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韵涵看着太子凌被人扶了下去,微微勾唇。

    茗伊走上前去摸了摸韵涵的头表示安抚,韵涵眸光微微散发出丝丝光芒,茗伊看着有被安抚到的妹妹说道:“韵涵,以后行事不要过于莽撞,这次是皇帝舅舅帮忙稳住局面,要不然,后果不知会是怎样”真的下死手,太子凌有性命之忧,这件事就算是太子凌理亏,皇帝舅舅和舅母不予过多将追究,太子凌后面的家族也不会放过韵涵。此事,点到为止即可。当然她看着韵涵当时的状态估计是想着同太子凌玉石俱焚,哎

    韵涵点了点头向皇帝皇后恭敬的行礼道:“今日之事,韵涵考虑不周,是韵涵太过于冲动,特向陛下和娘娘请罪,韵涵愿接受任何责罚”

    皇帝叹了口气看向皇后,皇后冲他点了点头,于是皇帝说道:“此事,也算是朕和娘娘教导有误,女孩子名节重要,名节有损,剑走偏锋也是人之常情。朕便封你为县主,封号晨言,谁敢造谣县主名节之事严惩不贷。今日来参加婚礼的众位大臣,朕希望你们可以守口如瓶。”

    韵涵一愣随即谢恩,起身看向茗伊,茗伊笑了笑,舅舅和舅母也是正直之人,不过女孩子的名节和皇室的名声都很重要,现在当务之急是平稳人心,毕竟听说大朝会在即,城中开始有不少探子,万一有心之人利用,扩大舆论,把水搅浑,随后趁机做点什么对朝不利之事,暗箭难防。

    众人皆知利害关系,如此也算是给韵涵撑腰了。韵涵也清楚有着皇室支持,自是比什么都没有好得多,倘若以后进入宗门,在宗门有一席之地韵涵想着,目光变得坚毅。

    于是乎众人秉持着不浪费的良好传统,继续吃饭喝酒,当做今天只是来参加参会。

    私下里暗戳戳:

    “茗伊郡主跟换了个人一样”

    “是的,没错”

    “气质淡漠疏离,倒是有些眼熟”

    “你这么一说确实”

    “是不是冷冷像国师大人”

    “才出来的时候像,那眼神冰冷的跟能冻人一样,浑身还散发着淡漠疏离的王者之气”

    “是的是的”

    现在看着在皇帝旁边叙旧的茗伊,茗伊察觉抬眼瞥向这里:???

    清冷之感瞬间传来,赶忙收回视线“现在温和了许多,只不过气场还挺强的”有点尴尬,悄咪咪的看着人家,还被发现了。 ̄□ ̄||

    皇帝宸川崎,笑着指着桌子右边的鱼对茗伊说道:“茗伊你试试这个,这个是日落森林里的鱼,蕴含着浓郁的灵气,口感鲜嫩,有助于提升自身屿力,这些菜你也都试试,都是我吩咐特意按照你的胃口做的,不知道这么多年你的口味变没变,你都试试,不合适的告诉我,以后让他们改进”

    皇后打趣的说道:“这都是你舅舅亲自盯着的,要不是他不会,他都亲自下厨了”

    茗伊眼含笑意的说道:“谢谢舅舅”然后试了试,挺好吃的

    这边坐在茗伊旁边的韵涵一直注意着众人,生怕八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那人别让她知道是谁,否则早晚要他的偿还。

    茗伊感觉韵涵的状态略微有点问题,于是乎茗伊看着桌上的鱼对韵涵说道:“韵涵,快试一试这个鱼,舅舅说这个鱼对修炼多有益处”

    韵涵高兴地笑着说:“好的,姐姐”(#^.^#)

    茗伊宠溺的看着韵涵点了点头,这边问道:“舅舅怎么知道这次宴会我会参加的?”

    皇帝笑了笑说道:“之前国师大人说过在大朝会前你一定会归来,不过会经历一番险境,大致估摸着一直在找机会,然后昨天出去打探消息的人说你不见了,国师大人观测星盘,传来消息说你星盘在颜色暗淡后骤然发光,我便猜想到你应该是回来了”

    茗伊微笑着说道:“敢问这位国师是何人”

    皇帝说道:“目前整个凰屿大陆修为最高者,传闻国师那时之前修的是灵力,不知为何天柱轰然倒塌,整个大陆灵气溃散,岌岌可危,万物开始凋零,当时据说天崩地裂、电闪雷鸣,众人皆传凰神抛弃了凰屿大陆,与国师一同修炼的修炼者一同想办法修补天柱,费尽心力,除国师外,其他众人在灌输灵力利用凰晶催动法阵修补天柱时被天柱吞尽灵力,而后不堪重负,最后没几年都相继去世了,其他幸存者,将国师众人奉为救世主,后来历经百年,国师在大陆中间的凰天阁,守护着大陆。”

    茗伊疑惑的说道:“敢问这凰神是?”

    皇帝轻咳着说道:“茗伊此事不可妄言,你若真想得知,往后出去历练,如有机缘便可得知,不过听国师提过一句什么小小孔雀妄想替代凰,什么的”

    茗伊听到此话,脑海中显现出零零散散的画面,画面中一直凰鸟在涅槃时,不知怎么突然坠落在岸边满是彼岸花的地方,然后她很痛苦茗伊不知怎么浑身像火焰侵蚀针扎一般,火热刺骨的痛觉席卷全身。精神恍惚,不由得扶着软椅稳住身形。

    这时,太子凌骂骂咧咧的向席间走来,凌冽的风刃朝韵涵袭来,韵涵瞬间起身躲开,这时更多的风刃袭来。

    茗伊察觉风刃,浓郁的冰寒之气瞬间散开,风刃在空中变为冰晶碎裂消逝,一把把韵涵拦腰拉开席间。

    皇帝看着释放风刃的太子凌,愤怒(へ╬):“放肆”

    太子凌被茗伊那一手整愣住了,然后便听到自己父皇的声音,瞬间跪下,辩解道:“父皇,这个贱人竟然敢打儿臣,还污蔑儿臣,儿臣实在气不过,刚刚就想教训一下她”

    皇帝更生气了:“逆子,你敢在朕面前大打出手,是想行刺于朕吗?”

    皇后也呵斥到:“擅自在陛下面前行凶是有谋反之意,凌儿还不快向你父皇请罪!”这个孩子犯什么蠢呀,气死了,(╬◣д◢)

    太子凌被指责的头脑一发蒙,丝毫不避讳的说道:“父皇母后就是偏心那个苏茗伊,儿臣被欺负成这样,还手教训一下都不可,父皇果真是老了,头脑不好使了,要不您就赶紧让位与我吧,儿臣拜在天下第一宗宗主的门下,是世间少有的天才,以后会带领宇宸国成为最强的国家”

    众人:?????

    太子党的人:???求别说了,我还要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