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为了治好妹妹的血引术,我们一行人来到天泉山庄地界,不料血魔教的罪恶黑手已经伸到了这里。

    我们被李家主一路追杀,最后甚至连累楚月明和毛致信。最后我们协助沈家后人沈翼收复了星月族,最后周小天秒杀了李长宗。”沈翼,既然你认我为师傅,可否答应我三件事。”此时的沈翼开心极了,他觉得自己的师傅绝不是表面那样简单,自己能够做他的徒弟,今后天象族也有了庇护。”你说吧,师傅,莫说三件,您的任何命令天泉山庄自我而下无不遵从。”

    第一,天泉山庄从现在开始,善待李氏族人,不得以武力扩张地盘。

    第二,你师母被血魔教的人种了血引术,我要去遗迹探寻一番,你不可以派人,或亲自陪我前去。”这,师傅我。”这第二条有点让沈翼有点接受不了,毕竟他可刚刚拜了师傅,那遗迹是他沈家历代守护的存在,多少年了,沈家子弟从未踏足过那里半步。”师傅,我有必要向您说明,多年来我沈家的金象族和李家的星月族争斗不断,原因就在于这遗迹。

    一度这里被我沈家列为禁地,不是因为里面的力量,而是潜藏的危险!”

    看着周小天依旧从容,仿佛并没有什么事,但在沈翼看来,师傅完全在逞强!

    次日,沈翼带领周小天前往天泉遗迹。“你们一定守好天泉山庄,李长宗虽然死了,但血魔教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已留下一股杀气结界,倘若血魔教大举来犯,就将他们引入阵中,那是我精心为他们准备毒阵,悟通境以下绝不会攻打进来。”

    楚月明担心地连忙说道。“小天,你如果能够将莲雪救过来最好不过,如果不能,绝不可以以身犯险。”

    楚月明的担心不无道理,一直以来七班之所以势如破竹般挺进半决赛,甚至是团体赛,这跟周小天有着莫大的关系,他就是整个队伍的灵魂所在。

    沈翼看了看众人,又看了周小天。他发现,师傅最厉害的不是力量,而是他那帮同生共死的伙伴!”放心吧,沈翼我们出发吧!”跟随着沈翼来到一艘快船,握紧拳头自信满满地说道。“师傅,从这里到遗迹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

    但这对于周小天来说,还是太慢了!于是他释放凤凰武魂,背后竟凝结出翅膀,带上沈翼高空飞行。

    此时的沈翼神清气爽,习惯了在地面的生活,竟不知道天有多大,地有多广,毕竟天泉山庄的人们都是避世的。”师傅,我为您引路,有了您的飞行技能,我们能够很快到达遗迹。”沈翼看不自己的师傅,按常理来说拥有翅膀,必定是猎杀了高等级的飞行类魂兽,然后运气爆表,吸收了魂骨。

    可事实呢,他并未见到周小天身上有魂骨的迹象。”快到了,你们这天泉山庄守护的这块遗迹还真是宏大!”

    也难怪,从空中可以俯瞰整座遗迹,虽然没有这么清晰,但从远处看它是那么雄伟!

    而沈翼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周长老,这位是我的师傅周小天。”

    周小天看了看这周长老,一身青衣,修为大概在悟通境层次,实力不俗。”早就听到少主提起,公子少年英雄!屡次率属下救下少主,打败了李长宗您的大名已经在天泉地界远近闻名了。”

    周小天连忙摆摆手,摇了摇头。”晚辈怎敢与前辈争雌雄,前辈十几年在沈家兢兢业业,着实劳苦功高!”

    举手投足间,周小天发现这周长老竟然在试探他,本着不暴露实力的前提下予以还击,再说沈翼在身侧,作为一族之长,面子还是要顾的。

    尽管如此,周小天依旧震退了周长老。沈翼看到自己的手下如此鲁莽,赶紧上前霍稀泥。”师傅,你看你跟我周长老同姓,说不定同族呢!””是的,周长老,真是魂力深厚,晚辈甘拜下风!”而周长老更是一味地夸奖周小天。

    这沈家还是内蕴深厚,就连长老都有这么强的战力,难怪如此,这遗迹的周边的包含着天地灵气,应该是女娲娘娘滞留时所留的祥瑞之气,在这遗迹周边修炼是平时的三倍不止。

    一个年近四旬的长老提升到悟通境已经是极限了,周小天有预感,假使自己这徒弟足够的时间修炼,这沈翼也是新兴的领袖人物,必将在这天泉地界振奋龙骧!”周长老,遗迹看守的怎么样?”

