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

    已经暴露得这么彻底了吗?

    还是睡睡那个丫头已经招惹过这只老狐狸了?

    秦筠之心思很快转了个遍,决定坑闺女一把,问:“童童是谁?”

    崔阁老瞬间石化!

    连名字都是假的吗?!

    小丫头真是骗死人不偿命啊!

    崔阁老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接受了自己被重外孙女从头耍尾的事实,努力继续保持慈祥地问:“那她真名叫什么?”

    这个秦筠之倒是不用隐瞒,说:“乳名唤作睡睡,大名叫容棂浠,她住在哪里,我现在真的不方便告诉您,但明日我可以带她去临仙楼见您。”

    崔阁老心知她还是不能信任自己,有些无可奈何,只得点点头,说:“那明日下午你带童、带睡睡去临仙楼,我上午要入宫一趟,给她带宫里的桂花糕。”

    秦筠之知道睡睡不怎么爱吃桂花糕,但这是崔阁老作为外曾祖的心意,她也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了。

    崔阁老这才和秦院正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完全被隐形的容老四掐了自己一把,这才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媳妇儿,你、你真是京都秦院正和崔阁老的后人?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秦筠之觉得大概是不会错的,容貌有相似、父母的喜好对得上、医书还在她手里,这么多巧合组合在一起想弄错都有点困难:“应该是,但是不是都不打紧,反正什么都不会变。”

    她这话,等于是给容老四吃了颗定心丸。

    容老四被穿戳了小心思,嘿嘿嘿地笑起来。

    他憨傻的样子,秦筠之还有点喜欢,破天荒地主动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容老四瞬间傻出了天际

    到了晚上,秦筠之夫妻去了杏花别苑。

    睡睡一看到娘亲,拔腿就跑反应比兔子还快!

    可她人小腿短,一下子就被娘亲给抓到了。

    鉴于她的可疑反应,秦筠之可以推断,崔阁老和秦院正这两门天降亲戚,都是这小丫头作妖给作来的。

    穿越加福星的力量真可怕

    秦筠之把睡睡提溜到了正厅里,问她:“崔阁老明日想见你,你去不去?”

    睡睡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下,反问:“娘亲,你真的和崔阁老没有关系么?”

    秦筠之一听就知道她没憋好屁,但还是告诉她;“以前没关系,现在有关系了,托你的福,崔阁老和秦院正认定了我,任我说什么都没用。”

    容老太都惊了:“这就认下啦?不再仔细查证一下?”

    高门大户不是最重血脉了吗?

    秦筠之也不知道,猜测说:“可能,他们是想先认下稳住我,再慢慢找其他证据查证,稍后崔阁老他们肯定会问我家里的事。”

    容老太想不到她儿子捡了这么大个便宜,原本以为娶了个傻姑娘,结果没几年傻姑娘脑子好了,成了神医不说还给家里生了个小福星,现在还变成了高门大户家的千金小姐,她们老容家祖坟都要冒青烟了!

    睡睡对于娘亲的身份转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娘亲还是她娘亲,她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赶紧问:“娘亲,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找崔阁老帮忙啦!”

    秦筠之也有此意,看了一眼众人说:“这关系不用白不用,就算我不想用,崔阁老一旦察觉到我们做的事,也会强行插手的,他想弥补,我们有困难,那就没必要太矫情,先把五弟救出来要紧。”

    顾见勍提醒她一句:“不要将底都交干净了。”

    崔阁老作为三朝元老,习惯在京中翻云覆雨纵横捭阖,什么都告诉他了,这事的主动权或许就不在容家人手上了。

    秦筠之和顾见勍的想法一致,这就准备带睡睡回云王的府邸,说:“明天我和睡睡先去会会崔阁老,探一探他的口风。”

    说完,她又去装行李的箱子里拿了带来的那些手抄本,准备给秦院正。

    第二天下午,按照约定的时间,晚饭的时候睡睡跟着娘亲去了临仙楼。

    原本以为,只是见一见崔阁老和秦院正,结果却见到了一屋子的人!

    一个年近七十满身珠翠的老夫人,一看到睡睡和秦筠之推门进来,就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们,哭得肝肠寸断:“我可怜的孩子啊!你们在外面受苦了!是你们的祖父和外曾祖对不起你们,祖母的心肝啊!”

    秦筠之:“”

    睡睡:“”

    有一丝突然

    这应该是秦院正的正夫人,忠勇侯家的嫡女,顾见勍跟他们说过。

    秦筠之身体僵硬了好一会儿,见秦老夫人一直抱着她们哭,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拍拍她的背,语气同样僵硬地说:“没受苦没受苦,是您受苦了”

    秦老夫人一听完,哭得差点晕过去,嘴里还不停地喃喃:“可怜的孩子啊,在外面到底受了多少苦,才能这么懂事啊”

    秦筠之:“”

    算了她还是不要说话了。

    屋里秦老夫人的两个儿媳见婆婆真要哭撅过去了,赶紧一左一右过来搀扶着,连声安慰:“找到就好找到就好了,娘您以后多疼着点这孩子就是,莫要再伤心了,这大好的团圆日子,也不能尽在这儿哭了不是?”

    秦老夫人虚弱地点着头,坐下之后好半晌才把这口气给缓过来,依然用帕子压着眼角,哭声对秦筠之母女道:“好孩子,快到祖母和外曾祖母跟前来,让我好生看看。”

    睡睡从娘亲怀里下来,和娘亲一起走过去,尽职尽责地给她们围观。

    看了才两眼的工夫,就不断有人肯定。

    “像真是太像了!这眉毛和眼睛,简直和三弟一模一样!还有这小丫头的模样,也和崔阁老家的那位姑娘神似,就跟俩人站在跟前儿似的!”

    “侄女这模样,确实有三弟和思思的影子,看久了我都有些恍惚,多少年了,可算是找到了,真是天可怜见。”

    “娘盼了这么些年,日日抄经祈福,功夫总算没有白费,这孩子模样身段瞧着都好,听说还继承了三弟的衣钵,往后肯定是个有福的。”

    “我瞧着这小丫头圆乎乎胖嘟嘟的,福气都写脸上了呢,恭喜娘,又多了个福缘深厚的小重孙!”

    几个人话音一落,好不容易才止住泪的秦老夫人眼泪再次汹涌,还边哭边对睡睡招收手,似乎想要抱她。

    结果睡睡吓得直接后退三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