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崔爷爷,我来啦!”

    不管秦院正单方面叫得多脸红脖子粗,睡睡只管自顾自甜甜地喊人。

    果然她一喊,崔阁老就更加不拿正眼看秦院正了,慈祥地对睡睡一招手,说:“过来让崔爷爷瞧瞧。”

    睡睡不知道他要瞧什么,但还是乖乖地站过去了。

    崔阁老盯着睡睡的脸,仔仔细细打量了好几遍。

    良久之后,忽然笑了:“果然如此。”

    睡睡:“???”

    一脸懵逼。

    崔阁老也不欺负小孩子,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睡睡的头,问她:“你可知崔爷爷昨天在皇宫里见了什么人?”

    他话音刚落,睡睡就反应过来了!

    不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三朝元老,居然这么快就猜出她的身份了!

    昨天爹娘去皇宫面圣谢恩,作为朝中脊梁皇帝倚重的老臣,崔阁老昨天肯定也见到她爹娘了,而她跟爹爹和娘亲都有四五分像的,只要认真地比对一下,就知道她才是她爹娘的孩子!

    睡睡自己漏的底,现在被猜出了真实身份也不慌张,反而天真地问:“崔爷爷,你会去告发我么?”

    崔阁老听到睡睡承认自己的身份,心惊她如此聪明的,同时也忍不住多了几分欣赏,加上睡睡长得软萌可爱,他心里自然怜惜,说:“不会。”

    睡睡赌赢了,忍不住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秦院正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趁机把棋盘搅乱说:“不下了不下了!没意思没意思!”

    睡睡:“”

    你是输的没意思吧?

    崔阁老原本就没有多少心思在下棋上,让人将棋盘收了,带着睡睡边往花房走边问:“童童,你能不能告诉崔爷爷,那天给兰草施的什么药和肥料,自从那天用过你的药,崔爷爷的兰草病就好了一大半。”

    他一说完,秦院正就插话:“这还真是个稀奇事,我秦某捯饬了一辈子药材,还从没见过能如此迅速起死回生的!小丫头你可不能藏着掖着!”

    睡睡就知道崔阁老肯定会问这个,满脸诚实地说:“那是我娘亲制的药,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做的,但我把娘亲的书带来啦,崔爷爷要是想知道,可以自己在书上找的。”

    说完,她就把怀里揣着的书拿了出来。

    崔阁老不曾想小丫头这么认真,还真把书拿来了,只好伸手去接。

    “《文嘉百草》这名字,怎么听着有几分耳熟?”

    崔阁老话音未落,手中的书就被秦院正一把给抢了过去忙不迭地翻看起来,表情还十分怪异!

    睡睡不明所以,以为秦院正同是医者所以感兴趣。

    哪知道秦院正刚翻了没几页,整个人就激动地抓住睡睡,急切地问:“小丫头,你这书是从哪来的!”

    睡睡懵懵地回答:“这是我娘亲的书啊。”

    “你娘?你娘是谁!她叫什么!她怎么会有这本书!除了这本书,她家里还有别的什么书没有!”

    睡睡一下子听到这么多问题,差点被问糊涂了,揣着几分谨慎小心回答:“我娘亲就是我娘亲吖,她叫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这书是我外公也就是娘亲的爹爹留给她的,是不外传的家传古籍,我娘亲是大夫,除了这本书家里还有好多好多书呢。”

    秦院正完全听了个寂寞,从睡睡的回答里抓不到任何关键有用的信息。

    倒是崔阁老看他如此失态,恍惚间好像想起了什么,说:“《文嘉百草》我记得你有个弟子叫文嘉是不是?当年他去悬崖采药,不慎失足从悬崖跌落,你有一本医书就是以他的小字命名,所以这本书是秦兄所著?”

    秦院正狠狠地点了下头!

    “除了《文嘉百草》,还有《四十八灸》、《杂病论》、《食疗本草》、《四部医典》这些都是被那臭小子私奔时偷走的!”

    崔阁老明白了,睡睡也听明白了。

    她娘亲的这本医书,就是眼前这个秦院正写的,当年秦院正的儿子带着崔阁老的女儿私奔,还夹带走了秦院正的医书,然后这本医书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她外公的手上,还传给了娘亲。

    其实,不止这本《文嘉百草》,秦院正刚才说的那些医书,她娘亲好像都有,她学认字的时候娘亲教过她书名。

    咦

    秦院正姓秦,她娘亲也姓秦诶。

    不是那么巧叭!

    睡睡好像忽然发现了不得了的事,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

    而她能发现的事,崔阁老自然也发现了,崔阁老可是在宫里见过秦筠之的,也知道她姓秦!

    脸色和看睡睡的目光瞬间不淡定了!

    因为跟秦家小子私奔的,可是他唯一的女儿!

    这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老秦,你跟我来趟书房来人,带童童姑娘去花园玩一会儿,好生伺候着!”

    崔阁老说完,就和秦院正匆匆去了书房!

    睡睡觉得他们肯定是去说她爹娘的事,自己隐形的小马甲岌岌可危!

    崔阁老不会要开始调查她娘亲了叭!

    她娘亲很奇怪的,这么多年,连她都不知道娘亲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和本领,经不起查的!

    她得赶紧回去把这事告诉顾哥哥,再让顾哥哥想办法把消息传进宫告诉娘亲!

    早知道会这样,她就该听娘亲的话不出来了!

    睡睡悔不当初,又没处吃后悔药,拉着顾三迈着小脚就要开溜!

    可小厮得了崔阁老的令,怎么可能让睡睡溜了,府中的侍卫一出来,就连顾三都不敢轻易造次,然后硬生生将睡睡给抱去了花园,盯着她让她玩!

    睡睡走不了,留下来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对着花园里的一棵树唉声叹气!

    约摸一刻过后,秦院正风风火火地跑来了花园,二话不说就把睡睡抱起来。

    看!

    使劲儿看!

    人一旦接受了某种猜测,心就会不由自主地偏向这种猜测。

    眼前这个萌乎乎的小崽子,居然可能是她的重孙女!

    长得实在是太可爱了!

    而且越看越像他们秦家的种!

    秦院正嘴角不受控制地咧开,见崔阁老也过来了,又赶紧控制住板起脸,把睡睡放下说:“我先进宫去,你把我重把她看好了!”

    千万别弄丢了!

    崔阁老也在努力控制自己,背在身后的左手死死地抓住右手,故作镇定地“嗯”了一声。

    等秦院正走了,他才一步步靠近睡睡,终究还是没忍住,一把将睡睡给抱了起来。

    看!

    使劲儿看!

    人一旦接受了某种猜测

    眼前这个嫩乎乎的小娃娃,居然可能是她的重外孙!

    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而且越看越像他们崔家的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