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这情况下,少不了一场恶战。与叶少一说

    只见叶少微笑道,想灭我华夏后起之秀?动手我让他们有来没回。

    叶少这么说,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不过想想也是,这么大的事,如果真像表面看到的简单,那么就用不着这么神圣的组识,费心主持?

    接下来是阳国人提供的案例。

    我突然明白第一例,为何对我们华夏如此有利。为了公平,华夏与阳国,各提供五个病例,抽签争先后手。正所谓很多事,研究过,与临时起意,结果是天差地别的。

    街头骗术,之所以能骗人也是如此。

    华夏提供五个例病,华夏自然是研究过的,这前提,如半开卷考试,自是不必说了。用了全国之力量,胜便是胜,失败也是真不如人。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是主场,观众席多了些。

    像我们鬼医门,说是观众席,并不为过,对规则一无所知。

    大隐隐于市,谁知道我们会百草导引针?这技能怕是百草门都不会。后面看的,就是这些。不过谁的方案,更优胜,只能靠实力去争。

    阳国奸诈,自然也会把提供的案例,告知阳国的选手。

    这是比赛,作不了假,不得不否认这赛事的设计。

    如果这场赛事,带着别的阴谋,那么这阴谋一定是是为了让我们华夏医学界出现断层。相对而言阳国人为了,少损失医学天才,有可能只让些普通人参赛。

    又是找叶少说了我的想法。

    叶少笑了笑道,顶尖人才,从不肖此道,代表着两国荣耀,不来?是不可能的。

    山下的人,应是阳国鬼武道之人。

    就像华夏,依然是四大家族说了算,相互制约……

    什么阳国鬼武道,自然没听过。这种对话,对我极不利的。叶少有安排,我就不操这分心了,用得上只管开口。只能退回来。

    叶少点头道

    会的,你那相如小弟,武艺超群,世间怕是难有敌手,你想必更是远胜于他,可惜未能亲眼目睹,你之风采。

    当初黄袍遮住的,应是这木青姑娘吧,想不到康复的如此之快。看她直来直往的豪迈个性,想必也不简单。

    她能命令我!最下第二,最安逸。这在青乌术中,也是个隐退术。

    你可是鬼医门门主,如果在华夏与她之间做个选择!

    选她,我想说的是,她永远不可能与华夏有所冲突。

    哈,想不到你也是直来直往之人……

    广告过后,场地屎味已清散。场中再次推进一人,面色发黑,骨瘦如柴,眼睛反白。

    这毒基本上是认定为败血类毒性,像水银等。换血基本还是有机会的。

    百草门,西医门,鬼医门,纷纷近场观看。阳国人一脸轻蔑之色,此计已是妙不可言之态。

    西医门的人纷纷摇头,全数退回观众席,百草门停了一会,退了大半,最后也全退了回去。

    到我一看,瞬间如梦初醒,这是赶鸭子上架,让我们岀丑。

    全部人都退了下来,只有我们鬼医门三人,要是再走了,也就没人撑这台面了?华夏的面子怎么办?

    无数的眼光,让我们加油。心中一万个加你妹!果然官场不是老实人呆的地方。不就前面抢了两位置。

    看着那干巴巴的人,不是不能医,只是不能一下子医好如初。这是很现实的。

    阳国人走了过场后,公证台道

    病者双方已观望过,立即进行抽签。

    华夏先手医。这次是我们运气更胜一筹。

    我望了望叶少。这毒与叶少身上的有几分相似,但也不全相似,之前帮叶少解了尸毒,那是因为他能把毒聚到起,借了神行净天印的霸道而已。神往净天印说开来,也不是什么解毒之药。

    叶少,一味相信你眼神。

    望了望相如。

    只见他也是摇头晃脑的。只能依赖我姐。

    奈何她也是一脸苦恼。见她沉思一会。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一咬便上去写了单方。

    只见单方上写道沾米沐浴百草导引针引经。

    此时阳国人一青年笑道,放弃吧,输不丢人,不过我方加少少分而已。何必医德也丢了呢?

    公证台看了单方后,一片哗然,许些老者更是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一直以为百草导引针已失传,谁能想这二十岁的女娃居然要施展失传已久的神针。

    华夏四大神针:华阳针,回魂十六针,阴阳生死针,及这百草导引针,除了华阳针,其三无人所知,列为失传。

    当然失不失传也是难说,有真本事的人谁会叫街的告诉别人?就像无事谁会说我爸是李钢。

    木青笑道,只是差了灵药而已,虽不能全医好,定能减轻。

    华夏专家们纷纷表示能看到百草导引针,输也值了。并让说岀其它灵药。

    木青说,转红的九天凤凰草。

    众人交头接耳了一会,纷纷表示听也没曾听过,更有人质疑的问,是否小说中看来灵草。

    一片嘲讽。

    我姐冷笑一声说,要真有内功什么的就好,此法除去身体表面的毒不是问题,,却无法清除体内的大量毒素。

    以前是不可能,但现在可以了。说话间右手作剑指,两袋沾米缓缓升起。我说道。

    左手作剑指,划破袋了,沾米倒进大沐浴桶中。

    操作人员马上配合把沐浴桶放在火堆上,让四个大铁勾勾着,倒上水,把病者抬进沐浴桶中,再倒上两袋沾米这才退去。

    只见我姐上前丢下一张黄纸。打开她的银针绵布,点上油灯,一支支的银针过火后便刺。

    我想我姐读书不行,大约是时间都花在这了。这刺的是什么原理,我是一星点,也没看懂。

    沐浴桶中的沾米开始吐白,木青说,温度够了,灭火。

    通过灵魂力量,我能看到沾米汤不停的化解着毒素,银针处沾米之力疯狂的往体内涌去?但是相对整个身体来说远远未够。我也管明白。

    当即在傍运浮云七决之力,朝沐浴桶推去,相如见我如此,当即在另一边也运起内力。

    木青不停的拧动银针。男子也岀现局部抖擞,体内随着每次抖擞都在加快吸收沾米汤,加速解毒,血色居然以可见的速度,在康复生息。

    叶少此时也站了起来道,想不到这百草导引针,真的如此神奇,在内力之下如此了得。

    若是修练致丹境,还有什么不能医的?

    再看那阳国人,看着马上要康复的人,咬牙切齿,狠之入骨的表情。

    自己造的毒,还反复试验过,胜券在握,只因轻视,让华夏有了下手医机会。要是一开始就坚持反对,抢医。

    可惜,人生就是这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