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从这别墅出来后,多少有些迷茫,这一下升天的感觉,就是感觉不实在。

    想到还有几个司令老头子,要反我。虽然会议我的表现还算不错,该装的一样没落下,但是,身份是靠积累而来,不是我这种坐直升机的人能比的,人家有人,手段多着,后悔报了电话。要是被杀手追踪,怎么办?

    关了手机,这才往人群中窜去。

    尽可能发挥着反侦察能力。感觉有家,不能回了。

    神神秘秘的,在商场二楼,被保安请了过去,说什么,行为像小偷,还把视频给我看,神马形态,是在物色下手对像。

    回了两句。但是别人有理有据的。

    很快公安来了。

    一看视频,事岀诡异必有妖,二话不说便请到公安局里。

    我说我不宵这样,军区司令,还是我朋友。

    他们说,西国总统,还是他小弟。我也懒得再说什么,明显不信。

    民事纠纷的套路,你说他先打的你,他说你选打的他,只能等双方冷静下来,才能解决问题。

    一看手机,好家伙,电话关机了。

    警察问,不是偷来的,为什么关机,那么多电量。

    这种感觉,有理说不清。想起那句,不是你撞的,你扶她干嘛?心里一万个草。

    心里想,要不要打个电话,让个司令,来捞个人什么的,但是想想,这种小事,别人说不定,还等着看笑话呢。我要走,光明正大杀出去得了。

    手机解锁后,显示的是一大堆私人来电。

    你看失主,打了多少电话来了。我想了想自然知道怎么会事。

    都是些私人宴会的邀请电话。根本不是什么失主的。

    这十二位将军,都是少不了,有自己的圈子。他们想必也会费心思,看我还有什么要安排的,例如吃,住,嫖。

    这事我以前干过。只要我去,一来能防家里的傻子撞铁板。二来说不定还有一两个,被看上眼得到重用。

    不得不否认,有本事的人,整天被安排。

    但,所谓机遇,往往也是看平台里的能量。圈子都是军人,就算当不了军人,也能给你安排一个,在部队里喂猪的工作,每天穿着军装下班,拉风的。若是一圈子都是赌鬼,自然也少不了,要输钱的命了。这有点像华夏第一高校,在外的师兄二万多人,师弟毕业,也全过去了。留下来廖廖无几。

    想到这,对十二将军,还是有些事。

    三月后工作,也算想明白了。华夏五千年,一防世家,二防垄断。给他们抖一抖。

    想想我还大聪明一会,嘴角一笑,另一边骂声,又传来。

    原来我还在看守所里,被问着话的。这就有点不合适··`

    于是让一警察打电话给欧阳福来。有事的时候,还是比较喜欢这名字的。福来···`

    十多分钟,传来风风火火的汽车声音,没一会福来与画中仙,还有一位是公民包先生,国字脸,出现在我面前,那位公民包先生,想必是法律方面的人。我点了点头。他忙他的。那画中仙,有些日子不见,长得还算丰盈诱人的,一身现代职业装,上来就要跪,还好福来拖住了。否则又多了一罪名。

    也不知她现代知识学会了多少。看她要跪,感觉她还是那水平。

    福来最让人喜欢的是,做事总是那么的周全。这与读书多少没太大关系的,这社会很多人看不起文秘,却不知能干这活的人,是非常难得的。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口号也不知谁发明的。

    半小时候后,一位警员过来道,你可以走,那种冷冷的口吻。我眉头一动。

    只见公民包先生,立即上前道,你对我当事人有证据的话,可以起诉,否则,请以合法公民身份,礼待我当事人。

    欧阳福来,并未理会这些,上前问道

    你出门,不是经常捏指一算的吗?怎么那么不小心,被请到这地方来。

    我说,昨天一算命先生,在长乐步行街的屋檐里,摆摊给人算命,不是照样让车撞翻在地。

    这世道乱了。人算不如天算啊。但也不能总算,如果明天太过清晰透明,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我想我来这,大约是要,给自己回些正气吧。人啊,在时运低的时候,就该来这些地方或寺里坐坐。

    还是个先生?查查看,看有没人投诉过他骗人。一位警员说道

    我没有说话。

    便衣接着说,你完了,先生?泥观音过河,自身难保啰。以我以往经验,没有一个算命的,没点问题的。

    起诉他,以概率,玩针对。福来道

    我笑了一下道,算了,给他十分钟,查不到,我们就走了。

    未来不好说,当下,我还是个很有信誉青乌。

    从看守所里出来,相如与我姐也到了,还有叶少,叶少见我道,以为你会大闹看守所呢。

    叶少见笑了,青乌术中最为重要的一课,便是狮子不与狗打架。很多事低调些,就过去了。

    相如道,但你喜欢看人打架。看着看着就参与了。

    我笑了笑道,路见不平嘛。不过,我最喜欢看女人打架。走我们去古武会。叶少我跟你说啊,这女人打架,你别看她们只拉头发,最后都会扒对方衣服,你信不信,你要急着看,在傍叫大叫一声,撕她衣服,准撕起来。

    叶少,介笑道,想不到封兄弟眼光,如此独到。

    叶木青,从后来一脚踩了过来,你还发现什么啊。

    我们上车后,叶少道,古武会,我就不去了。

    山外青山,楼外楼,这是不入官道的,隐世高人专场哦。还是值得看看的。说不定那天想给自己封个什么居士,也好有个作态。我都给相如想好了,就叫二八坑居士。

    叶少再三推诿,我只好叫福来开车离开。

    福来,一边开车一边说着公司情况。我也没什么建议的。心里想的,以前叶少是龙主,他上去了,自然要带走一些人,我自然也要组建,我的跟班。这是多年组建项目的意识。

    公司你什么时候,能完全放手。现在有个大项目在组建要把你抽调出来。

    多大?

    整个华夏。不过不是现在,过些时间,过些时候,我可能得安排你进行魔鬼式训练。只要你能从军校中毕业,以后你就是我贴身丫环。

    福来怀疑的看了过来道,我不暧床。

    我说真的,三月后。

    这次先带你长长见识。

    太行山,古武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