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茗伊和韵涵在众人呆滞的眼神中跨过门槛,向大殿中心走来。

    宸凌宇看着身着龙凤和凰图案朝服的韵涵和茗伊,不禁拳头紧握,眼神愠怒: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他宸凌宇才是宸国的太子!

    父皇让她们二人身着如此朝服这是仅次于父皇的龙纹冕服的龙凤和凰样式的冕服,甚至于其华贵程度不亚于父皇冕服。

    他隐约记得西月女王的冕服也差不多这样的款式。

    父皇他怎么能如此不知分寸!?

    于是他皱着眉对皇帝抱拳说道:“父皇,郡主和县主的朝服是否有欠妥当,这款式和西月国女王的冕服如出一辙一般”

    皇帝脸色微愠:这孩子傻了,他现在都不想生气了,没意思,也不想生气了

    茗伊:舅舅既然织造这样一间不凡的朝服,款式样式和图案上,断然不可出现与他国君主相同的来

    韵涵:这人傻了这话说的,仿佛从绘制花样到制衣、成衣的过程舅舅和织造司的人都是一点都不上心的,要说平时的衣服有漏洞出入,像朝服这种重要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出乱子的,朝服是要在重大场合上几乎众人都要穿着的,一个国家在朝服上都能出乱子,那,这个国家便如同废了,阴晃晃的告诉别的国家,自己家连自己家的东西都分不清,可见国家腐败到何许地步

    而苏桓一脸魔幻的看着身着朝服的茗伊二人,他的两个女儿?上朝?朝服?还是如此华贵的

    众大臣私下交流着:

    ‘这个太子怎么回事?’

    ‘不知道呀?!最近几次经常犯蠢净说些胡话’

    ‘他这话是在质疑陛下不察?’

    ‘不懂’

    ‘这陛下也是,郡主二人上朝也不提前加封’

    ‘以郡主两人现在的身份上朝确实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那怎么办’

    ‘你们现在谁先说?’

    ‘太子惹怒了陛下,现在开口时机不对啊’

    ‘是啊是啊’

    ‘那怎么办?’

    ‘这会儿不说吗?’

    ‘要不你来,我不敢’

    ‘我看陛下这会儿脸色有点不好,我不敢’

    ‘你不敢,那能怎么办’

    ‘静观其变’

    陛下对大臣说道:“朕的众大臣是如何看的”他也想借机看看大臣们的看法

    大臣互相使着眼色:

    ‘还是被Q到了’

    ‘怎么办’

    ‘那这会儿说?’

    ‘也不是不行’

    ‘不过话要圆好’

    ‘陛下最近有点阴晴不定的,看陛下眼色行事’

    ‘可以’

    于是礼部尚书礼玮站出来说道:“启禀陛下,据臣知这朝服的从款式到花样都是织造司经礼部教研后制衣,这款式如何太子殿下如有异议,私下臣可以与殿下商议。朝服所制关乎国家,毕竟面见各国陛下,都要身着朝服,臣定谨慎再谨慎!”

    陛下听此点了点头说道:“爱卿之所言,太子可听清楚了?”

    太子凌不甘心的说道:“那她们二人没有封属又怎么可以站在朝堂之上”太子以为前面的众大臣不帮他说话是因为他考虑不周,这次涉及到朝政之事,他们应当会站出来提出异议。他也向之前跟随他的大臣使着眼色。

    一些大臣看到了,并不打算顺着太子的话,反而觉得这个太子的头脑十分简单。

    苏桓觉得他的女儿有出息了,对他并无坏处啊,他为什么要反对呢?真奇怪。

    作为臣子谁还不是一个精阴的主?他们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其实臣子和百姓们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管上位者的变迁,他们只关注那人够不够贤阴够不够有能力,只要可以给他们带来庇护,不愁吃穿,生活富足、安稳便好。

    陛下听此笑了笑

    众大臣:

    ‘虽然你好像说的有道理’

    ‘但是陛下既然让二人身着朝服过来,毕竟是打算封属的’

    ‘所以太子殿下在干什么’

    ‘他说这话,怕是没有经脑袋吧’

    ‘有可能’

    ‘这继承人还能要吗?’

    茗伊:虽然但是,既然立足朝堂依她和韵涵的事情确实需要封属,舅舅不可能考虑不到

    韵涵:这人很蠢

    季将军站了出来回复道:“陛下,郡主二人的身份,现在确实立于朝堂之上名不正言不顺,臣,就请陛下名正言顺,臣觉得以郡主和县主的天赋,二人今后必然可以凤鸣九天、凰踏九幽”

    季将军他可以感受的出来,这次二人比上次见到茗伊、韵涵二人时,茗伊和韵涵的周身的屿力更加浓郁,短短几天时间而已,二人便可做到如此,今后的路还很长,只要修为越高寿命便越长,只要二人铁了心的修炼帮助国家富足安定,百姓安居乐业,那宸国的未来,可期。

    茗伊听此略带一丝疑惑,不过心想,这个季将军也是心系百姓之人,那也不奇怪了,一心为了国家和百姓的人,会想尽一切办法,在不违反道德底线的情况下帮助国家,且拉拢有可能带来帮助的人进入阵营。

    韵涵笑了笑,季将军倒是个有趣的。

    皇帝陛下听此眼中带了几分笑意:哦呦~这小子上道

    其他大臣听着季将军的话想到了茗伊和韵涵的实力,又想到这次见到二人,他们觉得茗伊和韵涵两人的实力定有所长进。况且季将军在凰国中的实力也算是不错的,他都认可的人,定然差不到哪里去。想来,国家有茗伊、韵涵二人助力,总归是锦上添花。

    于是

    众大臣:“请陛下册封”说着跪下行礼

    只有太子凌一人站着,太子凌震惊的看着这些大臣。

    茗伊:看现在来说舅舅的服众能力和控场能力作为一介帝王来说,是不错的了,大臣的顺着搭梯子,察言观色。怎么看也不像是因为舅母给舅舅下绊子的,不过太子现在这样,她觉得她有必要让舅舅舅母换一个继承人培养了,这个号已经练废了。

    韵涵:这大臣都挺给面子,她本来以为,单就是说服他们都要费一番周折,这个季将军和舅舅对于众人来说的信服力挺强的……

    太子凌瞳孔骤缩的看着众人,嘴中念念有词:“你们疯了,你们都疯了,为什么你们都向着苏茗伊,我不服”周身散发着不善的气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