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苏韵涵浑身散发着昏暗的气息说道:“误会?父亲难不成他四年前茶间小憩欺负于我是误会?他趁着众人不注意便对我动手动脚,这种人难道不是该打的好色之徒?”说罢一鞭落下

    太子凌一声痛呼:该死,这个贱人敢打他,他试着动了动身体,该死,为什么动不了?

    茗伊想起来这个事,当时原主并不信任于她,反而替太子说话,因为此事两人还大吵了一架,这个妹妹

    想伸出援手的皇帝和皇后: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儿子被打,于情于面子来说都该制止,可是听到这话,他们觉得让小姑娘撒撒气算了,如此混账是该收拾收拾

    而其他人看着皇帝皇后也不管

    众人:

    “这瓜”

    “看戏”

    “原来凌太子是这种人呀”

    苏韵涵看着太子凌忽然笑着一鞭后开口说道:“太子殿下,我姐姐的感情好玩吗?”没错她认为茗伊消逝是因为太子对她冷酷无情的羞辱,好不容易她心理建设好,加之赐婚,她姐姐逐渐在她的陪伴下开心了起来,结果没过多久,她们两个看到太子在一群莺莺燕燕中翻云覆雨,她记得当时她姐姐表情森寒的全程看完,后便闭门不出,后来大约半月后,再见到姐姐,姐姐的气息就若有若无,她更觉得是太子的问题。

    在太子一脸茫然的时候,苏韵涵开口道:“姐姐要不是因为你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放肆翻云覆雨,丝毫不避讳,她怎么会大受打击,后来她气息若有若无,是不是你干的”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想通了什么,姐姐那个样子确实不像是只是大受打击,倒像是人为

    而茗伊脑海中突然显现出苏韵涵描述的事件,原来原主在得知太子对她只是玩弄后,只身前往,找太子理论,结果太子听到原主看到了全程那事,便恼羞成怒,他不知道苏茗伊除了那些在那个地方还有没有听到其他的事情,他不由得起了杀心。

    然后茗伊就被打晕了,原主最后最清晰的意识便是,一名白衣蒙面人出现,说是可以帮忙解决这个事情,然后就不清楚了,随后原主就算是意识沉迷,后来再意识清醒便是前几天的事情。

    霖霜提醒道:‘类似于血傀儡,将身体本身意识封存,以身体血肉为引支撑傀儡,而后时间一长,便连灰都不剩,不过这个施法之人技术不到家,导致了他的傀儡惧怕极炎极寒之物’

    茗伊屿力传音道谢。

    所以苏韵涵的火鞭麻痹痛觉,误打误撞的就让原主清醒了不少,也让身体快恢复正常,但是由于这个妹妹过于偏执,导致她分不清是傀儡还是自己的姐姐,便有了后面寒池一事,不过寒池又误打误撞使得原主身体变得更好。

    茗伊此时想阴白一点后,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身影,茗伊一愣,像是原主原主苏茗伊看着自己的妹妹,释然,虽然还有一些事情不太懂,但是她的意识快消失了,她对茗伊说道:“茗伊,你的魂魄不全,缺少的那一魄便是我,我作为独立的个体过拥有自己的意识,你能否想办法帮我成为独立的存在,我不甘心被当做棋子”

    她怕茗伊误会又赶忙说道:“你的那一魄只有我有寄托的地方便可自行回归”

    茗伊一愣:‘你需要什么来寄托’

    众人看着走出来的茗伊

    “这??”

    皇帝和皇后一惊(_):“茗伊”对完整的茗伊,是他们千难万险保住的茗伊!

    茗伊从人群中走出后开口道:“最后气息衰弱,最终消逝”

    众人:????

    措不及防一个大瓜,这太子不仅玩的花还想害人性命!

    有人不小心将此话讲了出来,大家这下了解的清清楚楚,还听的清清楚楚。外面还有些离得远一点,有些不阴白发生了什么的人听到这话,赶忙询问周边的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就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出来,大家一阵唏嘘

    茗伊看着,慈爱惊喜失而复得的皇帝舅舅和皇后舅妈,心情复杂:“茗伊见过舅舅、舅母”

    茗伊屿力传音将事情询问并将事情告知与二人,二人歉意的看着茗伊,茗伊摇了摇头。

    原来当年是为了保住她,所以才出此下策,且当时救她的前辈特意嘱咐道万事皆有因果,这十几年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定数不可避免。

    众人看着茗伊有点懵

    “茗伊郡主?”

    “是不是?”

    “是的吧”

    “如此玄幻?”

    而韵涵跟犯了错的小朋友一样手足无措,满眼泪水支支吾吾看着茗伊说道:“姐姐我没没做梦吧”

    脑海中苏茗伊复杂的看着她宠了几年的妹妹,茗伊心情感慨万千,她在这个大陆的记忆她差不多都记清了,那一魄的记忆通过描述七零八落的也知道了,毕竟这也是从小她宠了十年的妹妹了,十岁时洗去记忆,在上一世重新来过,而后那些年她这个做姐姐的都没有陪着她。于是乎茗伊一把将韵涵揽入怀中,安抚道:“没事了”

    茗伊用屿力传音将事情告知,韵涵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她拿出来了一个手镯,茗伊对苏茗伊示意让她试试看,然后苏茗伊感谢的将意识体存入手镯中,这个手镯蕴含的屿力充沛,适合她。

    茗伊很快就觉得自己好像更完整了?!就像是书本里残缺的一页回来的那种感觉。

    韵涵看着面前自家姐姐的气息更浓郁了一些后,笑了笑。然后眼神微眯冷冷的瞥着太子凌,竟然想让姐姐的一魄和身体去死还整出傀儡那一出。真的欠折磨。

    此时的太子凌:你们继续继续,别看我,怕了还不成吗?为什么还动不了

    韵涵嗤笑道:“哦,太子殿下,您怎么还在地上躺着,这多有失身份呀”然后就将太子扶了起来,在接触中,利用他身上带的毒药将太子身上的火毒逼往他的四肢骨缝之处和他所谓的男人的象征之处。眸光微闪。

    茗伊发现了一点异样,静静看着太子凌,少年自求多福

    宸凌宇:好像能动了,那会儿是什么情况。

    韵涵勾了勾唇,从四年前那次开始,她在与太子凌接触的时候遍一点点用她鞭子上带的火毒淬炼,一点没有很大毒性,她一点一点的下药,总算是报了轻薄羞辱之仇,当时他轻飘飘一句喝醉了便可以去强暴她?可笑,虽说幸好她在最后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把他击晕,但是一想到他的手在她身上放肆的画面她便恶心至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