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骨肉,哪怕是化成灰,容老太都能认得出来!

    眼前的年轻人虽然脸瘦脱了相、换了一身贵公子的装扮,连气质也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可只要看到那双眼睛,容老太就能断定,那是她的老六!

    不是老五,是他的幺儿老六!

    容老太终于见到了失散四年的儿子,双腿都有些发软扶着门框根本迈不开。

    容老四也是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的六弟,虽然他看他们的眼神充满了陌生,可那种刻在骨子里的亲近感和二十几年累积出来的默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轻易磨掉的。

    “六儿娘,是六儿,真的是六儿”

    容老太泪眼婆娑,听到老四也认出他来了,发不出声音却不断地点头应和。

    里面的五驸马看到他们的反应和说的话,心头满是震惊,强烈的直觉告诉他:这些人,很有可能是他的亲人。

    这种伤心到极致,连重逢的惊喜都无法冲淡的样子,是无法伪装出来的。

    尤其是那位老太,望着他的眼神里,满是心疼和心如刀割。

    五驸马压下心里的激动和震惊,对着容家人礼貌地一点头,温声道:“诸位请坐。”

    容老太搀着秦筠之夫妻的手进去,还没坐下,就赶紧催促:“筠娘,快、快给老六看看,他到底是咋了!”

    秦筠之安抚说:“娘别急,我这就给六弟诊脉。”

    五驸马听睡睡说过,她娘亲医术很厉害的,这位名唤“筠娘”的,应该就是小丫头的娘亲了。

    他配合地在容老太右侧坐下,伸出自己的右手搁在桌上。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望着秦筠之诊脉。

    除了诊脉,秦筠之还用现代的医学检查手段给他检查了一番,问了他的症状和以前诊脉时大夫的诊断。

    一检查完,容老太就立马问:“筠娘,咋样?”

    秦筠之摇头,说:“脉象上基本看不出什么了,他脑子里以前有积血压迫,虽然不知道压迫到了哪里,但应该是失忆最大的诱因,用过药之后积血已经散了,记忆能不能恢复只能看运气,身体倒是没有大问题,只是久病孱弱了些,五驸马,方便将你以前的脉案给我看看吗?”

    五驸马面上有一丝为难,说:“脉案不在我这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平日里吃的都是什么药,从我四年前醒来,一切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从不让我自己插手,所以很多问题,我可能都没办法回答。”

    睡睡听懂了。

    六叔叔的失忆,是症状也是后遗症。

    而且他自从醒来就忘了一切,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被别人掌控和安排着,完全无法自主。

    也太可怜了。

    容老四压着心头的怒气,问:“那蔡丞相是怎么回事?你和五公主又是怎么回事?你醒来后的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能和我们说说吗?”

    五驸马还从未有机会与人说过这些,犹豫了一下之后,点头。

    容老太心疼儿子,赶紧把食盒打开将菜和点心摆上桌,说:“这离吃晚饭都过了好几个时辰了,该饿了吧?你是病人可不能饿着,咱边吃便说,这都是娘亲手做的家乡菜,你以前可爱吃了,每次跟着你四哥从山里出来,都能吃上好几大碗,上次让人送去的菜你吃了吗?喜不喜欢?有没有觉得熟悉?”

    五驸马知道容老太说这话的意图,只是可惜了。

    “上次的饭菜,我都尝过了,没觉得熟悉,但确实合我的胃口,只是我现在脾胃不好,不能多吃只能浅尝几口。”

    容老太心里是失望的,却不敢表现出来,还强迫自己笑着说:“没事,合你口味就好,脾胃不好,那娘下次就做些软烂对身子好的,人一定得多吃饭,多吃饭了才有力气,你以前啊”

    说到这里,容老太突然顿住了,然后赶紧把话题扯开,起身给五驸马夹菜:“这几个菜口味清淡,你试试看。”

    五驸马盛情难却,即便不饿也强塞了大半碗进肚子里,等实在吃不下了,才停下筷子开始说自己的事。

    “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起自己失忆前发生了什么,我是被出门游玩的五公主捡到的,当时是在徽山太行寺的一条小溪边,五公主的丫鬟在那里发现了我,便将我捡回了寺中托僧人照顾,我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五公主,因我忘了过往,五公主见我可怜,就让我留在她身边当个侍卫。”

    睡睡:“”

    不是看六叔可怜,是看六叔长得俊叭!

    爹爹说过,五叔和六叔是奶奶六个儿子里长得最俊的,就现在这幅孱弱的模样,也俊得不得了,何况以前!

    “我无处可去,又不知道自己过往,加上当时五公主承诺会帮我治病和寻找家人,我就留在了五公主身边,跟她回了京都,有一次,我随五公主去参加丞相夫人办的赏花宴,无意中碰见了我爹也就是蔡丞相,当夜,我就被接到了丞相府,并且在丞相府的书房里看到了自己的画像,蔡丞相告诉我,我是他几年前走失的嫡子,因我与他在长相上确有几分相似,加上他还说了一些我身体上的特征,我便信了。

    “从那以后,我就留在丞相府中养病,五公主也经常到丞相府探望我,一来二去,圣上便以为我与五公主两情相悦,在去年过年时下旨赐婚,成婚后我住到了公主府,因我身子不好,所以我与公主并不同卧,公主担忧我病情,对我院子里的事插手得也严些。”

    睡睡:“”

    那叫插手吗?那是双脚双手都插上了!

    看犯人也不过如此!

    容老四听得出来,五驸马对五公主似乎并没有很深的情谊,加上他们都不同寝,犹豫了一下便问:“听说五公主有了身孕,那孩子”

    是你的吗?

    五驸马明白他想问什么,但这个问题,他自己也不太确定。

    “应该,是我的吧。”

    容家人:“”

    睡睡:“”

    是不是你的你自己都不知道?还应该?

    这狗血大戏真是一出接一出的!

    容老四见容老太脸都绿了,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捂住睡睡的耳朵问:“五公主她府中有没有别的男子?或者在外头有没有什么知己?”

    五驸马:“这个,我不太清楚,公主府的事我一向不过问。”

    容家人:“”

    好一个不过问。

    不过也是,他对五公主情谊不深,自然不在乎这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