    回少主,多亏祖先留下这强大剑阵,我们凭借它才能够修养声息,中兴沈家。”沈翼,这遗迹如何打开?”

    沈翼难为情地说道。”师傅,徒儿不敢隐瞒,因为有这强大剑阵的守护,靠近遗迹都是问题,这些年我们虽承担这守护指责,而真正起作用的是那威力无穷的剑阵。”

    周小天看了看那剑阵,一脸不屑地说道。”这你不用管,我自有方法化解,你就告诉我进入遗迹的方法。”

    周小天判断的没错,虽然以沈翼现在的修为很难靠近剑阵,但这进入方法一定传给他了。

    看到周小天如此果决,沈翼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玉珏。那瞬间爆发的天地之力,凤凰之火从周小天的手进入周身经脉,这凤凰武魂仿佛有了共鸣,自动释放了。

    精神之海传来了凤凰哥的声音。这家伙平时懒得很,一般很少主动与周小天说话。

    小天,那玉珏上虽然只有一丝气息,但我能确定这遗迹一定是女娲娘娘留下来的,不轮多么的凶险,一定要拿到所有的,如果可能全部转移到精神之海。

    这女娲大人留下来的力量绝对是最契合你的,无论是什么,不仅对你眼下突破悟通境有所进益,而且对以后的发展有着无可估量的好处。

    见周小天主意已定,沈翼就命周长老将周小天带到剑阵前。

    回头望了望这年轻人,虽然交手间觉得此子不是凡物,年近四旬。

    但已经进入悟通境的他,太知道修为层次的重要性了,万通境都没能打破的剑阵,他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简直是天方夜谭。”输了,不丢人,我穷尽一生都无法破开的剑阵,你才十七岁,你未来的路还很长,慢慢走吧。”

    这本来是劝慰之语,他看周小天天赋不错,怕他急功近利,好高骛远。”多谢前辈,晚辈心里有数,躲着!”周小天似乎并不领情,这一世他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可以不可以不试一下,如何能够成功。

    周长老看着小周脾气倔得很,看到周小天如此说,便觉得自讨没趣地闪开了。

    周小天上前看着运转自如的剑阵,玄妙而变幻,重在变化。

    这是三才剑阵,虽在视觉上的冲击,仿佛如万剑齐发,实际上只有三把剑。

    早些时候周小天在所托城的时候,就从方世军那里了解不少剑法的知识,所谓剑道,便是通阴阳解生死,集天地浩然之正气,方是根本。

    剑阵既不是魂技也不是功法,而是体术的升华,是魂师高度智慧的结晶。

    今日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以人憾阵,前人的智慧与后起之秀的较量。

    这里虽不是剑冢,但如果在对战剑阵的过程中有所领悟,对结界突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周长老,念您与我同姓,我好心提醒您一下,快些离开,稍有不慎,如果但时候引发了剑阵反噬,会伤及您!”

    周长老此时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愤怒之下竟也有些颇感意外,这些年看守遗迹的他曾无数次试图冲破这剑阵,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至于这反噬更是无稽之谈。

    也难怪,毕竟谁不渴望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这可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这个年轻人,不过十七岁,说大话要有限度,一会我倒要好好看看他如何破这剑阵。

    随后周小天释放自己左手的武魂泯灭之锤,这柄锤子与它觉醒时已大更加强大,不但附加了三个魂环,第一魂环更是有十万年的加持,此时锤子本身的重量已超过四千斤,而自身又经过烈火淬金身的极致考验,挥动起来更是毫不费力。

    那漆黑的龙蛇纹路透露着无尽的霸气,那是撼动天地,抱残守缺的纯真。

    这周身的战斗气息,竟使周长老有一些惊讶,此子天赋过人,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而在场外的沈翼看的是目瞪口呆,他这师傅那里是人啊,完全就是造孽啊!

