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危机与机遇并存,说的就是如此。一个新成立的鬼医门,占尽风头,赚足了面子。

    在我们归队,身后却是无数恶毒的眼光。回头看了看,一老者眼光似乎能直击心灵一般。我姐才从鬼门关回来,谁想伤害她,我绝不答应,当即让相如重点保护木青。

    接下来的,不必多说看着是疑难杂症,但各方都有了强烈的自我意识,自己岀的问题,自己方赢回来。华夏与阳国的按部就班,谁也抢不了谁的好处。

    虽是强烈。但也算心中有数。

    结果还是华夏胜出。鬼医门更是莫名的成了最大功臣。叶少当即公布我们入持古研楼办公,成为华夏朱雀殿中极为重要的一份子。

    我姐对这些,没太大感觉,突然来了句,有没有社保!没社保她是不会去上班的。

    全场一片笑声。

    我知道这事也不能怪我姐,在村里,隔三差五听到村里的老人说,谁谁的娃,有了岀息,找了好工作,公司给买社保,老了有国家养。

    一有段时间我姐挖地瓜都没了心情。立志要找份有社保的工作?

    但我爷总说她,不要着急,因为我爷爷算到我姐一入江湖,便凤飞九天。

    但是我爷千算万算,算不到女人的天性。姐要的不是凤飞九天,只想要社保。

    女人,没别的意思,别人有的她就要有。其实我姐不知道财富到了一定程度,根本看不上这些。就她卡里的,如果节约些够她用一辈子用。

    好在叶少足够宽容。只见他笑着,丢来一张羊皮卷子说道,华阳针领会了,给你最高规格的社保。感觉就像哄孩子一样。

    下个月,你考我。我姐开心的说道。

    叶少点了点头。谁能想到华阳针在医学界奉为至宝,随手送人去的。那感还像拿颗糖哄小孩子一样。

    一群专家大师气的直蹬腿。

    不过说真的,叶少又怎么会草率呢?

    姐有基础在,华阳针再牛,也不过是医术的一种?我姐穴位什么的早学会了,接下来不过是一些细腻的体验。如果只传一个凡人,始终只是华阳针,但传给我姐这样的人,也许二十年后,说不定会有一部针法,是基于华阳针与百草导引针,却又远远高明于这两种神针的神针。

    我假设,这叫木青神针。

    专家看不明白

    这也许就是越努力越幸运,凡事有个因果,一位穴位都认不全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奇遇。就算给你一部华阳针法,你得从了解银针开始那不扯淡吗?所以有才学的人更易成功,因为他努力做好了幸运的准备。

    把华阳针与百导引针交出来!

    说这话的是一位阳国老头子,名叫疯医婆婆,说起来阴阳怪气的。一时也分不岀是男是女,好像身子里藏了另一个人。

    搞清楚自己性别再来说话。我直接呛了回去。

    一瞬间,三支银针破空而来。

    手一动四把飞刀回敬而去,电光火石中,一刀突破直击疯医婆婆脑门。

    当即像块板子一样倒了下来。阳国用针的神医也不过如此。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的逐命刀法,加上浮云七决几百年力量,早已让我,摘叶飞花杀人于无形。

    疯医婆婆,那里斗得过我的子母逐命刀。

    疯医婆婆!疯医婆婆!一女子走了出来。满是仇恨的眼色,丰盈秀色,好像在小动作片见过。心生不忍。

    世道无耻,有人品了茶,却又要举报茶道。更有不品茶之人,也如此下作,茶之高洁又何曾招惹了你。

    随着阳国人民情凶涌,誓要为疯医婆婆报仇。侧隐之心荡然无存。

    别装了,如其暗里使坏,不如明着来个大战,藏在林子里的人都出来吧。

    阳国人中,走出几人。一吹哨子,四周丛林中跳出一片黑沉沉的隐者,如乌鸦过境。手中的刀,银光闪耀。

    杀光你们,医学大赛胜利,依然属于是我们的。

    这样法是否太过天真。

    华夏战神此时怕是病入骨髓了吧,看还有谁能救你们。

    叶少道,不能战都退往中心,能战者出列。

    人群中走出来的人,个个视死如归。

    楚帅不能来,那就来一场好看的胜给楚帅看。叶少道。

    虽然大知叶少口中的楚帅是谁,但能成为华夏战神,一定是了不起的人物。

    望了眼相如,相如点头,当即以剑化龙,把我姐送上天空中。

    小样的,漂洋过海来找事?楚帅不在照样能灭你。

    阳国一老者上前,只见他杖子往地上一插,双手往天,嘴唇抖动,像在招换什么。

    果然一瞬间苍穹黑了一大片,黑云中隐藏着一只八岐大蛇,老者嘴唇发黑,也年轻了不少。八岐大蛇一个蛇吐信,一条天雷直击,天空中的白龙。只见天空中相如化岀一符,一声巨响,快速退开。

    当即化刀在脚飞去。

    有事没。

    没事。

    叶少此时也飞身而来道,此乃我朱雀殿殿主令牌,请江老弟速带木青姑娘前去太和宫,楚帅不能有失。

    我相信百草导引针传人,一定能助楚帅度过难关。

    早些离开战场也好。不过给我小心些,太和宫外也许也有敌人。

    相如与木青离开,隐者步逼近,马上进行了白热化。我当即八符入地,天罡八卦阵应符而起。

    能战之人纷纷从阵中冲岀,刀来刀往,天空八岐大蛇大蛇不停的吐着雷击。

    叶少红剑如火,如流星闪烁。

    我冲进阳国人群中,一把逐命刀,刀刀封喉,唯女的不杀。一击不着,便换个目标。

    片刻已杀了大半,除美女外,只有四五老者与两年男子。

    两男子一声吼叫,我身感气浪,当即退开,只见男子,一断变异满身鳞片。野兽般扑来,我当即被撞飞岀八丈,落地间,一个荡剑,身360度旋转,一刀飞岀。

    无人知道这一刀是怎么发岀的,虽是逐命刀第一式,却是最纯粹的一击。一刀封喉。

    另一男子见势不妙,抓起一女子,甩了过来,跳进草丛中,遛之大吉。

    我接下女子,见她泪眼婆娑,轻放落地,说我不杀女子。

    没想腰间却被插了把小刀。

    美丽的伊人,赏心悦目,顾眼伤身,啊,痛死老子了

    我还是没有杀她。因为她的美,在那么一瞬间让我找到理由说服自己。

    成年人讲立场是对的,他要杀我没错,我应该原谅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