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叶少身上的毒,是我解的。楚帅身上的毒,是我姐解决的。

    正所谓物极必反,阳极阴生。这天大的秘密,往往是保命的机会,说了保命符,也就没了。

    青乌术中,最重要的行事准则,便是,话说一半,事不做满,是为天机。话说满,便失转机,事做满,失生机。司马懿不灭诸葛亮,也是如此。人世处事也是如此。只是儿时,不识司马懿。

    这点准则,都没有的青乌,在街头算命,都处理不好。

    我爷曾经批过,我姐命运,一入尘世,凤飞九天。

    从此,我姐被管控家中,过着她的简单生活。此乃阴阳之道。更多是想保护她。

    人世间,简单便是王道。ABC间的选择,足已应付,整个人生,是最好的。人越往上走,聪明之人越是多。人生如棋,你想三步,以为天下无敌;却不知,他人十步,只为常态。

    鬼医门荣耀,也足够,消化一段时间。

    再说,这些都是猜测。作为青乌,不得不防,不得不谋而动。

    我忍不住有点骄傲,挂在树上,还能想的如此透彻。

    楚帅听说,孩儿已死!心一冷。怒气冲天。

    道,好,你个白虎殿,怕是在外久了,忘了这里,谁说了算。

    话语落,一支穿云箭,缓缓升空。

    我看着叶少的信号烟花,差点从树上掉了下去。这货与我一起,从泰和台过来。有多少人能支缓,也是一目了然。

    只见叶少道,就你这些人,真不够看。不停的说着,吓人的话。

    我天真的以为,不是给我信号,毕竟现代还有个手机,但是一秒一秒的过去,并没有所谓风吹草动。

    心里一万个草,这绝对是赶鸭子上架,让我表现。

    这时候更不能没有反应,想了想。聪明如我,三国有个草木皆兵之计。

    当即如法泡制,折爆炸符,撕岀些纸人,法令起,纸人尽数变八丈之大,分别往山边散去,满山的喊杀声,树动鸟惊,时而传来爆炸。

    山下之人,无一,不惊慌失措,更有甚者,落荒而逃。不过逃的,都是些江湖术士。想必楚帅之威,从不曾败过。也从不曾,无谋而动。

    却不知,这只是草木皆兵,只是障眼法而已。符也有尽时。在我不知,如何为继时。

    叶少却挥了挥手,千军万马,按兵不动。

    心中又惊又喜,如此神算,忍不住感谢,他祖宗十八代。

    叶少道,笑面虎,朝堂外的天,你也敢反!

    有何不敢,公器私用,寻儿二十年,这就是我们的天。不反他,还待何时。

    公器私用,寻儿二十岁?若真是这样,这四大殿也就是笑话。楚帅道。

    我们是自愿的。叶少道。

    笑面虎,想不到你,会因此不满,更加害我孩子,老夫早有退意。又何必,用我儿性命威胁?

    哈哈,说什么,都晚了。

    楚帅怒发冲冠,气浪急窜,只见一闪动,捏起笑面虎。

    来,让我的死,唤醒我们的天。笑面虎说

    在树上的我看呆了。这是谋权篡位?还是以死明志?

    楚帅一甩,笑面虎在地上滚了七八下,才停住。

    楚帅道,白虎殿笑面虎,给你一下的战死机会!

    现场,一片寂静。

    笑面虎,哈哈大笑,道,可有一战之人,难道我这白虎令,无人敢接?

    众人纷纷蹲下。

    我这才算,看明白,谁战胜笑面虎,谁便是这白虎殿殿主。当然包括送,笑面虎一程。

    但看这笑面虎,手下如此。自不用说是个人物。

    咱青乌,看缘分,看见便是缘分。用凡间的说法见者有份。

    当即踏刀而去。少不了装一装清高。

    楚帅!不知道能否一卦,换这笑面虎一命。

    哦,你这小年青也是方士?区区一卦象,怕是替代不了,一份尊严!

    暗地里想,能苟活,又怎相信有人,甘愿去死?

    八铜钱应声落地,道,楚帅朝思暮想之人,还存活于世上,从卦象看,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楚帅停着了脚步。望了望我。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不信,你试试。

    他肩膀有块龙形胎记。楚帅说完不停的,望着众人。

    我也看着众人。

    但是这个人,并不愿意走岀来,我也算是想明白,这就是他妈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楚帅,时机未到!

    好,好,一个时机未到,风水骗人,十年八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八年?笑面虎,死不死?但你一定要死!

    我去……

    等等,楚帅,此人便是,鬼医门门主。

    那就,死两次。

    你敢。我弟占卜,从来只字不差,说他不死,便是不死。我姐说道。我知道我姐是在夸口,但这时候,不也是看够不够胆,面不改色胡说

    道,我的死,我来死,求楚帅。笑面虎一刀抹喉而过

    区区一卦,换不了,他的尊严。楚帅停住了,脚步道。

    不过,你还差一死!

    我救了你的命,算一命,换一命。木青道。

    我心里想,这是什么事,不就是太和宫爆了顶。怎么感觉吃了,两砣屎一样,

    一下子怒了。想我死?也得有这本事。

    相如应声,当即,白虹剑上手。

    叶少挡着去道。

    望楚帅,网开一面。

    楚帅丢岀一白色牌子,道,叶尘听令,老夫从此退去,四殿从此,由你说了算。

    话毕。踏云飞天而去。

    恭送·····。

    有点人走茶凉的感觉。

    叶尘高举着白色牌子,傲视四方,无一敢不从,众人纷纷跪拜。

    那画面,我只在,传销组识里见到过。想起那几十人,分一小盆豆芽,依然吃出,满满幸福感,内心多少有些说不出的味道····

    叶少道,我在此宣布,封木清为朱雀神女,朱雀殿主。高台之下四五人,纷纷恭喜。很快被众人推了过去,重新接下白色的玉牌。

    封无二上前听封。

    我在此宣布,封无二为龙神,龙神殿主。择日会见三军。

    白虎已死,白虎殿无主,四王不在,传令东王西王南王北王,前来听封。玄武不变,各司其职。

    我在此宣布,除国之要务,重查当年楚帅失子之案。凡不服者,杀。

    别说什么公器私用,国之重器,护其后方不力,又何以尽心护国。我不希望这案例,在往后生命中,要用命令驱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