带着睡睡到了与内堂仅有一墙之隔的堂厢。

    睡睡毫无形象地撅着小屁股将耳朵贴在墙上,刚贴上去,就模模糊糊地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用你来换老五的消息,考虑清楚后,着人送信去丞相府。”

    睡睡:“!!!”

    这个声音是蔡丞相的?

    他刚才说什么?他那里有五叔的消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