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韵涵好奇姓氏的事情,茗伊也算早有预料,这个丫头问也是意料之中。

    于是乎,她就大致解释了一下。她们的母亲是一个,按照她知道的母亲的脾气秉性,父亲应当也是同一个。

    “听母亲说过,她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南栀和宸两室正是矛盾问题最大的时候,但是两个人认识的时候都不知道对方身份,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也丝毫不避讳对方在自己的家族,结果后来经过有心人两家族矛盾上升,他们后来便成了众矢之的”

    “迫于压力,一年后母亲便名义上和有一个姓苏的在一起,掩人耳目,我觉得两大家族指的就是南栀和宸皇室,而所谓姓苏的就是苏桓了”

    韵涵若有所思:“我也是?”

    茗伊点了点头说道:“你肯定是我妹妹啦,母亲当时送你回来的时候,我看着母亲抱着你和苏桓一起进了书房,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苏桓以为你就是他女儿了”

    韵涵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姐姐你都回来了,我们母亲和父亲呢?”

    对此茗伊也挺无语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之前在那个世界的时候,我几乎从小待到大,从一个小孩子长到现在的年纪,其中后来那些年基本上都见不到他们,整天神神秘秘的╮(ω)╭”

    韵涵点了点头,有些调皮的笑着说道:“姐姐这么多年挺辛苦的哈”

    茗伊念此,怨念颇深,撇了撇嘴对韵涵吐槽道:“那是,我从有能力开始就忙着类似整个家族的事情,唉”

    韵涵笑了笑说道:“指不定他们有什么别的事要做呢?”

    茗伊:“这倒是实话,基本上天天见不到人的”

    两人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边有个渣渣的所谓的爹苏桓,亲生父母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嗐

    原本的苏茗伊在灵镯中温养的差不多了冒出来,对茗伊她们两个说道:“没什么事啦,不要想太多”

    茗伊,韵涵:Σ(°△°|||)︴

    茗伊无语的吐槽到:“这位小姐姐麻烦你不要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韵涵赞同的点了点头

    苏茗伊:“不好意思哈”

    茗伊看着在水上飘着的虚影询问道:“你要取个新名字吗?”

    虚影受宠若惊:“可以吗?”

    茗伊无奈的说道:“你都是独立的个体了,那你换个身体换个名字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呗”

    韵涵神奇的看着虚影问道:“你这修炼出来什么样子呀?是和阿姐一样吗?”

    虚影一愣说道:“那是你姐姐的样貌,我自然是根据我现在的本体本体主人也就是你的意志来修炼,应该会带着一点你的气息”说着坚决的摇了摇头“不过你放心,我肯定要修炼出自己的样子,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特别是样貌这点,一模一样跟影子一样”说着叹了口气

    韵涵鼓励的看着虚影说道:“那就重新开始吧,你想想看你想叫什么名字”

    虚影愣了一下满怀笑意的说道:“无涯可好”

    茗伊和韵涵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茗伊笑着对虚影说道:“无涯就无涯”

    于是乎三人一起讨论着如何找到执棋者的事情。

    几人串联了一下她们所知道的和所猜疑的事情,然后现在的线索,指向修炼者,还是实力不凡,德高望重的修炼者

    韵涵说道:“现如今七大宗门各争宗门之首的位置,可能有别的势力渗透挑唆”

    茗伊听到别的势力向韵涵询问道:“比如说除了各个国家豢养的,国家之下大臣中不乏有几代传承的名门世家,还有呢?”

    韵涵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还有,国师大人那边也有不小的势力,不过国师大人平衡大陆,倒不至于对我们出手,算计我们。不过除了国师还有,影之一族、隐之一族、雨之一族和暗之一族,这些堪比宗门的四大家族”

    无涯开口道:“之前她就是无意间听到隐之一族的事情,所以那一段时间有不少人暗杀她,所幸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我用韵涵的缚灵锁将我屿力封锁,后来才逐渐平息,我怀疑她们是用屿力查找确认我的身份的便试了试,没想到成功了”

    韵涵点了点头说道:“当时我还疑惑为什么你要问我要缚灵锁”

    茗伊思考着:“所以说背后之人的线索目前可以暂时锁定隐之一族”

    三人相继在脑海中搜索隐之一族的消息

    这时霖霜出声说道:‘其实你们可以接触一下国师,他那里应该会有有用的信息’

    茗伊:‘霖霜,我们在洗澡’

    霖霜:‘放心放心,上次的太子凌是你下意识的给我看的,不过也很模糊,我加上感知才知道他实力虚浮,这次我知道你们要洗澡,你下意识没有让我看,我连感知都感知不到,我只是察觉到你的想法,才跟你说的’

    茗伊:‘所以你可以探知我想法?’

    霖霜:‘你没关闭啊,我自然可以探知’

    然后茗伊沉着脸把霖霜封禁

    霖霜:????

    茗伊看向无涯和韵涵说道:“听闻国师大人掌管着大陆的所有信息,隐之一族的信息,国师大人那里应当齐全”

    韵涵和无涯点了点头:对哦

    韵涵想了想欲言又止有些为难的说道:“不过,阿姐,那些信息恐怕国师大人不会轻易告知”

    茗伊对此表示同意,可是目前来说她们没有一点对面的信息:“除了此法寻找隐族的信息,目前来说没有相关的敌方消息供我们查看,我们总归是站在阴处,敌人在暗处,这对我们来说十分不利”

    韵涵无涯表示那只能这样了,看着茗伊说道:“那就试试看”

    茗伊赞同,总比什么都不干好。

    现在宸国和其他国家的局面还不够清晰,改天找皇帝舅舅仔细问问看。

    几人不知不觉间聊到了深夜。

    韵涵笑着起身说道:“泡了好久,身体都泡酥软了”

    茗伊笑了笑起身,拿起衣服将其中一套递给韵涵,韵涵笑着接过。

    无涯看两人准备休息了就回到了灵镯之中。

    茗伊先披好衣服在青台上站定,将韵涵从水中拉出,一把把衣服甩开披在韵涵身上。

    两人相视无言一笑。

    茗伊看着韵涵说道:“阴天我们去奴隶市场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孩子,也算是帮那些孩子摆脱那个生活的契机了,是时候培养一些好苗子来一起作战”。

    韵涵点了点头,她理解,愿意修炼的就修炼,不愿意的想留在府中干活也行,走也可以,不过就算他们离开了没有自保能力,兜兜转转还是会落在奴隶贩子手中,就看孩子们选择了:“好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