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整整两个多时辰,从子夜一直说到天边翻起鱼肚白,容家人终于将五驸马这四年的一切都了解清楚了。

    可越清楚,就越觉得可疑。

    五公主对五驸马的控制欲,几乎到了扭曲的地步!

    蔡丞相也因为五驸马是他唯一的儿子,对他的看管严格到可怕!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将五驸马偷偷带出皇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容老太真是既心疼又庆幸!

    心疼儿子这四年受的苦,又庆幸除了身体上的折磨他没有再受其他的苦,再一想到生死不知的老五,容老太整个人都难受得说不出话。

    回到杏花别苑后,秦筠之夫妻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就让睡睡去陪着。

    睡睡好不容易哄好了奶奶,刚松了口气想去找顾见勍吐槽,便有送信的人来说:“四爷、四夫人,蔡丞相在云王府邸前守了一夜,想见二位。”

    容老太在房里一听到这话,立马摔了盆破口大骂:“那畜生见老四做什么!他已经把咱家逼到了这个份上,害了我两个儿子!现在连老四也不肯放过了吗!”

    秦筠之赶紧过去搀扶,拉着容老太的手说:“娘您别急,这事不是一早就料到了吗,谢恩那日蔡鑫就同我们见过了,他手里有老四他们几兄弟的画像,不可能认不出来,迟早都要来的。”

    容老太知道归知道,心里的火却怎么都压不下去。

    容老四来之前,都做好了用自己换弟弟的最坏打算,现在蔡鑫终于找上门了,他肯定要去会一会的。

    “娘您放心,蔡鑫不敢明目张胆认我的,我现在和北地的言将军、云王是一党,在圣上眼里是要除之后快的反贼,我且去见见他,看他有什么企图。”

    容老太虽然不懂国家大事,但关乎儿子,她脑子就分外清楚,呸了一声道:“还能有什么企图!那个狗东西想儿子想疯了,现在老六身子成了那个样子,他正愁着,你个活蹦乱跳还能建功立业的家伙出现了!他肯定会想方设法地让你认祖归宗!说不得他还想借你的身份,替皇帝拉拢云王缓和跟十六州的关系!做他的春秋大梦去!”

    容老四不得不承认亲娘这些话真是英明,赶紧讨饶:“娘既然知道他的企图,那肯定要对自己有信心啊,而且我这么大个人了,能上他的套吗?”

    容老太无差别攻击:“这谁知道!你笨得要死,要是换成筠娘娘就不会担心了!”

    容老四:“”

    您可真是我亲娘。

    秦筠之听老太太有心思说笑了,就知道这阵气是过去了,便说:“娘放心,我肯定跟他一起去见蔡鑫,这个面迟早是要碰的,但在见蔡鑫之前,我打算先去趟崔府,跟崔阁老打听打听蔡鑫的情况,就算蔡鑫真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诡谲心思,也不用怕。”

    提起崔阁老,容老太是真的放心多了,赶紧让秦筠之夫妻走了。

    睡睡怎能错过这样的大戏,软磨硬泡抱着秦筠之的腿耍赖跟着去了崔府。

    崔阁老头一次看到睡睡主动来崔府玩,高兴得差点没维持住老奸持重的样子,带着睡睡将他重新整治过的院子转了个遍。

    整个崔府,从花园亭台到庭院,添置了许多小姑娘喜爱的景园物件,为了逗睡睡开心,崔阁老还费心思给她弄来了一只罕见的雪白的狮子狗。

    秦筠之看得出来,崔阁老对睡睡这个小重外孙是打心眼里疼爱,所以她忍住了没告诉他,可爱什么的在睡睡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重外孙女喜欢的是高大威猛还能当苦力的大狮子。

    睡睡也感受到了崔阁老的用心,一声声的“太姥爷”叫的那叫一个甜!

    等糖衣炮弹发射够了,秦筠之才开口问了蔡鑫的事。

    崔阁老并未立刻告诉她,而是问:“可还记得那日我在临仙楼告诫你们的话?”

    秦筠之点头,解释说:“我们没想参与朝廷党争,来京都之前,云王爷也再三嘱咐不许与朝廷命官有过多往来,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但蔡鑫此人,与我家许多私事有关,故来此向外公打听。”

    崔阁老可没那么好糊弄,轻哼一声:“以蔡鑫在朝中的地位,你以为私事就只是私事?”

    秦筠之:“”

    她讨厌古代的官僚制度。

    崔阁老见自己语气重了,弄得外孙女话都不说了,只能缓和了道:“你可以直接告诉外公你的目的,然后外公告诉你,你该怎么做。”

    秦筠之:“你现在确定我是你外孙女了吗?”

    崔阁老派去容家祖籍的人已经快马加鞭送了密信回来,虽然遗骸还未运回核验,但据调查,秦筠之生母的一切特征都与他女儿思思吻合,包括见过她的人口述描摹出来的画像,也与他女儿在闺阁时所画之像极为相似,可以确定无疑。

    “我确定了,你才肯说?”

    秦筠之点头。

    崔阁老将密信和画像拿出来给秦筠之看。

    秦筠之是有点震惊于崔阁老的办事效率的,看过之后,才一垂眸,低声说:“我的婆婆容老太,才是蔡鑫的原配夫人。”

    她说完后,崔阁老脸上并无一丝惊讶的表情。

    倒是把睡睡给弄懵了,问:“太姥爷,你不觉得惊讶么?”

    崔阁老气定神闲地喝了口茶,冷笑一声:“蔡鑫此子,能踩着崔氏满门鲜血谋官路,弃一个糟糠之妻有何可惊讶的,但老朽着实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和此等贼子成了亲家。”

    说完,他便继续喝茶了,并迅速将事情在脑中给捋了一遍。

    不等秦筠之继续坦白,他就看了一眼一直被忽略容老四,问:“那贼子找上门,想要再认个儿子?”

    秦筠之点头。

    崔阁老算是全明白了,不紧不慢地挑着与她们夫妻俩说了许多关于蔡鑫的事,没有一句是无用的。

    待离开崔府的时候,秦筠之果断将睡睡留在了崔府。

    睡睡知道娘亲肯定不会让她去见蔡鑫,所以早就准备好了,在她们谈事情的时候就给狮子狗喂了很多灵液,然后把狮子狗往娘亲怀里一塞,说:“娘亲,你带它去见世面叭!”

    秦筠之:“”

    果然没有一只动物能逃开她闺女的魔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