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被人抱着不停哭,也太可怕了!

    这场面她稳不住!

    秦老夫人因为睡睡这反应,悲伤眼看着要彻底决堤!

    秦院正实在看不下去了,赶紧拦住她:“别哭了别哭了!这孩子爱笑,从进门你就一直哭,吓到孩子了!”

    秦老夫人被夫君吼得一噎,变得要哭不哭不上不下的,好险才没把自己哽住。

    两个儿媳妇见状,赶紧站出来解围。

    “娘您瞧瞧,这小丫头真长了双月牙眼和微笑嘴,甜得不得了,您冲她笑笑,看她冲不冲您笑。”

    “对啊娘,小丫头从进门就一直盯着您看呢,您笑一笑逗逗她。”

    秦老夫人有了台阶,擦干眼泪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

    睡睡本来不想笑的,但她知道真不笑的话气氛就要冻住了,于是善解人意地弯起了大眼睛,冲着秦老夫人咧开了小嘴。

    秦老夫人一见她的小模样,心都跟着化了,脸上勉强的笑容不自觉地放大。

    睡睡笑容攻略成功,再接再厉走到秦老夫人面前,故意耍宝:“奶奶长得真好看。”

    秦老夫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抱着她就舍不得撒手了,轻声软语地纠正她:“睡睡叫错了,我不是奶奶,而是你娘亲的奶奶,你应该叫我外曾祖母,在乡下怎么称呼来着太奶奶!”

    睡睡也觉得这种乡下称呼亲切一些,糯叽叽地喊:“太奶奶。”

    这下轮到秦老夫人笑得合不上嘴了。

    秦院正听着都馋了,凑过来逗睡睡:“睡睡,我是你外曾祖父,你可以叫太爷爷。”

    睡睡对秦院正就没那么有耐心了,稍稍敷衍地喊:“太爷爷。”

    秦院正一点没觉得敷衍,激动得山羊胡翘得老高!

    崔阁老忽然有种太爷爷这个称呼不值钱的感觉。

    睡睡也不厚此薄彼,主动对着崔阁老说:“你是娘亲的外公,娘亲说也是睡睡的外曾祖父,是太姥爷。”

    崔阁老赶紧应声:“哎!”

    还是值钱的!

    被睡睡这么甜甜地轮完一圈,屋内的奇怪气氛总算是过去了。

    秦筠之跟着将屋里的人都叫了一遍,包括两位伯父和伯母,随后就开始吃“团圆饭”了。

    席间,崔阁老和秦院正果然问了关于秦家的事。

    秦筠之没必要隐瞒,把自己记得的和容老太告诉她的全说了,说完也不管崔阁老和京都秦家人是什么反应,淡定地吃饭。

    说好了身份的事不得声张,所以饭后秦家人也没敢带秦筠之母女回崔府,只能依依不舍地先行一步。

    等秦家人都走了,秦筠之才对着崔阁老一福身,垂首道:“崔外公,筠娘有事求您相助。”

    崔阁老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几天了,问:“可是回北地的事?”

    秦筠之摇头,话只说一半:“北地我们有办法安全回去,但我们需要带走京都的一个人。”

    崔阁老喝茶的手一顿:“何人?”

    “五公主的驸马,他是我家的一位故人。”

    崔阁老喝茶的手彻底顿住,好半晌没说话。

    秦筠之以为崔阁老为难,继续解释说:“其实我们已经和五驸马联系上了,五驸马也在想方设法地找机会跟我们见面,但公主府那边监视越来越严,我们进不去,五驸马也出不来,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如果您为难,那这件事”

    “知道了。”崔阁老忽然打断她,也没问为什么,只道,“你们且耐心等几天,外公会想办法让五驸马出府,安排你们见一面,但要将他带出京都,须得从长计议,五驸马是蔡丞相唯一的儿子,蔡丞相、五公主和宫里的皇贵妃都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秦筠之和睡睡听完都是一喜,这就是答应了。

    这时崔阁老突然问:“你们与前皇太孙,是何关系?”

    秦筠之一惊。

    睡睡知道他指的是顾行,一点也不怕地承认:“你是说顾哥哥么,他是我哥哥吖!顾哥哥对我最好了!”

    崔阁老握着茶杯的手指动了一下,没做声,吹了吹茶面将杯中茶饮尽,才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秦筠之和睡睡不懂到底什么意思,但也没追着问。

    等要离开的时候,崔阁老才在门口压着声音说了一句:“办完事,你们就尽快回北地去,京都的一切都莫要掺和。”

    秦筠之想掺和也没那个实力啊,她是来救人的,又不是来找死的,特别识趣地点头。

    回到杏花别苑之后,容家人能做的,就是等消息了。

    而且一等就是近半个月。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崔家和秦家都暗中派了人前往容家原籍所在地,要将秦筠之父母的遗骸秘密迁回京都祖陵。

    半个月后,京都内突然传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五公主因冲撞颜贵妃致颜贵妃病倒,被圣上在晏清宫罚跪三日,蔡丞相也因为五公主求情,被圣上罚在府中闭门思过。

    睡睡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颜贵妃怕不是因为五公主病的,而是顾见勍让她病的!

    皇帝对颜贵妃还真是爱重到出人意料,居然还为此罚了蔡丞相!

    真到颜贵妃死的那一日,只怕京都的天都要变了!

    秦筠之不知道顾见勍要杀颜贵妃的事,以为这都是崔阁老的手笔。

    现在五公主被禁足宫中,蔡丞相在府中思过,是让五驸马出来的最好机会!

    果然到了午后,崔阁老府中的人来送信了,今晚子时过后,五驸马会出现在临仙阁。

    容老太赶紧准备起来,做了二十几道家乡菜和儿子爱吃的乡下点心,还把自己打扮成从前农妇的模样,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唤醒一点儿子的记忆。

    秦筠之则是带上了金针,这半个月,她把医书里所有关于脑疾和失忆的医典都看了一遍,还去请教了秦院正,又回想了从前在神经内科轮转时跟的疑难手术,想要把五驸马失忆的病因找出来,能治是最好的。

    睡睡就实在多了,疯狂补眠半个月,攒了满满两大酒坛子的灵液,如果娘亲都治不好五叔,她就用灵液猛灌,死马当活马医!

    待到子时一过,容家人秘密到了临仙楼三楼的雅间。

    推开门的瞬间,早已等候在雅间内的五驸马闻声转身。

    容老太直直地往雅间内看去,只一眼泪眼就溢出了眼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