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等了大半天,驸马还是没去临仙楼。

    睡睡虽然失望,但心里其实是理解的,那位驸马病成那样还被人监视着,应该没有多少自由可言,想要到临仙楼找她恐怕得想点办法才行。

    没关系,三年多都等了,这几天她等得起。

    换了身衣服带上顾三,傍晚时睡睡去了临仙楼见邱老头。

    邱老头看到睡睡的时候,差点激动得直接扑上去,那张老脸就差把“救命”两个字刻在脑门上了!

    “童姑娘,你可一定要救救小的!你要不救小的小的这条命就没了啊!”

    邱老头今儿没带帽子,那锃光瓦亮的秃脑袋配着痛哭流涕的样子,真是让人有点同情不起来。

    睡睡特别不厚道的往后退了三步,皱着小眉头盯着跪下的邱老头问:“你要死了?为什么吖?是谁要杀你?”

    邱老头一边用袖子擦鼻涕一边战战兢兢地说:“我昨儿在五公主府献完花,下午就去了趟崔阁老那儿,以为崔阁老真的是让我去治兰草,可我去了以后才知道,崔阁老是借着兰草敲打我呢!说我借花媚主,自作聪明投圣上所好我冤枉啊!”

    睡睡:“”

    我看你一点都不冤。

    这京都种花的卖石头的,哪个不是争先恐后地往花石会上涌,“借花媚主”这几个字说得一点儿都没错。

    “崔阁老只是批评你,这不是没杀你么?”

    邱老头一听哭的更惨了,抽抽噎噎地喊:“是还没杀,可等死的滋味比死可怕多了!崔阁老说了,若我治不好他的兰草,他就要了我这条狗命!”

    睡睡:“”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崔阁老好感倍增。

    但真让邱老头死,也挺残忍的。

    睡睡仔细分析了一下,安慰邱老头道:“崔阁老应该只是在告诫你,又或者是借着你告诫其他人呢,不会真的杀你的,你想吖,你献上去的十八君子刚拿了花魁还送进了皇宫,崔阁老总要顾忌圣上的面子叭?”

    邱老头可不敢这么想,哭得越发起劲儿:“我这等草民,就算献花有功成了花博士,圣上也还不是说杀就杀了,我师弟就是个例子!”

    睡睡:“你就是想让我帮你治兰草。”

    邱老头诚实地点头。

    睡睡翻了个小白眼,叹气道:“行叭,你把兰草送来,我让花匠给你治。”

    邱老头还跪在那儿不肯起来,又哭上了:“兰草在崔府,崔阁老不让我带出来,说就在府中治,他要亲眼看看我到底有几分真本事。”

    睡睡瞬间戒备起来,果断拒绝:“我可不能跟你去崔府。”

    邱老头闻言,二话不说就扑过去抱住了睡睡的小短腿,整个人几乎要趴到地上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没完没了:“姑娘不去,那能不能将花匠借给我?姑娘,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啊,万一那些兰草我治不好或是崔阁老不满意,我这颗脑袋就没了啊!”

    睡睡在京都算是见识到物种的多样性了,为了保住小命,邱老头这张老脸都豁出去了,她考虑了一下后,才问:“你什么时候再去崔府?”

    邱老头以为睡睡答应了,赶紧回答:“明日!”

    睡睡:“你可真会挑日子。”

    明天奶奶她们进京,她忙着呢。

    “我最多给你半天时间,让花匠跟你去崔府看一眼,告诉你怎么治就走。”

    邱老头只要她答应就够了,忙不跌地点头:“没问题没问题!到时候我就跟崔阁老说,让你和花匠回花圃去拿药,绝不连累你们!”

    睡睡不想跟他废话,约好明早在临仙楼碰头,就回杏花别苑了,还将这事告诉了顾见勍。

    顾见勍听完瞧了她半晌,见小丫头没反应,才悠悠地问:“你就没想过借力打力?”

    睡睡连字儿都不认识几个,听到借力打力就懵了:“什么意思吖?”

    顾见勍手指在茶案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崔阁老和蔡鑫是死对头,你家里人此次上京,想要弄臭蔡鑫的名声,借个外力岂不比单打独斗更合适?”

    睡睡小脑袋转了一会儿,问:“顾哥哥的意思是,让我去跟崔阁老套近乎?”

    “蔡鑫的底,整个京都大概只有崔阁老最清楚。”

    睡睡听完哪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可是、可是崔阁老那么大的官,会相信我们么?顾行哥哥在京城这么长时间,都没成功拉拢崔阁老。”

    顾见勍轻哂:“他怎么能和你比。”

    睡睡:“”

    这肯定不是夸奖她,话里的酸味都要冒出来啦!

    不管怎样,她试试好了!

    睡睡打定了主意,第二天就亲自带着打扮成花匠的顾三去了临仙楼,要跟邱老头一起去崔府。

    邱老头求之不得,到了崔府之后,门房一点都没为难将睡睡也放进去了,由一个小厮带他们先去花房。

    睡睡在路上忍不住小声问:“不用去拜见崔阁老么?”

    邱老头还没回答,小厮就道:“阁老公务繁忙,不可能日日都待在府中,你们只管尽心地伺候好花草,其他闲事莫理。”

    睡睡吐了吐舌头,乖乖地闭嘴耐心等待时机,今天不行过两天再来就好了,总能见到人的。

    结果她们刚走到花房,就看到崔阁老和一个老头正从另一条道往花房走,似乎也是去看兰草的。

    睡睡抓住机会,到了花房门口就开演,说:“我昨天见过你。”

    崔阁老还算慈祥,也没计较睡睡的失礼,认出睡睡就是昨天在五公主府见过的小花童,一捋胡子笑道:“小丫头记性不错,老朽也记得你,你叫童童是吧?”

    假童童真睡睡瞬间马屁精附体:“爷爷记性也好,我就是童童,我今天来你家治兰草啦!”

    崔阁老一下子就被睡睡的马屁套住了,脸上的笑容逐渐放大,还微微弯了弯腰摸了下睡睡的头:“那爷爷家的兰草,就拜托童童了,童童可要好好帮爷爷治,让它们都长得绿绿的壮壮的好不好?”

    睡睡用力地点头,由顾三牵着跟着进了花房。

    花房里,四面环绕的花架上养的全都是兰草,而且全是极为珍贵的品种。

    睡睡家里也有,不过是娘亲养了用来入药的,所以睡睡就挑了几个自己认识的品种,踮起小脚在那儿仔细看。

    崔阁老旁边的老头瞧她神情专注,忍不住打趣:“小丫头,你认识这些?”

    睡睡诚实地点头,指着眼前的几盆兰草挨个点名:“这是素冠荷鼎,这是春剑皇梅,那个叫石豆兰,那几个是鬼兰、报岁兰和春兰荷瓣。”

    她话音一落,崔阁老都惊了,看着睡睡的眼神稍稍变了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