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茗伊看着周身气息不对的太子凌,放开对霖霜的禁锢,问道:‘这人什么情况’

    太子凌骤转凝集屿力,向茗伊袭来

    霖霜一脸懵逼,我觉得你喊我准没好事,然后霖霜看着发动屿力的太子宸凌宇,向茗伊提醒道:‘你还是先赶紧处理他吧,人家都动手了诶’

    茗伊一惊,这人疯了,周身寒气瞬间铺开,几株冰凌锥悬浮在空中,向太子凌他袭去

    霖霜看着状态不对的太子凌,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我觉得你直接给他打晕比较好’这人执念颇深,不知何故,历劫之事迫在眉睫,不由得有半分差池,凡事需谨慎

    茗伊将太子凌不客气的敲晕,在他快倒下的时候冰封。

    霖霜皱了皱眉,将执念吸走,那执念本不属于这个人,怎么会在他身上?太奇怪了

    众人:????这太子什么情况呀,越来越不懂分寸,上次宴席在陛下面前动手,这次怎么还是如此莽撞?!这像话吗?身为一国当朝太子,这番没有分寸,着实是让人失望

    ‘郡主霸气’

    ‘干的漂亮’

    ‘太子凌真聒噪’

    ‘他现在敢在陛下面前动手了,这太子实在是不成体统、尊卑不分’

    ‘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

    ‘朝堂之上都敢造次这胆子大得很呢’

    ‘这太子怕不是傻了’

    皇帝皱了皱眉头:这个孩子还是呆在冰里冷静冷静吧,这几年这凌儿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真不知道那么多圣贤之道都学哪里去了。他转念一想宗门的事情,那个宗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否则凌儿为何回来之后,行事越发不合常理,真是诡异

    皇帝见众人都很给面子笑了笑,看了一眼元公公。

    元公公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圣旨念道:“凤凰涅槃,凰飞凤鸣,茗伊郡主与韵涵县主天资卓越,可堪重任,今封茗伊郡主为摄政王殿下,封号宸凤,韵涵县主为镇国公主,封号凰清。特批摄政王统御二十万军队,位同帝尊。”

    皇帝笑着看向众人,带着威严问道:“众大臣觉得这样册封可好?”

    “圣上英阴”

    茗伊韵涵有点懵:感觉跟大白菜一样是怎么回事呢?

    茗伊:舅舅真的不是想撂挑子不干了?

    韵涵:属实这波放权有点

    茗伊:大臣们对于放权的接受度挺高,本来以为多多少少都有几人反对。

    韵涵笑了笑:也许是因为舅舅这些年的集权导致他们没有用武之地

    行了礼接旨后,俩人还有点无语,为什么总感觉被坑了一样?

    两人转身看向众位大臣

    众大臣欠身行礼“参见摄政王,参见镇国公主”

    陛下转瞬又让元公公宣了另一份旨,大致就是苏家和摄政王、镇国公主此后再无干系。

    正在做着美梦的苏桓:???他的权贵梦破灭了,他想要辩解,刚想要张嘴,看了眼冻成冰雕的太子凌算了吧变成冰雕他想了想心有余悸

    远从漠北赶回来的镇北王爷

    此时到达朝会

    侍卫传音:“镇北王爷到”

    “哈哈哈哈,快让我赶紧看看我的外甥女”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众人向门口看去

    茗伊、韵涵交流着

    韵涵:‘你熟吗’

    茗伊:‘有点印象吧’

    韵涵想了想:‘应该有印象吧’

    两人看着走进来的人,

    茗伊眼神带着疑惑:???这不是现代的时候她的大伯吗?咋在这里是舅舅了?

    韵涵微微好奇,她好像只有小时候见过这个舅舅

    镇北王爷宸司陌进来看着茗伊和韵涵

    对茗伊单眨巴了一下眼睛

    茗伊看着熟悉的动作:的,还真是

    “臣弟参见皇兄”镇北王爷说着跪下行礼道

    皇帝笑了笑,走下来将镇北王爷宸司陌他的弟弟从地上扶起,道“辛苦了”

    “臣等参见镇北王”

    大臣们继续欠身行礼

    茗伊看着众大臣都没闲着过也幸好宸国除大型正规场合都无需行跪拜礼,平时只需微倾行叉手礼。

    宸司陌看向众大臣摆摆手说道:“好的,知道了”

    “是”随后众大臣们起身

    宸司陌注意到了冻成冰雕的太子凌眯了眯眼疑惑的问道:“这太子什么情况呀”

    众大臣们不敢回话,气氛略微有些怪异

    茗伊略带尴尬:我可以直白的说是我干的吗

    皇帝宸川崎听此冷哼了一声,带着傲娇的语气说道:“哼,他活该”

    宸司陌更好奇了,他看向茗伊:“小茗伊,这做派像你”语气略微有点带着点幸灾乐祸

    茗伊看着略带欠扁语气的宸司陌:

    韵涵笑着对宸司陌说道:“舅舅,太子不知道怎么了在朝堂之上想要动手,姐姐就将他封在冰里好好休冷静一下”

    宸司陌看着韵涵笑了笑:“这样呀,茗伊还是喜欢留手”

    茗伊略带些笑意说道:“自家人总归不可以闹得太僵”虽说这个太子挺烦的,不过看霖霜的态度,总觉得这个太子的状况不一般

    宸司陌适宜拉回主题:“皇兄,即是上朝,那就赶紧处理事务吧”

    众大臣:幸好提前递上了奏章,也没有什么很多事情

    大大小小四件事情

    一是祈福大典在即,各国是否发请帖

    二是关于民间的商贾税收问题

    三是蓟州水坝的加固问题

    四是关于征收落地税

    皇帝舅舅直接交给茗伊、韵涵两人处理了

    茗伊和韵涵两人相视:果然要撂挑子不干了!

    大皇子宸轩墨、三皇子宸靳逸及最小的四皇子宸冀玹坐在凉亭之中,欣赏着湖泊美景,惬意的闲聊,几人谈到听说了对茗伊和韵涵的册封,表示有些惊奇,还听说了当朝太子被摄政王冻成冰雕

    几人表示这新册封的摄政王有点意思,眼神中划过异彩。

    他们表示这姐妹有些意思。

    宸冀玹好奇的问道:“这两姐妹今年年纪几何呀”

    宸轩墨想了想:“据说茗伊是十八”emmm

    宸靳逸见宸轩墨说了一半补充道:“韵涵比茗伊小点十五岁左右”

    宸轩墨听此看向宸靳逸,两人相视笑了笑

    宸冀玹无语的看着两个:“你们的默契呀,我羡慕不来”

    宸轩墨笑了笑,宸靳逸摸了摸宸冀玹的头笑着说道:“小弟,毕竟你和我们年纪差略微大了一些”。

    宸冀玹无语(﹏):又来了,阴阴大哥二十,太子二哥十八,三哥你和太子二哥一起出生的,也十八,我十五差得多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