    周小天凌空跃起,举起泯灭之锤,试探性进行了第一锤的轰击,这剑阵早已被这股强大信息所吸引,早已严阵以待。

    那翁名声滋滋作响,预示着剑阵遇到强大对手的兴奋。此时周长老已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原来他与那位早已不在一个层次了。

    一锤未得手,剑阵发动凌厉的攻势,群起而攻之。周小天有些应接不暇,毕竟泯灭之锤再强,也顶不住三才剑阵的连续冲击,时间长了周小天自然会因魂力不足而落败。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周小天的性格,他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发动魂技,是因为在这里根本发挥不出威力,如今的三才剑阵就想一条连绵不断的大海,有着无尽的包容性,能够承载万物。

    三才剑阵突然有了变化,周小天以不变应万变。三转两转,周小天就被剑阵困在了中央地带。这强大的三才剑阵像有了自主意识一般,不仅限制了他的作战空间,而且还大大限制了他的精神力。

    不得不说了沈家在魂师培养上虽然不强,但在这阵法上还是有些造诣的。

    周小天深知在拖下去,对他很不利。之前他就发觉此剑阵的薄弱之处,最强之处所隐藏的往往是真正的弱点。

    此阵法由玄真、灭绝、神传三把绝世古剑所组成,只有掌握此三剑的运动轨迹,此阵不攻自破!

    而眼下最困难的是魂力的消耗太过恐怖了,凭借着自创魂技神锤落凤之舞,方得寸草之地与剑阵抗衡。然而江河湖海远不及那宽阔无边的大海,融入贯通才是真正的取胜之道。

    在三段增幅后我的精神力已经不亚于一名万通境强者。要想掌握剑的轨迹,必须具备极强的瞳力,使其不断地进化,只是自己能否在这生死之际,在行突破。

    突然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祥和安宁的村子里,这里的人们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而父亲与母亲相依相偎地盼望着那个襁褓中的小生命一点一点的长大。不料这一切又变幻了,迎面而来的母亲张开了那从未有过的怀抱深深拥抱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母亲,您辛苦了,这些年你为了我们受了太多太多苦了,不过好在我们一家人终于又团圆了。此时的周小天早已沉沦在这种幸福当中,他早已忘记了现实的血海深仇,只享受着此刻的父慈子孝,这是他内心最渴望的。

    身边的爱人,相爱的父母,和蔼善良的乡亲们,一切都这么真实!突然一阵剧痛把他从幻境中拉回了现实,原来是妹妹的血引术发作了,此刻她正舔食着周小天与剑阵打斗时留下的血液。

    他立刻上前打晕了慕容莲雪,他回到了现实,母亲死了,父亲也死了,甚至一手扶养他的姑姑也死了,此刻的他只有她!

    他深知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去做,决不能死在这里,好险,差点就载这里了。

    集中精神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眼睛里,此时的瞳力精纯而体察入微,用心去感知剑之意,剑之势,剑之鸣。渐渐地,那三把剑的轨迹已了然于胸,不过这走势好在过于单一,三把剑的轨迹都是一模一样的。

    说罢,立刻释放了自己的武魂泯灭之锤,效仿剑的走势,融入其中,分散,消融,瓦解。一到冲天神光笼罩着周小天,第一境界人剑合一已达成。”破!”随着这一声虎啸龙吟,三才剑阵逐渐收拢,让世人得已知晓它的真正模样。

    旁边的周长老早已是老泪纵横,想不到自己穷极一生都未曾破解的阵法,竟被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所破解,真的是造孽!

    而在剑阵外的沈翼到是没有如刚才那般吃惊,他可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师傅凭借六环修为与修为已达飞升境的李长宗打的难解难分。

    假以时日,老师踏入万通境,实力必然更加精进,恐怕这玄武大陆也难寻敌手啊。

    三把绝世神剑因周小天破了剑阵,承认了他,任他为主。周小天抱着身体孱弱的慕容莲雪来到了遗迹的大门,将玉珏放在了那钥匙孔内,严丝合缝,但依旧没有反应。这令周小天很懊恼,究竟是为什么?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看到了门上的凤凰图案,立刻引自己的凤凰精血与其上,但大门有了一定晃动,又安静了下来。

    还需要其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只见一旁的慕容莲雪飞升于天,同样的引出一滴血与凤凰精血阴阳流转,原来这大门还蕴藏这玄学奥秘。

    不过自己打开大门,是合情合理的,周小天是凤凰之力的继承者,但慕容莲雪呢,她的血竟成了开启大门的关键。

    她究竟是谁?

    这沈翼也是新兴的领袖人物,必将在这天泉地界振奋龙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