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老虎死死抓着手中的锁链,将连接期其上石碑舞得密不透风。

    千斤重的石碑能被这样舞动,除非力量强悍者,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般能耐!

    只见固定着石碑的锁链,在老虎手中一丢,随着一阵呼啸声响起,石碑便翻滚着,从空中闪过,直接荡起一阵阵狂风,向着林羽飞去。

    石碑经过的地方,有几个月亮猎手,正好处在路径之上。

    悠长的锁链只是在它们身上一甩,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那几个倒霉家伙的身体,就立刻四分五裂,或是直接被拦腰撕裂。

    一时间,腥风血雨溅落在其他猎手的身上,使得本就受惊的他们,更加畏惧。

    老虎的强悍,如今他们已经看在眼中,只靠着他们这些实力不堪的家伙们,根本不足以和对方对峙,恐怕只要一个照面,就能将他们尽数消灭掉。

    而林羽,虽说体内有了源火加持,但眼前的这只老虎,实力可是比先前的那只要强上太多。

    外加上它会使用锁链和石碑来进攻,石碑沉重,碰到就会当场身死,擦到就会皮开肉绽。

    至于锁链,本来就粗重的锁链,在它手中就如同纤细的丝线一般,随意挥舞。

    强悍的力道,再加上手中事务沉重结实,林羽也不敢托大,只能从旁骚扰,并选择时机进攻。

    好在,对方这大开大合的招式,还是给了他不少的进攻时机。

    等到老虎再一次地拖动石碑,抓紧锁链准备旋转时,林羽突然出手。

    这一次,他直接将身上的源火全都聚拢在手掌之中,随着手掌上火光冲天,他伸手在黑剑锋利的剑刃上,轻轻一抹,一阵毕剥作响声传出,原本黑红相间的剑身,突然变成一把烧红的剑刃。

    随即,他一剑斩出。

    这一次,附加了源火的黑剑,剑气犹如正在喷涌的火山熔浆,沸腾滚烫。

    其中一部分泼洒在地上,立刻将湿润漆黑的泥土变成流动的熔浆。

    大多数都落在了老虎身旁,极高的温度,瞬间融化掉它手中的锁链。

    因为多次进攻,导致束缚着巨大石碑的锁链,开始变得脆弱起来。

    而如今,高温的灼烧,直接使其断裂。

    失去了锁链束缚的石碑,也同时失去了自己旋转的力道。

    随着一阵沉重的滚落声响起,石碑飞了出去,而老虎手中,就只剩下一条被灼烧得通红无比,沉重滚烫的锁链。

    “你竟然!很好,就算没有了它,我照样能揪下你的脑袋!然后再用它把你的身子骨,统统碾碎!”

    老虎咆哮着一边挥动着通红的锁链,一边迈开大步,冲着林羽重来。

    这时候,躲藏在一旁的早柑脸上,顿时显露出震惊来。

    “是他,真的是他!”

    “怎么会是他呢?不对,我们终于找到他了!”

    按照刚开始的计划,两女本来打算远远地离开争斗的中心。

    可是等他们靠近之时,一股难以严明的感觉,便驱使着两人更加靠近那里。

    等到林羽使出那一剑后,身上的源火有片刻消弭,那时没有了火焰遮挡的情况,两女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面貌。

    即使再怎么亮眼的光芒,也无法遮掩林羽的形容。

    灼红的赤焰下,他的模样,依旧清晰可见。

    当潜伏在一旁的两女看清楚他的模样时,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毫不犹豫地,就一起冲了出去。

    “喂!危险!”

    白色猫咪本想阻止两人,可等它出声时,两人已经急不可耐地冲了出去,并向着场中杀去。

    那时候,老虎正挥动着手中锁链,将它当成一条烧红的铁鞭使用,每一次击打,都能在地上刨出一道深坑来。

    就在它向着林羽步步紧逼时,突然从背后出现了两道凛冽杀意,让它背后的毛发顿时根根竖起。

    老虎的动作,也因为这突然而来的杀意,为之一顿。

    就是这迟钝下来的一招,让林羽瞬间抓住了空隙,他立刻动手,向着老虎猛地挥动剑刃。

    随着一阵震荡心神的金鸣声响起,老虎手中的锁链哗的一下,落在了地上。

    林羽堪堪躲开,手中剑刃已然没入对方的胸口之中。

    通红灼热的剑刃之上,瞬间爆发出强烈夺目的光焰。

    同一时间,那两道杀意袭来的位置上,也爆开了一连串的轻鸣。

    早柑挥舞着匕首,一跃而起,直接来到老虎的身后,朝着对方毫无防备的后颈处,狠狠地凿下。

    她的刺杀术,绝非一般,寻常人等,即便是有所防备的林羽,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更别提老虎这个莽夫一样的家伙,片刻之后,老虎的后颈处喷涌出大片血花。

    它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痛楚,就要回身动手,不曾想道,它刚迈出一步,脚下的地面,突然塌陷,表面裂开一道深坑。

    老虎失足落下,挣扎一阵,浑身上下便爬满了蚂蚁,其中最多的,还要数生活在蘑菇林中的巢蚁们。

    巨大又坚韧的身躯,极其庞大的数量,使得它们足以战胜一切生灵。

    受伤的老虎落入坑底,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一众巢蚁一拥而上,身上的皮毛,被瞬间撕扯得血肉模糊,老虎脸上也留下了无数被蚁酸腐蚀的深坑。

    它开始奋力挣扎,并惨叫着,但身上的两处严重创伤,却给了蚁群最好的突破口。

    即便是它如何强壮有力,在蚁群的牢牢包围之下,最后,破开的伤口,越来越大,疯狂掠食的蚁群,将老虎身上的血肉吞噬一空,只留下一副惨白骸骨散落坑中,再被蚁群们啃食一空。

    如此一来,强悍恐怖的老虎,就这样被消灭掉。

    当月亮猎手们,还处在震惊之中时,场中最为兴奋的还要数林羽他了。

    分开许久之后,再见到二人的他,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当场和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见到你们,我就放心了!”

    “主人,我也是呢!”

    “哼!以后可不准一声不吭地,就离我们而去,倘若你要是死在了这里,恐怕世间的其他人,就会遭殃的!”

    面对相逢,两种截然不同的回应。

    林羽心中的兴奋稍稍平复,他看着眼前两人,不由地伸出手来,在她们的脸蛋上,各自抚摸一把,将其上的柔嫩和因为担忧而生出的皱纹,完全抚平。

    “好了,我不是好好的么?除了这一身火,你们应该不嫌弃的吧?”

    说着,林羽便抬起自己的手臂,这时候,两女才注意到,在他身上,有着大大小小成片的烧灼痕迹。

    即便是透过衣服和血肉都能看到其中流淌着的火焰,它们就好像活的一样,像血,又像体内流淌不息的灵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