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那位五驸马不现身,可能是事后有了疑虑不想现身,也可能是没办法现身。

    他不出来,但睡睡有办法进去。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再去探探五驸马的情况。

    容老太听到要夜探公主府,被吓得不轻,但吓过之后就赶紧问:“不能带老婆子一起去吗?只要看上一眼,我立马就能确定那是不是我儿子!”

    顾三表情为难。

    以他们的身手虽然能在五公主府来去自如,但带上容老太这个大人就有点勉强了,而且上次夜探公主府时,他们打晕了景园内的侍卫和丫鬟,不管事后驸马有没有替他们遮掩,现在公主府的守卫肯定更严格了,尤其是景园。

    驸马还在不在景园都不一定了。

    顾三将其中困难仔仔细细跟容老太说了一遍。

    容老太心急归心急,也不是非要跟着去不可,何况她也知道打草惊蛇的后果,只能强行放下这念头,赶紧去附近的市集买了些食材,想方设法地做了好些家乡的美食和儿子平时爱吃的菜,希望能用口味唤醒一点儿子的记忆。

    到了夜里,睡睡一块儿跟着去了五公主府,但她没进去,只跟顾见勍在附近守着,由顾二、顾三和顾四将东西送进去。

    这一守,就是一个多时辰。

    顾二他们出来的时候,形容有些狼狈,但好在后面并没有尾巴。

    等撤到了安全的地方,睡睡才拉着人问:“东西送进去了么?”

    顾二点头:“幸不辱命,东西一样不少地送到了五驸马面前,主子您所料不错,五驸马确实已经不在景园了,换了个地形更简单而且更开阔的院子,院内的守卫也比之前严了好几倍,而且都是高手,翻墙上房都没办法进去!”

    睡睡好奇:“那你们是怎么把东西送进去的啊?”

    顾二顾三顾四集体沉默,而且表情怪异。

    他们不回答,但睡睡会猜啊,还一下子就猜到了:“你们不会是挖狗洞进去的叭?”

    顾二顾三顾四:“”

    面子里子都有点挂不住了

    睡睡知道自己猜对了,很厚道地忍住没笑。

    等回到杏花别苑,容老太也赶紧追着问:“咋样?东西送到了没有?吃了吗?吃过之后是啥反应?”

    顾三站出来解释:“东西我们送到了,但屋里丫鬟太多不好支开,所以我们没来得及看驸马吃下去,驸马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妙,他和五公主之间似乎不像正常的夫妻,五公主看他看的很紧,驸马还说,他会想办法出来见你们一面的,要你们不要着急。”

    容老太听到驸马愿意主动见面,悬着的心就落下了一半,又看着顾见勍问:“没有办法把人给偷出来吗?咱直接把人带走也成啊!”

    要是能把人偷出来,她就直接带着儿子回北地,什么蔡鑫菜梆子的她都不管了!

    顾见勍知道容老太什么想法,但这个办法确实不可行。

    “人偷出来不难,但想要带着人出皇城难如登天。”

    皇城不是其他地方,这里的守卫和防御是边关重镇都难以企及的,皇帝有多怕死有多怕皇位不保,皇城的守卫就有多严。

    五驸马前脚被他们偷出来,整个皇城后脚就能戒严。

    容老太听完,哪儿还能有什么念想,气得又将蔡鑫给骂了八万遍!

    等五驸马的事说完,顾行身边的小胖侍卫就来送信了。

    睡睡赶紧拉着他问:“我爹爹娘亲今天面圣还好么?皇帝没有为难他们叭?”

    小胖侍卫想说怎么可能没有为难,光是站在乾元殿外面吹冷风就吹了一上午,而且是皇帝皇后两头为难人。

    但他不能说实话。

    “姑娘放心吧,这回封的毕竟是老云王家的郡主,老云王手握重兵,皇家再想为难也得有那个胆子。”

    睡睡感觉到他有所隐瞒,但小胖侍卫既然能面不改色地来报信,就说明爹娘在皇宫里没有性命之忧,这样就足够了。

    “那我爹娘什么时候能出宫吖?”

    小胖侍卫也没办法给睡睡准确的答案,说:“圣上留了你爹娘在宫中小住,过几日还要设宴款待,没个五七日恐怕出不来,姑娘稍安勿躁。”

    睡睡也学会在心里骂人了,想着幸好顾行哥哥现在也在皇宫里,和爹娘相互还能有个照应,她不用太担心。

    小胖侍卫传完了话,就立刻离开了杏花别苑。

    隔日,睡睡本来哪里都不想去的,可是中午的时候临仙楼传信的人过来了,说崔阁老差了人去临仙楼找她。

    睡睡没想到崔阁老这么快就上钩了,都不知道要不要去见他。

    如果不去,她怕崔阁老以为她回老家了,就此失去机会。

    如果去,她又答应了娘亲不再出面,而娘亲现在又在皇宫里出不来。

    睡睡左右为难了一会儿,果断将娘亲的话抛在了脑后,哒哒跑去放行李的房间开始翻箱倒柜!

    容老太见睡睡一头扎进了秦筠之的医箱,还给翻得乱七八糟的,忙过去问:“乖乖你找啥?哎哟慢点找慢点找这些可都是你娘的宝贝,碰坏了看你娘回来不揍你!”

    睡睡在找娘亲的书,和治兰草有关的那本,小爪子丝毫不留情:“不会的!娘亲的书有好多手抄本,都是哥哥他们练字的时候抄的,家里还有好多呢!找到了!我就说我记得娘亲有带着的!”

    将手抄本的《文嘉百草》揣进怀里,睡睡拉着顾三就去了临仙楼。

    没想到,崔阁老的人一直在临仙楼里等着,一看到睡睡就认出了她,上前问:“可是童童小姑娘?”

    睡睡点头。

    小厮客气地给睡睡行了个礼,说:“我是崔阁老家的仆人,崔阁老让奴才来请您和您的护卫去一趟崔府,看看那几盆兰草如何了,还请童童姑娘务必跟奴才走一趟。”

    务必?

    看来是真打定了主意非让她去崔府不可了。

    睡睡一点儿没慌张,跟着小厮到了崔府,进府后不仅看到崔阁老在,那位秦院正也在,两人还是在亭中对弈,但这回秦院正明显是输急眼了!

    “不就是我的儿子拐了你闺女私奔吗!用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几十年了一局都没让我赢过!”

    睡睡:“”

    你儿子拐了人家的闺女,你还挺有理是叭?

    而且这不是他自己技不如人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