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娘!生了生了!四嫂生了!是个丫头!”

    山洞外雨还没停,容家二媳妇喜悦的大嗓门就亮了!

    “真生了?快!赶紧拍一巴掌!老四!老四呢他媳妇儿都生了这时候跑哪儿去了!”稍远处,另一个大嗓门焦急地跟着喊!

    “娘您别急,老四说既然山里能找到人参,就肯定还有别的,和老二他们一起找吃的去了,咱们的粮食都跟着驴车翻进了沟里,四弟妹又发作得急,一会儿没有吃的可不行。”

    “对对对!瞧我都急糊涂了!”

    下一秒,“哇”的一声震天哭响彻山洞!

    “带响儿了带响儿了!老天保佑啊这一天一夜可算是生下来了!老四媳妇怎么样了?”

    “吃了人参,四弟妹这口气算是缓过来了,娘别担心!”

    “好好好!老天爷这是显灵了!家里总算是有件顺心的事了!这老二家的,快把乖孙女抱出来我看看!”

    “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抱妹妹!”容家的小子们听到有妹妹了,都跳起脚来跟着喊。

    容老太自己还没抱呢,这些小子毛手毛脚的,万一把孙女磕了碰了那她可要心疼,扯了孙子的耳朵就骂:“都给我消停点!吓到妹妹看我不收拾你们!”

    这一嗓子,别说容家的小子们,就是睡睡也被吓得一哆嗦!

    她好不容易才把自己从土里拔出来,一睁眼就看到了人类的脸。

    吖!

    她是化形成功了嘛?

    可爷爷不是说,她只是一只不到千年的小人参精,还不能化形的么?

    睡睡有点疑惑,但已经忍不住咧嘴笑了!

    她一笑,容老太看着更是乐开了花,忍不住就提高了声音:“哎哟我的乖孙女在冲我笑!”

    说着就把孙女往大儿子面前凑,一脸的炫耀。

    睡睡也转过黑亮亮的眼珠,笑得露出两排粉嫩嫩的牙龈,逗得容老大也笑了,“这丫头长得真白净,像弟妹,咱们全是小子,这还是头一个闺女娘,您还记不记得四弟妹进家门的那天,那个要饭老和尚说的话?”

    容老太一愣,想了许久才想起来。

    当年老四媳妇进门的时候,有个穷和尚上门来讨肉吃,大喜的日子她不想惹晦气就给了!

    没想到那和尚吃完肉,就当着全村人的面说,老四以后就是个绝户,一生就只得一个闺女,气的她拿起笤帚就撵人!

    但老和尚当时还小声说了一句,老四的闺女是个有大福气的,不但能赶走容家的霉运,还能带着容家飞进金窝里!

    几个儿子都听到了老和尚的话,可这些年,谁也没放在心上,因为老四媳妇三年来一直没怀上孩子,容家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倒霉!

    老四成亲的第一年,她大孙儿好好地在镇上书院里读书,被两个打架的学子殃及磕到了石头上,当场就没气了!

    老四成亲的第二年,她三媳妇带着儿子回娘家走亲,结果半道上桥塌了,别的人都没事,只有老三媳妇为了救孩子被大水给冲走了,生没见人死没见尸!

    同一年,聘她大儿子做账房的酒楼夜里进了贼人,她儿子为了护着银子挨了那贼人一刀,正在心口上,九死一生才把人从鬼门关抢回来,从此落下了心疾,事后掌柜的为了赖医馆的银子,竟翻脸不认人,还是她掏空了家底才还上的!

    去年,老三为了去寻媳妇,当起了走货郎,年前大雪封路的时候摔了一跤断了右脚,一个人生生爬了十多里路爬回了家,右腿却冻坏了落下了残疾!

    本来日子就够苦了,老四媳妇怀上的时候,她以为家中多年来总算有件喜事了,不曾想半年前,她得到了一个消息,二十二年前进京赶考却一去不回的夫君,早就攀上了贵人,如今在京中已是大官,但至今膝下无子,为了继承香火,那狠心的男人就想杀了她和儿媳妇们,只抢儿子回去认祖归宗!

    她不得已,才带着一大家子到处逃命,路上老五老六为了护着家里人,不但受了伤还和他们走散了,昨日路上又遇上大雨,驴车滑进了沟里,把老四媳妇摔得提前发作,要不是老四在山上找到人参,昨晚就得一尸两命!

    容老太想到这里,不由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孙女,手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闺女真是闺女,若你真是个有福的”

    话音未落,山洞里容家二媳妇突然惊叫:“娘!娘你快来看看四弟妹!”

    容老太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地以为老四媳妇不好了,毕竟这个儿媳妇本就痴傻体弱,生孩子又受了大罪,打脚就抱着孙女跑进山洞里。

    本在山洞里照顾的老二媳妇,此时离了老四媳妇几丈远,一脸惊恐!

