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众人围绕着校场的训练器材上尝试着练习,比较小的孩子尝试后属实实在不行,于是乎他们为难的看着茗伊。

    茗伊:好像忘了考虑小孩子,于是乎,她看向多余的木桩。

    茗伊询问韵涵,韵涵说道:那是之前练武准备换掉了的,太过于矮小了,她也看向小孩子们,不过那个好像可以让他们练练手。

    茗伊了然,温柔的对韵涵笑了笑,韵涵回之一笑。茗伊她对看着她的孩子们示意看向另一边不远处。

    那群孩子们经茗伊提醒,他们也发现了被忽视的小木桩,对于他们来说,半米高的的木桩已经不错了。

    看着木桩眸光一亮。

    不久,箫姨娘在后面准备好了饭菜,将饭菜送往校场旁的休息区,摆放好座椅后,茗伊便喊着他们去吃饭,在吃饭前有一件事情,肯定就是嘱咐饭菜不许吃得的到处都是,集合,在大致的训话完毕后,他们便高兴地去吃饭了。

    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萧姨娘了,大部分人都对温柔的萧姨娘颇有好感。一些孩子脆生生的喊道:“萧姨娘来了ヽ(* ̄▽ ̄*)ノ,萧姨娘好”

    萧姨娘看着这群孩子内心不禁有些柔软。她笑了笑说道:“孩子们先吃饭,下午你们慢慢休息,我让人把别院都收拾好啦,你们晚上可以住进去,舒舒服服的睡觉”说着忍不住捏了捏一个(*▽*)可爱的小朋友的脸。

    慕渊冷冷的看着茗伊他们。

    茗伊笑着转身看向慕渊,慕渊一惊,他的实力已经倒退到这种境地了?

    慕渊一脸冷漠,眼神中带着幽深和冰冷。

    茗伊见此:‘这年头的小孩子的眼神、气势都如此了吗?’

    她默默看向韵涵,韵涵无奈╮(╯▽╰)╭:‘阿姐,该说不说,你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你生气的时候比他更恐怖,这个小孩看着都不会生气,( ̄_, ̄)不屑于生气,去计较’

    茗伊若有所思,这个孩子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养成了这般性子,她需要注意着点,万一他得了抑郁症,他偶然之间想不开去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那年轻的花骨朵不就折她手里了,她罪过可就大了呀。

    于是茗伊在没什么事情的时候眼神一直若有若无的盯着慕渊。

    慕渊:???她一直盯着他干什么,想着不禁有些窘迫,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怎么能如此盯着一个外室的男子

    众人除了到了饭点吃饭,其他时间练一会儿歇一会儿

    茗伊看着斗志满满的众人,笑了笑对韵涵说道:“这群孩子真的不容小觑”

    他们之中最大的也不过比茗伊小几岁和韵涵一般大,假以时日,他们可能的成就非凡。

    韵涵点了点头:“他们眼神如此坚定,想来也不是三分钟热度的,孩子们尚且如此,那我也要好好努力了”

    茗伊笑了笑说道:“我也要好好努力呀,单就慕渊,我总觉得他的天赋会让我大吃一惊”

    韵涵看着远处已经开始比划着练体术的慕渊点了点头表示:“这孩子的心性不同于常人”

    远处慕渊:

    逐渐夜已深

    别院一处房间的床上,慕渊感受着屿力,想办法用屿力来补充他体内的灵力空缺,可是他身边的屿力以10:1的比例进入他的身体。

    他不禁皱了皱眉,他现在顶多是屿灵巅峰的实力,他的灵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连恢复原本的体型都不行。

    况且外面现在不知道哪路势力在他加固大陆天柱的法阵时,竟然暗算与他然后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站起身看着镜中大约十岁孩童摸样的自己。

    拳头不由得紧了紧。

    茗伊吩咐侍从让他们自行组织去后厨领取厨娘烧的水,并在管家处领取府中的衣物,晚上换洗。

    慕渊被唤去领取大家的衣物,慕渊看向大家,加深了一遍印象后,向管家那边走去,管家是个慈眉善目看着很好相处的老大叔。看着对方善意的目光他略微有些愣神。

    这个地方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大家从纯粹的修炼,变成了勾心斗角,而后好不容易大家重新开始,经历时间的变迁,越来越多的人被过多的贪嗔痴磨灭掉善良的心,变得面目全非。

    他以为世间人皆都如此,现在看着孩子们,茗伊郡主她们姐妹二人,箫姨娘还有现在的管家伯伯,对于他们,眼中都是带着不含杂质的纯粹情感。

    茗伊和韵涵对于培养势力,两人都是秉持着随缘,大家互惠互利、互帮互助、互相成就更好的自己。如若不愿自是可以在他们有能力的时候,偿还在府中的开支,并立下誓言不将府中的所有事情告知旁人,他便可自动离开。

    茗伊和韵涵还是挺相信自己的人格魅力的。她们想让这些孩子心甘情愿的留下,但是她们的初衷也是想让她们和她们两个一样,过的好一点。

    慕渊向管家伯伯带着敬意的说道:“多谢”然后报出一堆人名,管家伯伯登记后,就将衣服给了慕渊,慕渊看人厚厚的一沓衣服,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管家伯伯看着恭敬有礼又带着不凡气质的慕渊,叹了口气,这孩子应该本是权贵之家,而后没落到如此地步,带着一丝怜惜之意说道:“这也是我职责所在,小兄弟无需客气,小兄弟要是拿不动或是不好拿,要不我帮你送去,我也快没事做了”

    慕渊:为什么感觉这个管家伯伯看他的眼神感觉有种怜爱之意,想着眉头微挑有点无奈。

    然后点了点头向操心的说道:“多谢管家伯伯,不过我可以拿,您放心就好了,另外夜已深,您就好好歇着吧”说罢,抱着沉甸甸的衣服离去。

    远处茗伊看着慕渊,脸不红气不喘的抱着衣服,她隐约的看着衣服下面是屿力托着的,不由得笑了笑,这孩子还挺聪阴,不过一次拿这么多衣服??她想着估计是她说轮流拿衣服,送水。估计是那群小孩子没传达清楚,慕渊就想着都拿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