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太行山,华夏名山之一,不同的是太行山那是一个龙脉真地。墓群就不多说了,帮会土匪也不在少数,最有名的,算是武当。

    有名的云深不知处,危险更不用多说。

    云烟锁太行,这名画,有名已久,传说当年这画师几经生死,才能成就这不世之作。

    整个太行山脉,长年云雾绕山,层层叠叠的奇峰深渊,看着峰峦竟秀,清山绿水,里面尽是些吃人的故事。传说,一支军队进去,出来的往往就几人,更别说是平常驴友,失踪那是常有的事。

    正如那句,越是美丽的地方,越是危险。说的也是如此。

    在青乌术中,美与私欲,同伍。

    让人尊敬的青乌就是,能对这些说,不。却又躲不过,所谓的风水宝地。

    太行峰,正值旅游季,路上行人,多如行军蚂蚁。算命买货的,也相较多起来,不过这些都是小骗。玉非真玉,金非真金,开心就好。

    不过,华夏旅游业,那才是独树一帜的大骗,交一次钱,就想开开心心,不可能的。

    要是报个旅游团,不听话买点宝贝,也是不可能的。

    景色虽好,走走看看,上了天梯看龙潭云峰,前十六峰还算有些人,十六峰后,路途遥远,已是无人区,不能再进。

    官方理由是未曾开发,危险之地。

    相如拿出玉石牌子,一行人才得以放行。

    我姐已买了一堆宝贝,累到,只能由我背着。

    引路的是一位小道士,只见他脚步轻盈,速道却是极快。而且是我们越追,他越快。

    心想,不就看我们有没本事吗?

    提起我姐与福来,相如手一挥,一条白龙惊天动地而起。

    小道士,太慢了。木青那个欢,对着小道士叫。

    福来小心观摩着。想必画中仙平日里,也让她长了不少见识。

    只见那小道说,山中云雾多,跟紧了。

    身形闪烁,一步十米,直往前方而去。看其身法,身后长长的影子,想必是那纯元迷踪步。

    只是小道,纯元未免差了些,传说,蓬莱老祖的纯元迷踪步那是一步百里。

    往天一跃,云天上之,眼前显现,正是双佛卧太行的奇景,双佛之上,隐藏着两个大寺庙。想必就是那里了。

    小道,你太慢了,我们先行了。相如说

    ·······

    两峰选其一,大殿之前,两小道士在看门,相如上前亮出玉牌。

    小道说道,五人只能进其三。这是规矩。

    我示意相如带福来与木青先进去。我与画中仙随后面再想办法。到这就没有不进去的道理。

    等了一会,也没有什么人来,本来想着礼貌一些,看看有没有大仙,单独前来的。

    文明不了,只能翻墙。

    大会已是开始,寺中分三层,每层一天井,最外是客场,中间为古武者,再前是大成台。地面为巨石打造。

    巨无霸一样的山门,寺楼,居然是个新兴门派。叫无极门。

    一听就感觉那千年的武当就在对面。

    真的好嚣张。

    最外人数较多,多为年轻人。也有个别老者,在带后生观战。

    打听像相如这样的,有玉牌,才能上第二层的古武台。

    第三层古武台胜三场者,方能获得令牌,进入二层古武台。

    也可以在三台,一直欺负人,古武三台,很多人是带进来,质量,保证不了,多打几场才能算合格,也是合情合理的。

    也正是如此,有些人,只要不被打死,依然是要在三台证明自己的。一直证明欺负人。

    台上对战是一位大汉与一位少女,大汉一身青衣,看着有些佛性,想必是某寺的门外弟子。

    再看那女子,一把弯刀,嘴唇黑呼呼的,一身衣着,像极那街头混妹子。大长脚,走两步,很多人眼珠都要掉岀来了。

    大汉道,你认输吧,你不是我对手。

    场下一片骚动,我莫名其妙的,吹了个口哨。真是种了毒的骚。

    只见那女子,媚眼道,大哥哥,我不要···

    说时,挥刀闪动而来。速度之快,招式之毒辣。

    大汉平静如水,往后一跳,躲了过去。地面七八道刀痕,女子收刀嘴角上翘,再来,

    只见大汉一个大风掌,直接把女子推出台外。女子并未伤分毫,从地上后爬起来,不服气的拍了拍身上的尘,走往一老头边上。

    李圣炎胜!

    话落,又一人跳上台。他从怀中拿出一把九节枪,大汉说请,男子九节枪挥的,风起尘飞,越来越快。

    一瞬间,交战上百下,大汉均是怀柔以对,直到台上静到不能再静,只见大汉一手拖着九节枪,另一头正是另一男子。

    你输了,一拉,九节枪拨了过来,还了回去。

    男子做一个请的姿势,走了下去。

    打得很文明嘛?

    就在此时,一人二话不说,一把剑从大汉背后冲了上去。

    大汉险像横生,幸运的是躲了过去,大汉在地上,还没起来。男子又是扑来。

    只见大汉,指手弹出,那剑应声而碎去,碎剑瞬间反杀而回,只见那男子当场重伤倒地。大汉收回手,平静的走下台,往主持人而去。从主持人手中接下玉牌,道谢后,进了二层。

    台上空了起来。一片唏嘘不已。

    一满是胡须的大肥汉,两手各一板斧头。上台道,老夫又来了,这双斧磨了十年,谁先来一试。

    台下众人四处张望,竟无人愿意上台。

    想必这双斧头大汉,也是老熟人,知了根底,没人愿意吃这先亏。

    又是过了一会。双斧急了起来道,这,这,你上来认个输!

    被指男子,当即退进人群中,看是极怕。

    又是指另一人。

    另一人也是如此。

    再指一人,正是相如。说道,你,你,不行,女色左右,肯定不行。又是指往他处。

    相如把玉牌给给木青道。

    我让你看看什么是不行。

    胡子大汉道,看你身板不象练武之人,认个输,认个输,别急什么面子。

    相如道,你个大汉是够倒霉的,上一次遇上高手,没能进级,这次又给遇上我。怕今年又没戏了。

    再练十年吧。

    手中白虹剑上手,弗弗作响。

    胡子大汉双斧从天而下,相如软剑往地一插一挑,一块千斤巨石地砖往胡子大汉拍去。

    胡子大汉双斧砍下,瞬间炸开。

    空中传来千里传音,道,不准恶意破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