    而原本痴傻的四儿媳,虽然还虚弱地躺在地上,但眼神清明锐利,看她们的眼神也怪异极了!

    睡睡躺在容老太怀里,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使劲儿睁着大眼睛想看看发生了啥。

    她还长在土里的时候,最喜欢在清风暖阳里摇着叶子听歇脚的人类讲故事了!

    好半晌见都没动静,她急的“哇”地一声就哭了!

    容老太以为她饿了,赶紧抱紧了她哄,又吩咐老二媳妇:“咋咋呼呼地瞎喊啥!你赶紧摸摸老四家的下没下奶,孩子还没喝上第一口奶呢!”

    老二媳妇还在犹豫,那头老四媳妇就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动作看起来很是防备,有些复杂的眼神落到了睡睡的身上,几息后,她忽然开口说:“把孩子给我吧。”

    这话一出来,容老太就懵了!

    老四媳妇这是不傻了?!

    傻子可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容老太不敢确定,这时老四媳妇再次条理清晰地开口:“以前的事我都记起来了,七年前我撞了头变得痴傻,老父临终前将我托付给容家,我现在是容家老四的媳妇,孩子给我吧,她肯定饿了。”

    容老太一听完,噗通一声就对着洞口跪下来了:“老天爷开眼了啊!我儿媳妇好了!我们容家总算能给秦先生一个交代了呜呜!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

    说着竟是直接激动地流出眼泪来!

    老二媳妇赶紧的上去扶婆婆:“娘您别哭啊,弟妹好了是好事,这天大的好事咱得赶紧告诉老四一声才好!”

    容老太反应对来,突然抱着孙女不停地往她小额头上亲,神神叨叨地跟魔怔了一样:“不是老天开眼,是我孙女这福气是我孙女儿带来的!那老和尚说得没错,这福气一定是我孙女带来的!”

    念叨完,她又紧紧抱了好一会儿,才满脸不舍地把孙女放去吃奶,然后麻利地起身往外跑:“老四老大你赶紧的去找老四他们!咱家双喜临门了!”

    睡睡到了一个新的怀抱里,等奶奶的声音走远了,就继续打量新人类,夸她:“喔喔喔喔!”

    你长的真好看!

    老四媳妇也打量着怀里的小娃娃,慢慢地就笑了:“既来之则安之,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娘了。”

    睡睡眨眨眼睛。

    咦?

    她是地里长出来的小精灵,也有娘亲了嘛?

    而且这个娘亲有点奇怪哦~

    然后不等睡睡弄明白,小嘴里就被塞进了一个东西,她下意识地开始吞咽。

    香香甜甜的,睡睡很喜欢。

    于是睡睡抬起自己的小胳膊,也把小手指伸进了漂亮娘亲的嘴里,礼尚往来。

    一股带着淡淡人参味的液体在口腔里散开,清甜爽口不说,还让人瞬间觉得生津止渴头脑清明。

    老四媳妇愣住了!

    刚出生的小奶娃能视物能举起手来已经够让人震惊了,指尖竟然还能流出琼浆玉液!

    睡睡看着新娘亲惊讶的表情,觉得好玩极了,又“喔喔”地叫了两声,但是下一瞬就被捂住了小嘴,抱着她的力道也变紧了!

    “你是不是能听懂娘亲说话?听得懂你就眨一下眼睛。”

    睡睡是个诚实的小精灵,乖乖地眨了一下黑葡萄似的大眼睛。

    老四媳妇更加震惊了,好似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了这里,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低声道:“以后除了娘亲,你不能再给任何人喂你手里的东西,不然会有坏人把你抓走的!”

    睡睡被吓得灵液都没了,缩回小胳膊使劲儿往娘亲怀里翻动!

    她知道她知道,爷爷说过人类里坏人可多了,最喜欢挖她这种小人参,还会把她晒干闷在罐子里煮,山里不会跑的小人参都是这样不见的!

    老四媳妇知道她这是全听懂了,轻轻拍拍她的小身体,小声又温柔地说:“别怕,你现在有娘亲在,娘亲一定会保护你的。”

    睡睡是能感应善恶的小精灵,被娘亲的善意和温柔安抚到了,觉得这个人类的娘亲真好,她也要对娘亲好才行,转瞬就在灵田里拔了小礼物送给娘亲。

    老四媳妇突然觉得怀里一鼓,衣襟内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她腾出手掏出来一看,居然是三棵人参!

    “阿噗!”

    娘亲喜不喜欢~

    “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不可以!”

    睡睡瞪着大眼睛愣了一下,然后小嘴巴瘪起来,“噗噗”两声表示好叭好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