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从祖灵那里的得来的火种,似乎带着一股难言的力量,就是这股力量,让他变得无比强大,同时,也使得他变得高高在上,超然物外。

    当然,这只是针对某些生灵。

    大多情况下,他的改变,并不足以扭转一切局势。

    就比如他们将要围猎的老虎,对方或许就不会受到他身上气势的影响。

    不过,眼前的死域,却是个例外。

    象征着死亡和凋零的死域,在他靠近时,立刻就展现出了一种天然抗拒。

    他就好像一颗人形太阳般,一旦出现在黑暗的阴影面前,身上光芒,就立刻会让黑暗无所遁形。

    受到死域的抗拒后,其中被侵蚀意志的生灵,立刻变得暴躁不安。

    巢蚁倾巢出动,同时,一些栖息在其中的其他生物,也跟随着,一起扑来。

    面对如此之多的恶敌,黑土率领着自己的族人,展开攻势。

    一时间,无数幽绿色的标枪出现在他们手中。

    “射!”

    一声令下,千百把标枪一起投射。

    和原来不同的是,如今的月亮猎手,他们彼此之间,不会再各自为战,同时,他们跟自己的伙伴战友们,也有了相当的默契。

    这一次攒射,猎手们终于不再只考虑着命中率的问题,而是将自己的标枪尽情地投掷到敌人,将要涌来的位置。

    标枪尽情地投射在地,将即将到来的巢蚁们死死地钉在地上。

    一时间,无数吱呀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气势汹汹的巢蚁群,刚一冒头,就被猎手们的标枪给打得溃不成军。

    尽管它们身上甲胄无比坚固,但在猎手们的标枪下边,仍然显得有些脆弱不堪。

    被钉在地上的巢蚁们,只能不断地扭动着修长身躯,想要从地上挣扎逃离。尽管它们已经不再惧怕痛苦,可猎手们的标枪,其上带着的特殊能力,能够使它们感到无比的不安。

    月亮猎手的标枪,是他们一族用特殊的灵力凝聚而成。被这种标枪刺穿身体的话,伤口就会血流不止,而且在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恶化。

    如果不加以治疗的话,无法自愈的伤口,就会逐渐恶化,直到伤者血液流净,彻底瘫痪。

    巢蚁们也不例外,不过,那些受伤不重的巢蚁依旧可以扭动着身子继续攻击。

    不能靠近敌人的它们,还能够张开嘴巴,吐出带有腐蚀性的浓稠毒液。

    这种毒液,甚至能够蚀穿坚硬的石板。一般生灵的血肉,自然不在话下。

    只不过,它们引以为傲的毒液,却被经验丰富的月亮猎手们给提前预判到。

    “举盾!抵抗!”

    随着又一声号令,无数猎手举起手中的皮盾,向前缓步推进。

    由特殊手法制作出来兽皮盾,其强度足以抵抗住巢蚁的毒液,同时,加在上边的某种兽骨,还能够抵挡巢蚁们锋利的爪牙。

    这一下,不光是毒液伤不到人,就连近身攻击时,巢蚁们和其他野兽的爪牙,也会被坚韧的盾牌所抵挡。

    在抵挡敌人进攻的同时,这些猎手们,尚有余力回击。

    前排的猎手们,高举宽阔厚重的盾牌,将敌人挡在外边。

    而后排的猎手们则是从缝隙中进行攻击,更后排的,则是高举手中的标枪,朝着天空倾斜抛投。

    从后边飞出去的标枪,带着弧度越过前排的猎手们,精准无比地打击到前方涌来的巢蚁群。

    这么一来,猎手就用自己特训之后的战术,生生地在巢蚁群中,撕开一道口子,将无数敌人当场击杀。

    至于顶在最前边的猎手们,在抵抗敌人的同时,也偶有损伤。

    不过只要有人抵抗不住,将要倒下,就立刻会有下一个骁勇善战,悍不畏死的猎手,直接顶上。

    在盾与盾的缝隙间,还有一根根修长锋利的投矛横着,面对着盾墙和枪刺的巢蚁,只能是无从下口,然后被残忍绞杀。

    双方攻势,强弱与否,一见便知分晓。

    林羽坐在轿子上,身边有无数的猎手保护。

    一些长着翅膀,身体坚固,会飞的巢蚁,还未来得及靠近他,就会被从其他处投射而来的标枪,亦或者弓箭直接射成筛子。

    “大伙不用担心,专心迎敌!”

    林羽见此,便下命令道。

    如今,他已经不用担心自身安危,不过,跟这些巢蚁继续僵持下去,再添伤亡,也是毫无意义。

    等他们的部队杀到死域中心时,眼看着紫色的恶兆之花,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死域的不安氛围,越加的浓重时,林羽突然起身,并抬手向着空中。

    紫色蜷曲的恶兆之花,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存在,于是就开始收缩花蕊和花瓣,同时将自己带刺的藤蔓,收缩回来,企图保护自己的花苞不受损伤。

    但这些都只是徒劳,林羽对准恶兆花所在的位置,右手轻轻一拂。

    随着他手臂上那些灼红的瘢痕变得尤为明显,林羽身上的温度,陡然增高。

    同时,他斜看一眼,向着恶兆之花的位置,那细长蜷曲的花瓣上,就立刻燃起一朵红色赤火。

    赤色的火焰只是以静默的方式,在花瓣上暗燃,很快,被烧灼的花瓣就变得焦黑一片,从花苞上脱落,同时,恶兆之花的其他花瓣也被纷纷点燃,其上冒着漆黑焦糊的烟雾,极速枯萎。

    紫色恶兆之花,在林羽体内赤火的攻击下,很快就被烧成灰烬,其中夹带的紫色晶体也因为承受不住火焰的高温炙烤,彻底碎裂。

    包裹其中的小小跳蚤,飞快一跳,就想要逃离火焰的包围。

    然而,林羽早已经盯上了它。

    在它尚在空中蹦跶时候,突然一道黑白相间的剑气激射而出。

    随着一阵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跳蚤随即湮灭。

    至此,存在于此地的死域,瞬间消失。

    紫色的烟雾快速消退,原本有些枯萎的蘑菇树,重新变得光亮不少。

    而那些被死域侵蚀意志的巢蚁们,也在死域消退之后,失去了和猎手们争斗的心思,抛下一地的同族尸体,飞快撤退。

    等到敌人彻底退去,胜利到来之时,猎手们不禁欢呼起来,他们忍不住开始开怀大笑。

    因为,他们可是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力量,和同伴们同心协力,击溃无数的巢蚁军团。

    如此轻松地胜利,让人们大为鼓舞。

    欢快的笑声,透过茂密的蘑菇丛林,飘到了院方。

    这个时候,刚刚穿过一片死域的两女,正狼狈逃窜。

    在她们身边,还有一只浑身脏兮兮的猫咪跟着。

    “喵!我好像听到羊叫声!”

    “不止你一个,连我们也听到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