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又过了三日之后,秦筠之和容老四终于出宫了。

    原本,他们是没那么快可以脱身的,但崔阁老不知在中间使了什么力,让皇帝终于松了口不再想方设法地为难他们夫妻俩,并在这天早朝后,突然放他们出宫了。

    秦筠之和容老四并不知道其中内情,但也没有急着回杏花别苑,而是住进了云王曾经在京中的府邸。

    他们前脚刚住进去,崔阁老和秦院正后脚就到了。

    自然是秘密前来,无人知晓。

    秦筠之看着突然造访的崔阁老和秦院正,想到顾行告诉她的那些消息,感觉头顶上有一万只乌鸦飞过!

    按照穿越小说的套路,主角穿越之后必定会带一个金手指,配一个流落在外的命运,最后再给一个隐藏的牛逼哄哄的家世。

    所以,这是打算给她也配齐了?

    但她印象中,原身的秦筠之家中是有祖父的,一直到原身五六岁时才过世。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筠之满头雾水,但脸上极其淡定,给崔阁老和秦院正行了个礼,问:“不知两位前辈来我们府上有何贵干?”

    崔阁老和秦院正都不说话,神情极其一致地盯着秦筠之的脸看,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证据来。

    秦筠之也不慌,就站在那任他们打量。

    许久之后,秦院正才激动地对崔阁老说:“是不是很像?尤其那对眉眼,简直跟那浑小子一模一样!”

    崔阁老点头。

    眉眼像秦家的,嘴唇下巴和微笑的样子,却像他女儿。

    如果不是有了这层猜想,他大概只会觉得面善,此时再看,却是越看越像。

    不用问,也不用查,就这模样,全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像的。

    这就是他崔家和秦家的孙女。

    “你叫秦筠之?这名字好,谁给你取的?”

    秦筠之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即便被判定了,她依然淡定得很,回道:“名字是母亲取的,因为母亲爱竹,父亲爱洞箫,所以取名筠之。”

    秦院正一听又激动了,不停地扯崔阁老的袖子:“老崔老崔你听见了不!思思喜欢画竹,我家那浑小子爱卖弄他的洞箫,都对得上全都对得上!”

    秦筠之:“”

    崔阁老也有点掩饰不住自己的欣喜,为了进一步确认,又问:“你可看过《四十八灸》、《杂病论》、《食疗本草》和《四部医典》这几部医书?”

    秦筠之慢悠悠地点头:“看过,这些都是我家传的医书。”

    她现在用的所有的中医方子,几乎都是从那几本书上学来的。

    崔阁老觉得已经不用再继续问下去了,完全不拐弯抹角,直接站着表明身份:“你的母亲,是老朽唯一的女儿,乳名唤作思思,你的父亲,是秦院正家中幼子,行三,四十多年前,你父亲因你祖父不同意他与你母亲的婚事,一气之下带着你母亲私奔了,这一走,就再没了音信。”

    秦筠之:“你们就这么确定?都不搞个什么滴血认亲验证一下吗?”

    虽然滴血认亲丝毫没有科学依据,但古人不都爱这么干吗?

    崔阁老听完就笑了,说:“你倒是与童童一样,说话甚是有趣。”

    秦筠之:“”

    你们更有趣。

    秦院正见崔阁老说完了,拿着特意准备的画像展开,说:“孩子,你过来仔细瞧瞧,这就是你父亲母亲年轻时的模样,你看看回忆回忆,是不是和你记忆中的一样?”

    秦筠之虽然拥有原身的记忆,但着实不多,而且都是一些片段还模模糊糊的,原身的父亲母亲,她能记得的也都是中年的样子了。

    加上古代这绘画技术

    秦筠之看了好一会儿,完全没看出来哪里像,诚实地摇头。

    秦院正急了,以为秦筠之是不想认他们,催促她:“你再看会儿看会儿!肯定是一样的!”

    秦筠之没办法了,只能说:“你觉得一样就一样吧。”

    崔阁老见她如此态度,知道不能心急,说:“老朽知道,你家中原本有祖父祖母且家世清白,现在忽然冒出一个人说他才是你祖父,你很难接受,但是种种证据表明,你确实是我们崔家和秦家的后人,你若一时不能接受,那我们就给你时间慢慢接受,而且以我和秦院正在朝中的地位,完全不必如此低声下气地与你说话,更没有必要求着你跟你攀上关系,你可以多花点时间好好想一想这事。”

    秦筠之听完,觉得崔阁老误会了,语气平静地说:“我没有不能接受。”

    崔阁老和秦院正一愣。

    秦筠之看着他们哽住的样子,慢条斯理地继续:“天降高官亲人,这便宜我能捡,就怕你们到时候发现弄错了,再把这误会怪到我身上。”

    崔阁老:“”

    秦院正:“不会的不会的!没弄错绝对没弄错!这便宜你尽管捡!”

    崔阁老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和那小丫头母女俩,全是古灵精怪的怪人!

    “你说话生分,我们能理解,和我们生分原也不是你的错,错都在外祖父和你祖父,你若当真愿意接受我们,作为长辈,我们自然也愿意倾尽一切补偿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秦筠之再继续这幅不冷不热的模样,就不合适了。

    她微微一屈膝,对着崔阁老和秦院正喊:“外祖父,祖父。”

    秦院正忙不迭地应声:“好!好!筠娘乖!”

    崔阁老看着淡定到不是人的秦筠之,应不出相同的话来,只说:“你在宫中提心吊胆好几日,先歇着吧,有什么话咱们过后再说,圣上那边你不必担心,我和你祖父,会保护你们一家安全地离开京都。”

    秦院正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为什么要离开京都?留在京都不好吗?咱们好不容易才把孩子找回来,又要分开吗?”

    崔阁老嘴角颤了一下,说:“她已经嫁人了,自然要随夫家回北地,而且京都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倒不如北地自在,你若舍不得,可以跟着一起去北地。”

    秦院正家里还有一大家子人呢,怎么可能说抛下就抛下跑去北地。

    崔阁老就知道他做不到,又对秦筠之说:“你的身世,咱们暂且按下莫要声张,其他的事,外祖父自会处理。”

    秦筠之明白了,继续淡定地点头。

    崔阁老该说的都说完了,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这就打算离开。

    转身走到门口,他又想起一事,问:“童童到底在哪儿?”

    外孙女太冷静了,还是会骗人的重外孙好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